第七十六章 悬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杀!”

紫寰焚墟火席卷而去,顿时,那雾妖被点燃似的熊熊燃烧起来,短短十息不到的时间,便化为虚无,只留下一粒雾晶。

陈宗将雾晶收起来,毫不停顿,迅速往前。

幸好只是遭遇到一次雾魔而已,其他的都是雾妖。

通过天工老人所赠予的宝物,陈宗知道,自己离开天工老人的岛屿已经有将近半年时间了,这半年来,陈宗不断在迷雾和炫光当中不断前进,也不知道到底行进了多少万里。

其实按照自己的速度,足以横渡迷光海,只是这迷光海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天然迷宫,感觉自己是直线往前,但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当中偏移了方向,兜兜转转也不知道到底往何处去。

“哦,没想到还会看到一个新人。”一道似乎带着戏谑的声音忽然响起,有几分轻佻的意味,却又似乎有一种癫狂,顿时叫陈宗毛骨悚然,有一种遭遇到雾魔的危机感在内心深处炸开。

几乎在声音响起的刹那,陈宗就将天风无相身法施展到极致,只感觉到一抹犀利至极的光芒带着极致的杀机,从原处飞掠而过,击碎残影。

陈宗瞬间就肯定,这是修炼者对自己出手,而且实力很强,乃是半步大圣级强者。

至于为何对自己出手,还需要寻找理由吗?

长时间待在这迷光海内,每一天都面临着各种危险,十年百年甚至千年如一日般的无法离开,双眸睁开时所看到的就是重重迷雾和无尽炫光,谁都受不了,哪怕是心志再坚韧者,也会有抓狂甚至疯魔的时候。

心性大变、性情扭曲!

陈宗避开攻击之后,毫不犹豫的往前而去,绝不回头。

因为那一击的威力,叫自己感到心悸,足以说明对方的实力很强很强,不是自己现在所能够抗衡的。

“一只入圣境的蝼蚁,竟然可以避开我一击,真是有趣。”那戏谑的声音泛着一丝丝冰冷的笑意,再次传入陈宗耳中。

凌厉至极的杀机逼迫而至,叫陈宗不寒而栗,那种惊悚的感觉,是从身躯最深处涌现而出。

毫不犹豫,陈宗爆发出剩余不多的灵武之力,令得速度暴增,旋即,又施展出御神上法、唤出小御神兵,令得速度再次激增。

但,那一道凌厉至极的杀机却宛如跗骨之蛆般的紧紧跟随,丝毫都没有被落下,反而随着自己速度的提升而加快。

“不错不错,区区一个入圣境八重后期,竟然能爆发出比三星半步大圣的速度,还真是叫我惊讶啊,看来你的身上,一定有什么大秘密。”那冰冷的带着戏谑之意的声音,再一次传入了陈宗的耳中,暗含一种难以言喻的叫人毛骨悚然的阴寒和残狠。

就好像是一个变态的侩子手,喜欢将人慢慢的虐杀,以此寻求快乐。

危机感无比强烈,陈宗心惊不已,不得不,只能拿出增幅速度的秘宝。

这秘宝,天工老人总共给了自己三个,不是不想给更多,而是这等秘宝的炼制并不容易,所需要的材料颇为不一般,因此有限。

天工老人自己也没有剩下多少。

不过陈宗却是传承了天火炼虚诀和天工老人数千年的炼器经验,若是有合适的材料,当也能尝试的炼制一番。

现在,最重要的则是逃离,从这个企图猎杀自己的强者手下逃离。

秘宝之力激发,顿时形成了一道银色的光芒将自己的身躯笼罩起来,力量绵绵不绝的涌入自己体内,仿佛注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似的,直接让自己的速度再次增加。

“哦,增幅速度的秘宝,看来你这只小蝼蚁身上的好东西还真是不少啊。”那戏谑的声音再次响起:“竟然能有四星级半步大圣的速度。”

陈宗内心却愈发惊骇。

之前的那雾魔,自己凭着这样的速度便将之抛开,但这一次,却被对方紧紧追击着。

“天才……”

“不,你是绝世天骄,那种最顶尖的绝世天骄,你已经闯过封王塔了吧,凭你的能耐,至少可以引爆八彩天花吧。”

“像你这样顶尖的绝世天骄,我罗某人最喜欢了。”

最后几个字,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仿佛上瘾般的快感,顿时叫陈宗毛骨悚然,浑身不禁一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寒气直冒。

这是一个变态,如果自己落入其手中,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陈宗无比笃定自己的这种感觉。

只是,如今的速度已经是最快的了,秘宝之力,也无法持续太长时间。

但只要有一丝丝的希望,陈宗就不会放弃。

那人就像是跗骨之蛆般的紧紧跟随着,却又没有立即出手,而仿佛是在观察陈宗,就像是在观察一个猎物似的,心里所想的该如何的好好玩弄这个猎物。

像这样的顶尖绝世天骄,可不是容易见到的,尤其是自己在这里被困了上千年之久。

这会是一个很好的玩具,而现在,就是自己消遣的时候了,再过一会,等到对方一切手段全部都施展之后,再将之生擒活捉带回去,慢慢的炮制慢慢的玩弄,以解自己多年来的孤寂。

只希望能多坚持几年,要不然,想要遇到一个新人,可不是容易的事。

上一次,是在二十年前吧。

秘宝之力耗尽,陈宗却没有再取出第三个秘宝,因为就算是以秘宝增幅自己的速度,对方也可以紧紧跟随着自己,并且十分轻松的样子,完全就是在戏耍自己,那么,是否动用秘宝增幅速度,并不重要。

陈宗更是终止灵武之力的爆发,速度再次下降。

旋即,小御神兵也自动脱离双足,环绕在周身。

陈宗的速度一而再、再而三的下降,甚至,停顿下来。

“哦,你放弃了吗?”那戏谑的声音再度响起,带着一丝的不满:“难道,这就是小蝼蚁的极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不好玩了,我罗某人要是觉得不好玩,后果会很严重。”

最后六个字,仿佛是从九幽地狱吹出来的鬼风一般,弥漫着无比惊人的阴寒和杀机,似乎渲染得四周的迷雾和炫光都变成了阴暗炼狱,叫陈宗几乎窒息。

太强了!

这种感觉,比天工老人还要强。

自己这一次的运气还真是不好,竟然遭遇到如此强横的修炼者,还是一个心性扭曲的变态修炼者。

思维如闪电般的迅疾,陈宗思考着种种可行的办法。

但,无解!

就像是当日在迷光城时一样,面对诸多的大圣榜的强者,自己的实力相差太大,根本就不是对手。

无解!

唯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有望摆脱这种困境。

只是很可惜,自己的实力相对于入圣境而言是很强,但相对于半步大圣,却还是不够。

陈宗思索之际,眼前有雾气弥漫,旋即,凝聚成一道身影。

那身影是一身血色长袍,背负双手,长发飘扬,双眸狭长凌厉,眼角有一道疤痕如刀,眼瞳泛着一抹血红色,面带癫狂之意。

被那一双眼眸凝视时,陈宗浑身不由自主的一颤,这种颤抖,不是害怕不是畏惧,而是身体本能的一种反应,源自于身躯最深处的一种反应。

很可怕!

那目光就像是血色屠刀似的,落在自己的身上时,好似一刀一刀的在自己的皮膜上划过,直透肌肉筋骨。

感觉自己的身躯像是被慢慢的划开、切割、凌迟。

毫不犹豫,陈宗爆发出至强一击。

小御神兵!

米许长的黑色剑锋在刹那爆发出无尽黑芒,灿烂到极致,陈宗自身的一切力量也全部都灌入其中,连灵魂之力也在刹那爆发而出,毫无保留。

陈宗不知道自己这一击,能否给对方造成伤害,但别无他法。

这一击之后,就是陈修出手的时候。

时经两年多,陈修的修为可是达到了入圣境九重巅峰层次,将要达到极限,一身实力也更加强大了不少,若是全力催动寂灭邪眼的话,说不定能真正伤害到对方。

至于能否击杀,陈宗心底没有数,但,只能搏一搏。

无路可走,只能如此,置之死地而后生。

这一剑击杀而出,仿佛一道贯穿撕裂虚空的黑色神雷般,携带着陈宗全部的力量和精气神承载的无匹信念。

杀!

一身血色长袍的男子微微一怔,没有想到,一只小蝼蚁竟然敢主动对自己出手,旋即面色微微一变,有些诧异,因为他能感觉到,那一击的威力很强。

若是自己只有一星层次战力的话,面对这一击,只怕难以抗住,甚至可能会被打成重伤乃至死亡,甚至于,这一剑足以威胁到二星战力的半步大圣级。

但很可惜,自己不是一星,也不是二星三星,而是远胜。

这一击的威力固然很强,也很神妙,手段斐然,但又如何。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虚妄。

没有闪避,只是从背后伸出一只手来,血红色的宽大袍袖轻轻一挥,就像是挥走一点尘沙般的轻描淡写,却在刹那迸发出惊人至极的威能。

小御神兵所化为的那一抹强横至极似乎能够击碎一切撕裂一切的光芒在刹那变得缓慢,旋即停顿下来,最终,停顿在那血袍身影的前面,凌厉至极的剑锋,顿时被一根苍白得毫无血色的修长手指抵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