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绝处逢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小小一处,却有四尊上元大圣榜上的强者汇聚,一个比一个实力强横可怕,那惊人至极的气息笼罩在陈宗身上,顿时叫陈宗有一种要被镇压到冰火炼狱备受煎熬的感觉。

不敢动弹,陈宗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表现出要脱身的苗头,只怕会立刻被镇压,一边静立不动,一边思维若闪电般的迅疾,思索着脱身之法。

四尊比天冥子还要强大的半步大圣级强者环伺着,压力极大,哪怕是陈修出手,全力施展寂灭邪眼也奈何不了对方,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

当然,当实力的差距太大时,谨慎也变得可有可无,只是一种习惯。

地阴王的出现,令得四周气息变得阴寒,连铁罡王也是面色凝重无比,十分忌惮。

“此子我要带走了,你们……”地阴王泛着惊人阴寒的目光先是落在图老鬼脸上,似乎要将之刺穿似的,令得图老鬼神色大变,旋即又看向无竹,看得他面色同样大变,最后方才落在铁罡王脸上,铁罡王神色不变,眼瞳却在刹那微微收缩:“……谁有意见?”

图老鬼沉默,无竹沉默,铁罡王神色微微一变,似乎内心在挣扎。

地阴王的排名比他高,实力也比他强大,但那排名是几十年前乃至百年前的,时至今日,铁罡王觉得自己的实力有不小的提升,变得更加强大了。

但说回来,那地阴王的实力不可能原地踏步也更不可能退步,只会变得更加强大。

自己是否有把握对抗乃至击败对方,却是一个未知数。

别看铁罡王人高马大五大三粗的模样,心思却是十分细腻,思虑极多。

“怎么,铁罡王,你想试试本王的能耐吗?”地阴王怒哼一声,顿时露出一抹冷意,双眸闪过幽暗深邃的光华,仿佛有极寒阴气瞬间弥漫而出,笼罩铁罡王,令得铁罡王浑身不自觉的微微一颤,惊人的阴寒气息侵袭入体。

铁罡王本能的感到惊骇,才意识到,这地阴王的实力只怕比自己推测想象的还要强横。

下意识的,铁罡王后退一小步,这一小步的距离根本就不算什么,却代表了铁罡王的态度,那就是认怂,不敢与地阴王较劲。

这一幕,顿时让地阴王露出一抹冷笑,旋即目光一扫,落在陈宗身上,让陈宗下意识的浑身一紧,一股寒意自灵魂深处弥漫而出,那灵魂之火都在刹那波动不已。

“你是自己乖乖跟我走,还是要我出手?”地阴王看似在询问陈宗的意见,实则是一种压迫,无形的威胁顿时叫陈宗眉心突突不已,危机感强烈到极致。

陈宗很清楚,不管自己做出什么选择,最终都没有好结果。

地阴王!

这是一个自己倾尽全力也无法抗衡的强者,哪怕是陈修爆发出一切力量施展寂灭邪眼,也一样无法抵御对抗。

绝境!

这是绝境!

该怎么破?

临危……却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思维超越极限的速度运转,不断的思考破局之法。

只是,感觉自己的思维都快要崩溃了,却还是找不到如何破解。

说到底,还是实力。

若是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当可以从对方的眼皮底下脱身,但实力的差距太大时,一切都变成虚妄和徒劳。

地阴王却也不打算给陈宗多少思考的时间,直接伸手一抓,五指如地龙之爪,泛着森冷寒意瞬间穿透虚空般的,直接抓向陈宗。

这一爪看起来简简单单,却让陈宗生出一种无可闪避的感觉,不论自己如何行动,都无法脱离这一爪的擒拿,只能坐以待毙。

坐以待毙,素来不是陈宗的风格,只是,陈宗的心头却升起一阵强烈的无力感。

无法闪避!

无从闪避!

一丝一毫机会都没有。

刹那,陈宗的肩膀就被地阴王的一爪扣住,惊人至极的寒意在刹那侵袭全身上下,令得自己的身躯一顿,仿佛被冻结似的,四肢僵硬冰冷,似乎连思维都要被冻僵凝固。

感觉自己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木偶似的,任凭地阴王操控带走。

图老鬼和无竹以及铁罡王纵然不满,却也不敢出手拦截,因为他们很忌惮地阴王。

带着陈宗,地阴王面色一丝笑意,便要迅速离开,他要赶紧返回自己的地盘,从陈宗身上找出分身秘法或者分身秘宝。

“地阴王且慢。”忽然,有一道声音响起,仿佛从九天降临一般,那声音清朗,却又带着一种恢弘浩荡的气势。

“谁?”地阴王瞳孔微微收缩,那声音当中所蕴含的威势,叫他感到忌惮。

话音落下,当空似乎有天风浩荡席卷而至,旋即,一道青色的身影泛着神光坠落。

犹如风神降临世间。

“天风王!”地阴王认出来者,眼瞳在刹那收缩如针,显现出明显的忌惮。

在上元大圣榜上,地阴王名列第四十九,处于中游层次,比铁罡王等人还要高,但眼前的天风王却名列第三十六名,名次比自己要高出不少。

若只是几名的差距,地阴王当无惧,因为实力的差距不会很明显,但十几个名次的差距就不一样了。

天风王一身青色长袍,背负双手,双足离地三尺,周身有一丝丝的微风拂动,整个人有一种轻盈飘逸的感觉,仿佛随时都可能乘风而起翱翔天际一般。

天风王的目光一凝,落在陈宗身上,旋即微微一笑:“这位就是当代剑帝陈宗小友吧,地阴王,还不松手吗?”

看似询问,却又似乎带着一种霸道。

“天风王,此子已经落入我手,你还是不要妄自插手为好。”地阴王的话语低沉,带着浓烈的威胁。

“地阴王此言差矣,陈宗小友为当代剑帝,其剑道天赋卓绝,其剑道造诣过人,恰好我近日试着练剑,却又诸多不解,正需要有人切磋印证。”天风王微微笑道,旋即看向陈宗,直接出手抓来:“小友,随我去长风居吧。”

这天风王看似好心好意,但陈宗却不会被蒙蔽,因为此人的目的和其他人都一样,只不过是说法不同而已。

分身秘法!

分身秘宝!

自当天冥子逃脱之后,陈宗就知道这麻烦不可避免。

如何破局!

陈宗一直在思考,只是,还没有想到。

很难!

几乎没有半分希望。

此时天风王出手,若是地阴王与之一战的话,兴许,自己就有望脱身,哪怕只有一丝机会,陈宗也要尝试。

面对天风王轻描淡写的一击,地阴王却不接,而是抓住陈宗的肩膀,拖着陈宗的身躯飞速后退,企图就此脱身。

但天风王的速度极快,身法更是奥妙至极,刹那,化为数十道身影出现在四周,完全封锁起来,阻断地阴王的退路。

无奈之下,地阴王只能松开抓住陈宗的手,爆发出全力出手,一边还要顾忌不能波及到陈宗,否则将陈宗弄死的话,一切就都徒劳。

天风王和地阴王的战斗就此展开,一则两人虽然名次差距实力差距,但胜负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分出,二则,毕竟两人都要顾忌到陈宗的生死,不敢爆发出全力出手。

饶是如此,陈宗也感觉自己仿佛狂风暴雨大海上的一叶扁舟,随时都会被覆灭。

这时,一只巨掌当空凝聚,仿佛蕴含风雷滚滚,激荡不休,瞬间拍落,仿佛一座风雷水火土神山浩荡无边,镇压一切,那巨掌上每一根手指都凝聚着一种力量。

在这一掌之下,不论是地阴王还是天风王俱都面色大变惊骇欲绝,不敢有丝毫犹豫,甚至连陈宗也不理会,直接后撤。

那一掌落下,陈宗好似变成了一只蝼蚁似的等待死亡降临。

可怕!

无比可怕。

这等威能,铺天盖地,仿佛能够崩碎天地一样,无以伦比。

落下的巨掌临近陈宗的刹那却是一顿,变得轻柔似的,轻轻一扫,将陈宗抓住,飞速远去。

“住手!”

“给我留下!”

地阴王和天风王齐齐一喝,顿时追击而去,便看到远处的五道身影正带着陈宗飞速远遁,往迷光海的方向而去。

“陈宗已经购买迷光横海舰的船票,现在,当上船。”那五道身影之一的声音响起,传入天风王和地阴王耳中。

这五人,赫然是此次护送镇守一艘迷光横海舰的五尊半步大圣级强者,单对单的情况下,他们五个谁也不是地阴王的对手,更别说天风王了。

但五人联手之下,哪怕是天风王也难以对抗,方才那一掌的威能足以说明。

变化来得太快,饶是陈宗的思维速度如闪电,一时间也有些发愣。

从他们的话语当中,可以推断出五人的身份,与迷光横海舰有直接关系。

那么……

陈宗的心跳顿时加速。

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可以脱身了?

只要登上迷光横海舰。

一时间,陈宗在理清自己的思绪,因为事情发生的太快太急。

一开始是被图老鬼和无竹盯上,又被铁罡王盯上,地阴王出现,变化再生,要带走自己,却被赶来的天风王拦截而出手战斗。

现在,又是迷光横海舰的人出手带走自己。

陈宗知道,如果再慢一些时间的话,说不定会有更多上元大圣榜的强者赶来,届时形势就会变得更加的复杂。

被动!

从一开始,自己就一直处于被动的状态,只因为,自己的实力太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