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驱策百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灵山下,等待的人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一百,每一个修为最低也有入圣境五重,不经意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十分惊人。

一尊入圣境九重强者上前并取出一粒天元丹递给那守山童子。

“还请问问天灵子宗师醒了没有。”这入圣境九重强者语气温和的说道,面带笑意。

“稍等,待我问问。”这守山童子纵然倨傲,却也知道对方不凡,不敢太过造次,不过也没有其他半圣级的战战兢兢。

“山主大人已经醒了,但只能先接见一人。”这守山童子说道,旋即,让那入圣境九重强者先行登山,其他人则只能继续留在原地等待。

陈宗看得出来,这守山童子是在仗势行事,有些倨傲,不过,能仗势也是一种本事,倒也没有什么。

一般情况下,陈宗也不会去打破别人的规矩,除非十分紧急的情况,如今却是不算紧急,倒也可以一边等待一边静修。

一个又一个,有的成功登山,有的被拦截下来,陈宗也算是看出来,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能够直接登山,比如,一粒天元丹。

因此,陈宗取出了一粒天元丹给对方成功登山。

不过只是一个半圣级的小人物而已,吹一口气就能灭杀多次,没有真正招惹到自己,陈宗也不会去计较,以强欺弱,实在是无趣。

登山,以陈宗的速度,很快就登上了天灵山的山顶。

山顶之处有一座巨大的雄浑的宫殿,仿佛无数的金属铸就,弥漫出一股庄严森然的气息波动。

陈宗踏入其中时,却还是没有见到天灵子,而是被安排进一座殿堂内继续等待。

这里负责的人是天灵子的一名弟子。

“请阁下报出修为姓名和来历。”天灵子弟子走到陈宗面前,不徐不疾说道,纵然只是入圣境初期的修为,却毫不畏惧的样子,似乎有所依仗因此浑然不惧。

“我名陈宗,入圣境八重初期修为,来自玄元界。”陈宗不徐不疾回应道,却是暗道这天灵子真的是好大的架子,或者说好古怪的性情。

不过在来之前天剑子已经提醒过了,既然陈宗决定要来,就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心理准备。

听到陈宗的名字,这天灵子弟子面露一丝异色,似乎有听过一样。

这也很正常,毕竟之前陈宗连续击败了上元天剑榜上的一干剑道强者,连上元天剑榜第一的天剑子都不是其对手剑帝之名,早已经声名远播。

“稍等片刻,我去请示师尊。”天灵子弟子的语气更柔和了几分。

剑帝!

非同一般,连天剑子这等强者都不是其对手。

强者,自然有属于强者的待遇。

天灵子给出的条件往往是因人而异,陈宗也不知道天灵子会给出自己什么样的条件,不过既然来了,那当也要试一试,或许那条件对自己而言,不算困难。

殿堂内等待的众人,一一被叫着离开,不久之后再出现时,有的神色凝重,有的神色轻快,而有的面色不愉,显然是有些人答应了天灵子的条件,但那条件比较苛刻,并不容易实现,因此凝重。

而有人的条件相对会轻松一些,因此,心情愉悦。

而有的人条件十分苛刻,几乎是无法实现甚至无法实现,自然是面色不愉,纵然如此,却也不敢发怒。

比较,对方可是天灵子,仅次于天工老人、堪称铸造宗师之人,若是得罪于他,后果很严重,比如他开出一个条件来,说要对付谁,那么就会有不少人来对付那人,寸步难行,甚至会被击杀。

因此,就算是不满于天灵子那苛刻的条件,也不能在这里发怒,只能忍着。

天灵子当然也看得出来,那又如何,除非你是半步大圣级强者,天灵子才会多给几分面子。

一个又一个,终于轮到陈宗。

陈宗踏出这一座等待的殿堂,在天灵子弟子的带领下通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不断往前走去,走廊两边燃烧着幽幽灯火,晦暗明灭。

“师尊就在里面。”天灵子这弟子微微躬身道。

推开门,陈宗踏入其中。

一进入其中,陈宗就感觉到炽热的气息席卷,仿佛波浪似的滚滚激荡不休重重不绝。

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大的熔炉,那熔炉足足有二十米的高度,有三十米的宽度,其内燃烧着赤红无比的烈火,熊熊燃烧,仿佛化为实质一般,似乎可以将天地之间的任何一切都烧成灰烬。

天灵子是一个身穿火红铠甲的中年人,脸颊消瘦凹陷,看起来似乎营养不良的样子,但其双眸却凌厉到极致,似乎能洞穿一切。

他的目光带着烈火般的炽热气息,直接落在陈宗身上,一时间叫陈宗有一种被点燃的感觉,仿佛被烈火灼烧似的。

陈宗的目光也横扫而过凝视而去,一瞬间就做出判断。

这天灵子的修为,乃是入圣境九重极限层次,所修炼的功法当是圣级极品,并且是火属性的功法,甚至,有掌握天之奇火。

换言之,这天灵子本身的实力可不弱。

天剑子也曾说过,在上元天榜当中,天灵子名列第六,那是百年前的排名,至于现在是否更加强大了,应该是,至于能强大多少,却不好说。

不论是个人实力还是其铸造宗师的身份,都让天灵子的身份地位高于其他修炼者。

哪怕是天剑子这等强者也不愿意直接与天灵子为敌。

“剑帝?”天灵子开口,炽热的目光变得更加炽烈。

“我是。”陈宗道:“天灵子阁下,我需要铸造神念兵器,不知道你是否有把握?”

神念兵器不同于圣器,更加困难,因此,陈宗不知道这天灵子是否能够铸造,却是需要先询问一番。

“神念兵器?”天灵子微微一怔,没有想到对方是这等要求。

说实话,他还从未铸造过神念兵器,不过他却是听说过。

“我不曾铸造过,却可以尝试,但不知道剑帝是否有铸造图?”天灵子反问道,看起来,似乎没有性情怪癖的样子。

“有。”陈宗当然会做好相应的准备,旋即取出一卷图卷飞向天灵子,这是之前陈宗画下来的关于御神兵的一部分。

御神兵是属于御神上法的独门神兵,没有御神上法配合,等于无用,但在没有谈妥之前,陈宗可不要将御神兵完整的暴露出来,有所保留才是。

天灵子接过画卷打开,仔细的看了起来,一瞬间就沉浸进去,一副沉迷的样子。

时间缓缓流逝,当天灵子反反复复的看完时,一个时辰过去了。

“我可以尝试铸造,但不确定成功。”天灵子抬头盯着陈宗,语气更尖锐更有力:“材料需要你自己准备。”

铸造御神兵所需要的材料并不一般,其中大多数,陈宗都有,只有一种还不曾得到,那种材料,名为融魂石。

陈宗是打算先找天灵子,确定下来之后,再去找融魂石。

不管是自己去寻找也好,还是委托其他人寻找也罢,都有办法。

“什么条件?”陈宗问道。

条件,是重点之一。

如果天灵子的条件太过苛刻,陈宗当然不会答应。

“一百年!”天灵子伸出一根手指头,双眸灼灼生辉的凝视着陈宗:“你在天灵山一百年,为我所用。”

陈宗闻言眉头顿时微微一皱。

一百年!

还要为对方所用,那就等于在接下去的一百年内变成了对方的手下一样。

这一点条件,对陈宗而言,十分苛刻,陈宗断然不可能答应。

一百年时间,对自己而言可不短,而且还要听对方的命令行事。

另外一点,对方也没有多大的把握铸造御神兵。

因此,陈宗毫不犹豫的拒绝,拿回画卷。

“你可要考虑清楚,除了我之外,你找不到其他人为你铸造那御神兵。”天灵子被拒绝之后面色大变,眼神变得冷厉声音也变得愈发尖锐。

“天元圣域可不止上元界,铸造宗师也不止你一人。”陈宗不徐不疾的回应道,起身迈步离开。

天灵子闻言,神色愈发冷厉,双眸怒意勃发。

“你要知道,我乃是铸造宗师,不论在哪一界,我的身份都高高在上,愿意听我驱策的人多的是,我若要对付你,你将寸步难行。”天灵子声音蕴含着浓烈的威胁:“五十年,你只需要在天灵山镇守五十年即可,等到五十年后,我自会为你铸造御神兵。”

陈宗这一次却没有半分理会的想法,直接离开。

果然如天剑子所说,这天灵子不好相与。

不过,就算是对方威胁自己,陈宗也浑然不惧。

谁敢为天灵子驱策和自己为敌,那就要做好面临自己手中之剑的准备。

剑,可是杀戮之器。

天灵子双眸闪烁着幽幽的火光,凝视着陈宗离去的背影,怒意从心头涌现,弥漫全身,一丝丝的杀机随之激荡不休,那巨大熔炉内的火焰似乎被牵引,变得愈发炽烈,一缕缕的火苗窜出来,仿佛火龙之舌一样,焚烧虚空。

这才是真正的天灵子,性情喜怒不定。

陈宗迈步走出殿堂,神色古今不波,让人看不出来到底有没有和天灵子谈妥。

一步一步,陈宗往山下走去,却是思考着后续。

御神兵肯定是要铸造的,这是能增强自己的神兵,不容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