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黑白剑圈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古天剑墓内,似乎难以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天剑子闭目,全心全意的接受那一块晶石内的传承,而陈宗一边为之护法,一边则是分出部分心神来参悟此行所得。

一百多座剑墓所得到的晶石传承,每一种传承都有其精妙之处,陈宗所要做的就是剥离出其中的精髓所在,摒弃其糟粕,融合自身,不断的夯实根基,提升自身的一切。

隐约之间,陈宗似乎要打破某种界限,令得某一方面达到全新的高度。

自然而然的,陈宗往不破剑圈上联想。

不断的施展,又不断的融合二十四龙蛇图的奥妙,之前的一场又一场战斗当中的磨砺,都是在间接的提升不破剑圈。

自己,当以不破剑圈为根本,创造出一招防御绝招,一招临近极境的防御绝招,若是可以,最好是能够防御当中兼具反击之力。

不过要自创出一招临近极境的绝招,并不是容易的事。

一切,都很安静。

陈宗在护法的同时慢慢参悟,天剑子则全心全意的接受传承。

一刻钟!

两刻钟!

这一次的传承时间,比陈宗所接受的任何一次传承都要长。

一个时辰!

足足一个时辰过去,天剑子的传承方才结束。

精芒自天剑子眼眸内绽射而出,仿佛剑芒贯穿长空一般,无比犀利,无比强横,暗含难以言喻的威势,仿佛天道森严。

陈宗暗暗一惊,这目光彰显出天剑子的实力,只怕是突破了,比之前更加强横了,至于强大多少却不好说,唯有对方全力出手才能看得出来。

“恭喜。”陈宗由衷的笑道。

“多谢。”天剑子目露感激神色。

这,真的是天剑道的传承,而且,是完整的传承,不仅有上篇还有下篇。

天剑子也才发现,自己所修炼的上篇,也不够完整,因此一接受传承,上篇的完整,立刻让他取得了小突破,实力有所提升,更强大了三分。

至于下篇更加玄妙,却是需要不少的时间去参悟修炼才有望掌握,那就得等到离开古天剑墓后了。

他是发自内心的感激陈宗。

虽然说一开始的约定,是陈宗得到其他的传承,而他自己只要天剑道的传承,并且自己也是一直如此做。

但晶石的传承是什么,需要亲自去接触感应气息才能分辨出来。

方才这天剑道的晶石是在陈宗手中,自己感应不到,若是对方欺骗自己非天剑道传承的话,完全可以独吞这一份传承,将之据为己有。

若真的这么做的话,或许,找不到第二份传承了,自己的心愿也无法实现。

但对方没有,而是交给自己,一点犹豫都没有。

剑帝!

剑帝!

剑帝!

至此,天剑子是打从内心最深处的敬佩对方。

他不相信以对方的能耐会看不出天剑道的高明,绝对是比之前那一百多传承更加优秀,完全没有什么可比性。

可敬!

可佩!

“走吧,我们去取得其他传承。”天剑子笑道。

这是答应陈宗的条件。

其他的传承,可还有一百多种。

陈宗当然也不会有任何异议。

不过接下去,却是天剑子出手,果然,天剑子的实力的确更强了,但以陈宗看来,强大得有限,并未突破极限,只是在原本的层次上又拔高了几分而已。

不过这或许是刚刚得到天剑道传承的关系,有时间修炼的话,当会打破真正的极限,晋级更高的层次变得更加强大吧。

连番战斗,又换成陈宗出手。

传承!

传承!

传承!

渐渐的,陈宗对新绝招的概念越来越清晰。

第两百座剑墓……第两百尊剑道亡灵!

这一尊剑道亡灵所散发出的气息愈发强横,同时,它的身上并非长袍,而是一身残破的甲胄,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战场杀出来一样。

它的剑,灰白当中弥漫着一丝的血色,看起来不仅充满死寂,更是弥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陈宗神色微微凝重,单单是气息的感应,便叫陈宗知道,这一尊剑道亡灵非同小可。

杀!

剑道亡灵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剑下留情,一剑杀出,却仿佛一抹闪电般的划过长空,仿佛贯穿虚空宇宙的血雷一般,蕴含着惊人至极的力量,将一切都摧毁。

天剑子站在数百米开外,却忽然感觉浑身一紧,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相隔数百米自己也无法抵御这一剑的威势一般。

不过天剑子相信,剑帝一定可以挡住这一剑。

果然如天剑子所料,陈宗一剑出鞘,漆黑的剑光仿佛划过虚空般的,直接与对方那一剑交击碰撞,迸发出惊人的声势,更有无数的剑气波动撕裂四面八方。

快!

惊人的快!

不论是陈宗还是那剑道亡灵,全部都展开了可怕的剑速,看似杂乱无章,并没有施展什么剑法,只是不断的出剑再出剑,却迅速无比,仿佛要超越速度的界限。

一番对拼之下,陈宗发现,自己竟然落于下风,对方的剑速不仅极快,其中所蕴含的力量,更是可怕至极,充满破坏力。

不破剑圈!

瞬间,陈宗站定,展开剑圈防御,这一次,陈宗是打算借助对方的压力来打破最后的界限,将那一招真正的创造出来。

毕竟,自创的概念已经达到了极致,却需要一个契机,或者说足够强度的外界压力来压迫。

若是对手的实力不够强大的话,根本就不足以让自己取得突破。

那么,这会是一个好对手吗?

接下去,就是验证的时候。

防御!

一剑在手,五尺方圆不破。

剑道亡灵的攻击速度极快,每一剑都仿佛血色闪电般的,弥漫着毁灭与死寂的双重力量,天剑子自付换成自己的话,估计挡不住几剑就会被击溃乃至被击杀。

陈宗却将之完全防御住了。

“不够!”

“还不够!”

“你只有这点层次吗?”

陈宗的声音从不破剑圈内响起,传了开去,仿佛雷音浩荡八方,滚滚波动肆虐天地。

天剑子顿时愕然,剑帝,竟然也会有如此狂暴的一面。

那剑道亡灵似乎听懂了一般,仿佛被激怒似的,一身气息在刹那暴涨三成不止,变得愈发强横,其残破甲胄的边缘,更是渗出一丝丝的血色闪电不断波动着,毁灭的气息愈发浓烈。

出剑!

这一剑的剑速,直接提升五成不止,更快了,其中所蕴含的力量,也更强了三成不止,综合之下的威力,提升一倍不止。

这一剑,被陈宗一剑抵御住,并且层层削弱,但从其中陈宗也感觉到一股可怕至极的力量,似乎要贯穿自己的一切防御。

“不够,如果你只有这一点实力,我只能将你终结。”陈宗再次开口。

天剑子瞠目结舌,这一剑,足以将自己瞬杀,却被挡住。

剑帝的实力,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

果然,绝代妖孽的世界,无法理解,太打击人了。

那剑道亡灵似乎更加愤怒,身上骤然炸开无数的血色雷电,密密麻麻,并且尽数往手中之剑汇聚而去,将原本灰白色的剑渲染得血色,一点点的电光凝聚,弥漫出的气息,愈发恐怖。

杀!

一剑破空杀出,只是力量和速度的结合,却迸发出最可怕的威力,比起方才来,又强横了一倍不止。

刹那,陈宗毛骨悚然,冥冥之中的感觉告诉自己,这一剑,不是自己可以挡住的,不破剑圈在这一剑蛮横至极恐怖至极的力量之下,也会被贯穿击破。

一剑杀至,剑已经消失,唯有一道携带着毁灭的血色雷霆横贯虚空宇宙,仿佛击碎重重星辰一般。

毛骨悚然!

汗毛倒竖!

一瞬间,陈宗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炸开,无数的灵感在刹那喷薄而出,又于瞬间聚合,仿佛在神海当中演化出一道圆圈,那圆圈,一半为黑色一半为白色,慢慢的仿佛游鱼环绕似的转动起来,弥漫出一种古朴玄妙浑圆的韵味。

福临心至般的,沉夜剑也在刹那挥出。

只是简简单单的挥出,却弥漫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韵味。

那剑光似乎自上而下击落,直接分化开去,似乎将剑下的虚空切开,变成两边。

一边为黑色,一边为白色,泾渭分明。

紧接着,黑色与白色慢慢的旋转起来,其轨迹,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奥妙和韵味。

天剑子双眸瞪大,凝视着那黑白双色旋转的剑圈,只感觉,那黑白双色的剑圈似乎自成一界般的,弥漫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奥妙和道韵。

说时迟那时快,那一道充满毁灭力量的血色雷霆破空杀至时,陈宗已经施展出这一招。

血色雷霆杀至,击中黑白剑圈的刹那,顿时,不仅没能够将那黑白剑圈击破,更是被其中的力量消融得无影无踪。

如此强横的足以威胁到陈宗性命的一剑,就这么被化解掉。

第二剑!

再次爆发,再次出剑杀至,却还是无法击破,被消融于无形。

第三剑!

直到剑道亡灵的力量消耗许多,再无力释放出那般强横的攻击。

黑色剑圈一顿,继而,一束剑光凝聚,破空杀出。

无限一剑!

一剑之下,直接将那剑道亡灵的身躯贯穿,强横无比的力量随之肆虐开去,横扫八方,生生将剑道亡灵的身躯摧毁击碎,彻底灭杀掉,只落下一块白色结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