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古天剑墓(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蔚蓝天空之下,白云朵朵飘荡,天风吹拂,云变幻无相,奥妙韵味皆尽难以描述。

天剑山屹立万古,任凭风雨飘摇,也不曾崩塌,哪怕是传承断绝,依然挺拔傲立,如今,道统又传承下去。

古天剑墓,听起来是一座目的,却是上古时代天剑山的大圣境至强者所开辟的一座秘境,或者说一处异空间,依附于灵武圣界而存在,想要进入,需要有特殊的方法。

这方法,天剑山的人才会,那就是天剑道上篇。

换言之,天剑道上篇若是没有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就算是知道古天剑墓位于何处,也无法将之打开。

而古天剑墓位于何处呢?

此时此刻,三道身影正迅速的往天剑山内不断下坠。

因为,古天剑墓就位于天剑山内部最深处的地底当中。

天剑子和小天剑以及陈宗三人飞速坠入,越是往下就越是幽暗深邃,感觉就像是不断的坠入无底深渊一样。

陈宗感觉,下坠的高度,应该已经超过了天剑山的高度,但还是没有抵达。

万米!

从天剑山顶约莫下坠万米左右,陈宗看到了土地。

这里的光线虽然无比黯淡,却挡不住陈宗三人的双眸凝视。

“就是这里。”天剑子指着前方,双眸闪烁着锐利精芒,暗含激动。

在前方有一座石壁,石壁平整,似乎被一剑削出,看起来无比光滑,上面则有一道往内部凹陷的剑痕居中,剑痕四周则布满了无数的纹路,看起来杂乱无章,却又暗含难以言喻的玄妙。

那一方石壁,弥漫出古老至极的韵味,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似乎无比坚硬,陈宗自付,哪怕是自己全力施展天地一线,也难以在上面留下什么痕迹。

“这是天剑壁,是上古时代天剑山的大圣境至强者所铸,也是古天剑墓的入口所在。”天剑子暗含激动的介绍道。

陈宗点点头,凝视着,感觉那剑痕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奥妙,但到底是何种奥妙,却难以说清楚,因为那奥妙太过高深莫测,远胜于自己现在的剑道境界。

当境界的差距过大时,就算是敞开了放在自己面前,也难以参悟出什么。

陈宗又贯穿剑痕旁边的纹路,也是觉得十分玄妙,但同样参悟不出什么奥妙来。

“剑帝阁下,我要开启古天剑墓了。”天剑子神色肃然,语气凝重。

陈宗和小天剑纷纷退开。

此次,小天剑当然不会随行进入古天剑墓,因为他的实力还不够,贸然踏入其中,死亡的可能性太大,至于来此的目的,当然是照看一番,如果有一个万一,那么振兴天剑山的遗愿就落在他的身上,他需要有一个更完善的准备。

轰!

强横无匹的气息,骤然从天剑子身上炸开,那剑气无尽,仿佛化为一阵可怕至极的风暴将四周的一切全部都席卷绞碎摧毁。

但这里的土地和山壁都无比强韧,天剑子全力爆发的气息,根本就无法造成丝毫的破坏,一点痕迹都无法留下,叫陈宗震惊不已。

“天剑!”天剑子双眸绽射出骇人神光,须发怒扬,仿佛在狂风中浩荡,每一根发丝都凝练入惊人至极的剑气,能洞穿一切。

天剑子正在全力的催动自身力量施展天剑道。

一道虚幻的巨剑顿时在身后凝聚而出。

双眸精芒强盛到极致,仿佛小太阳一样神辉浩荡,额头上一根根倾尽凸起,背后的天剑虚影愈发凝实。

竭尽全力!

似乎要压榨出自身的每一分力量。

“天剑……去!”天剑子并指如剑做剑引,虚空一划划出一道玄妙至极的轨迹,直指向前,背后的巨剑虚影也随之一颤,迅速飞掠而出。

似乎要斩击那天剑壁,但其实不然,巨剑虚影瞬间靠近天剑壁,朝着那凹陷的剑痕烙印,大大小小正好,就像是从上面挖下来的,无比契合。

镶嵌!

陈宗只觉得天剑壁似乎轻轻一颤,紧接着,天剑烙印四周的纹路一一被点亮似的,弥漫出一阵似乎银色又似乎金色的光芒,仿佛神辉般的夺目。

似乎有咔嚓咔嚓的声音在响起,旋即,神辉当中,那天剑烙印一点点的往左右两边打开,就像是一扇门被推开似的。

一缕惊人至极的锋芒,随之从打开的缝隙内泄露而出,甫一出现,便让陈宗三人浑身一颤,仿佛被撕裂一般。

并且,那一道锋芒蕴含着一股死寂和苍白,仿佛是从九幽地狱跨越无数时空而来。

一抹灰白色的神辉荡漾着,吸引了三人的目光。

开启!

不断的开启!

直到天剑壁上的裂缝,约莫有半米宽左右方才停止。

“剑帝阁下,我们走。”天剑子沉声道,纵身一跃,化为一抹剑光飞速冲向天剑壁上的裂缝。

瞬息,天剑子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陈宗也没有犹豫,身形微微一晃,化为一缕风,瞬息随着天剑子后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小天剑凝视着那一道天剑壁上的裂痕,按捺住闯入其中的念头。

……

灰蒙蒙的气息弥漫四面八方,好似混沌初开未开的天地一样,却弥漫着一股死寂森森的波动,仿佛感觉不到生机。

旋即,陈宗听到了呼喝声在前方传来,紧接着,浑身一紧头皮微微发麻,一抹灰白色的森森剑气破空射杀而至,却无声无息。

若非自己感知超人,只怕也无法瞬间发现并作出反应。

沉夜剑出鞘,凌空一斩,斩碎那一道森寒灰白剑气,陈宗飞速往前,方才的呼喝声有些急促,正是天剑子,情况似乎不大妙。

一息后,陈宗看到了天剑子,正被森寒灰白的剑气攻击,应付得有些艰难。

挥剑!

陈宗顿时将几道剑气击碎,缓解天剑子的压力。

“剑帝阁下,还请助我抵御,我需要恢复力量。”天剑子连忙说道。

“好。”陈宗立刻回答。

要打开这古天剑墓,天剑子方才爆发出全力施展天剑道,一身力量所剩无几,如今踏入其中,便受到不少剑气的攻击,平时可以抵御,但在力量不足的情况下,难免会有些勉强。

再者,谁知道接下去会不会遇到其他的危险。

因此,恢复力量很有必要。

身为同伴,陈宗自然也要承担其相应的责任和义务,这才是同伴的意义所在。

如若不然,天剑子大可以自己进入探索,何必找上他人,让他人进入天剑山的秘境,得到其中的好处呢。

上一代天剑子,就是因为单独进入,没有同伴互相依靠,方才陨落在其中。

但其实天剑子并不清楚,上古时代,天剑山的人进入古天剑墓,并不会遭遇到什么危险,毕竟这里是天剑山历代强者陨落后的埋骨之所,一处墓地,一处安息所在。

只是随着传承断绝太久,这里也发生了一些变异,才出现了危险。

灰白色的森然剑气仿佛有九幽地狱杀至,每一道的威力尽管不是很强,完全可以抵御击碎,但若是被击中,估计会有不好的后果。

陈宗断然不会让其击中。

沉夜剑在手,混元不破,不论森然灰白剑气有多少,皆尽被陈宗抵御击碎,无法伤及陈宗分毫,也无法波及陈宗身后的天剑子分毫。

天剑子早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准备了大量恢复力量和疗伤的丹药,此时正服用了一些恢复力量的丹药全力运转功法恢复力量,放心的将自己的安危交给陈宗。

这个时候若是陈宗有歹心,无需亲自动手,只要错漏一两道灰白剑气,即可叫天剑子葬身于此。

但陈宗不会这么做,这并非自己的为人处世之道。

要么不答应,如果是答应,陈宗就会尽心尽力的做到,方才不会违背本心。

在陈宗的护卫之下,天剑子的力量不断恢复,这许多年的准备所得到的丹药都是精品,效果惊人,副作用极小,因此约莫两刻钟后,天剑子一身力量完全恢复。

“多谢剑帝阁下,老夫已经恢复了。”天剑子起身,一股强横的气息随之从身躯内弥漫开去,双眸绽射出浓烈精芒,随手一点,便激射出一道剑气,击碎一道灰白色的剑气。

“那么现在,我们该如何行动?”陈宗问道。

古天剑墓是天剑山陨落强者的墓地,一座属于天剑山的秘境,唯有天剑山的人对其才有足够的了解,自己可是外人,若非此次被当代天剑子邀请,对于天剑山可没有多少了解,更遑论是这古天剑墓。

或许时经无数年,天剑山传承缺失,对于古天剑墓的了解也缺失,但整体而言,也比自己更清楚。

多少一些指引,比起无头苍蝇一样乱窜遭遇到各种危险,还要好吧。

天剑子并未回答,而是仔细的凝视四周,双眸闪烁着神辉般的精芒,身上的气机宛如潮水似的波动起伏,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旋即,天剑子凝望一处,尽管看起来,还是灰蒙蒙的一大片,他却毫不犹豫的开口:“剑帝阁下,往这边。”

话音一落,天剑子立刻带路往前而去,陈宗也连忙跟上。

进入这里,危险难料,还是不能分开为好,两人联手行动,或许会更加的安全一些。

如方才,若非陈宗及时赶到,只怕天剑子已经受创了,严重一下,说不定就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