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古天剑墓(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空无垠、蔚蓝如洗,一望无边无际,叫人心旷神怡。

天风吹拂、浩浩荡荡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结,亘古岁月流转,天还是那片天,风还是还缕风。

一道剑光驾驭长空,划过最优美的轨迹,驰骋纵横天地之间,飞速往前而去,迎面破开长空与天风,锋芒惊天。

一道风无形无色般的,却能依稀看到一抹身影,正迅速的跟随着那一道剑光,一边观察。

心之域笼罩下,陈宗愈发觉得对方的这一门御剑长空之术十分精妙。

看起来,是凝聚剑光于足下,整个人仿佛与之合二为一般的,但其中的奥秘,陈宗却是难以观察出来,毕竟那是天剑山的传承。

对于天剑山的天剑道,陈宗其实还是很有兴趣的,无需剑在手,单单只是凝聚出剑影,便能够释放出那等强横的威能,实在是惊人至极。

之前与天剑子一战,天剑子的最后一斩,其威力,乃是达到了临近极境的层次。

陈宗也感觉那似乎不是极限,似乎可以更加强大。

小天剑御剑长空的速度相当快,比大多数的入圣境九重都要迅速,不过陈宗的速度也不慢,甚至可以更快一些。

很快,两人飞出了万裂山,又越过了一片浩瀚的森林,不断往前而去,又越过了宽阔的河面,不断往东,那是日升的方向。

渐渐的,陈宗敏锐的感觉到一股剑气。

那剑气,似乎很微弱,却有一种恢弘浩大的威势,仿佛凌驾于苍生之上,与天穹相连。

那剑气,并非针对谁而发出,而是亘古至今,便一直如此,横贯于天地之间。

渐渐的,剑气变得越来越强,陈宗也看到了一座屹立在天地之间的山,那座山就像是一口巨大无比古老无比的剑一样,直指天穹。

“天剑山!”陈宗暗道,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锐利至极的精芒,旋即,陈宗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小天剑身上的气息,似乎渐渐的与那一座巨大的天剑山遥相呼应。

转念一想,这似乎也很正常。

小天剑可是天剑山的传人,修炼的是天剑山的传承,与天剑山之间会产生一些气机上的关联,再正常不过。

陈宗所想的是,若是在天剑山中战斗的话,天剑山的人是否会得到额外的实力加持,变得更加强大。

越来越接近天剑山,剑气的波动愈发清晰强烈。

陈宗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山中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沙砾,全部都蕴含着惊人至极的剑气波动,虽然不是很强,但若是综合起来,却可以爆发出可怕至极的威能,仿似能贯穿长空击碎天穹。

“真是一处剑道圣地。”陈宗暗道。

若是在这里长时间的修炼参悟,效果不会比万裂剑痕差多少。

天剑山有四千九百米之高,山顶处,有两座茅草屋,看起来十分简单,但陈宗却能感知到,每一座茅草屋上的每一根茅草都蕴涵着一丝丝的锋芒,那是剑气的气息。

一代一代天剑子和其徒弟在此修炼、悟剑,久而久之,便沾染上剑气的波动,烙印在其中,并且,当初建造这茅草屋的茅草本身也不一般,不论是韧性还是硬度,都堪比精钢刀剑,历经无数年剑气的渲染浸润和烙印,如今对比起一些低品级的灵器来,也不遑多让。

当然,这对于入圣境的强者而言,没有什么用处,只是会让人觉得不凡。

“剑帝临山,蓬荜生辉。”苍老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随之响起,那是天剑子的声音:“老夫因为与剑帝一战,若有所悟,唯恐错过一现灵光,故才让小徒前去邀请剑帝,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无妨。”陈宗也不以为意,凝视着从一座茅草屋内走出的天剑子,不徐不疾问道:“但不知道天剑子寻我来,所为何事?”

天剑子不可能无缘无故找自己来,定然是有重要的目的。

“剑帝请。”天剑子并未直接明说,而是伸手示意,请陈宗进茅草屋内一叙。

茅草屋内的布置很简单,一张看起来十分古老的木桌子,表面油润,色泽古朴深沉,古香古色韵味无穷。

桌子两边则是两个色泽深沉的蒲团,不知道是以什么草编织而成,弥漫着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清香,会叫人心神清明。

天剑子与陈宗隔着那古香古色的桌子坐在蒲团上,顿时,陈宗感觉一阵清凉的气息自蒲团内弥漫而出,叫自己神清目明,思维变得愈发清晰。

“不知道剑帝对我天剑山可有几分了解?”天剑子开口徐徐说道。

陈宗摇摇头,若是没来上元界,哪里知道天剑山,毕竟玄元界和上元界分属两界,中间还间隔着一座沉骨渊,不知道隔断了多少人,再加上陈宗平日里所需要参悟提升的方方面面许多,因此,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和精力去了解其他界。

除非,是有的放矢。

“天剑山的道统传自上古,却于上古大战断绝传承……”天剑子言简意赅的诉说起来,其声音平缓,却仿佛将一幅幅的画卷展现在陈宗面前,让陈宗有一种身临其境亲眼看到天剑山兴衰的感觉。

一段叙述下来,陈宗对天剑山顿时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也有些惊奇。

一个宗门,每一代却都只有两人,一为门主,一为门徒,师尊与徒弟如此传承下来,从未改变过,倒也是有些稀奇。

假若天剑山没有这样的规矩,而是广收门徒的话,说不定在上古大战就不会因此而断绝传承了。

但,凡事存在就有其道理所在,这些,不是陈宗应该去考虑的,也不是陈宗所能够执掌的。

“如今天剑山,却已经无法和上古大战之前相比了。”天剑子长声叹道。

在上古大战之前,天剑山也曾出现过一尊大圣境至强者,那是天剑山最鼎盛的时期,闻名天下。

但那大圣境至强者却离去,进入宇宙虚空探索,多年过去,也不知道是陨落了还是怎么,再也不曾回来过。

之后的天剑山尽管再也不曾出现过大圣境至强者,却也代代出现顶尖的半步大圣级强者,于每一个时代的半步大圣级强者当中,都可以名列前茅,实力惊人,其传承的天剑道威能可怕玄妙无比。

虽然天剑山的传人很少很少,与其他的宗门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但强者的比例却很惊人,至少每一代天剑山的传承人都会成为顶尖的半步大圣级强者。

然而,上古大战后,天剑山的传人皆尽战死,使得天剑山道统就此断绝,直到上古之后,有人机缘巧合得到其传承,重开天剑山。

只是,那传承已经变得不完整了。

“天剑道当分为上下两部,上部为基础,下部才是天剑山的精髓。”天剑子神色肃然道:“上部,不久前与你一战,我曾施展过,下部,却已经在上古大战当中失传。”

陈宗顿时惊讶不已。

天剑子所施展的天剑道传承,威力惊人,居然只是上部而已,还真是惊人。

不过转念一想,天剑子所施展的天剑道威力固然不弱,但有些单一了,为上部基础篇,倒也正常。

“我师尊,也就是上一代天剑子多次寻找,翻阅各种典籍,最终寻得线索。”天剑子神色愈发凝重:“在上古时代,每一代天剑子陨落之后,都会埋葬在同一处,名为古天剑墓。”

“我师尊历经上千年之久,不断寻觅,终于寻得古天剑墓所在之地,并孤身踏入,想要从其中寻得完整的天剑道传承,再一次振兴天剑山,只可惜,古天剑墓内太过凶险,我师尊不仅没能够寻得天剑道下篇,更是陨落于其中。”

隐约,陈宗把握到天剑子相邀自己的目的。

“我继承师尊遗愿,有朝一日,也定要振兴天剑山,而今,我的修为和实力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再无突破的可能,除非寻得天剑道下篇,练得完整的天剑道,才能更进一步,成为半步大圣级强者,有望振兴天剑山,重复上古荣光。”天剑子满脸肃穆般的模样,双眸绽射出的精芒强盛至极,蕴含着伟大的宏愿和心志。

“只是古天剑墓内太过凶险,而半步大圣级也无法踏入其中,因此,我只能寻找入圣境层次的伙伴。”

“原本,我在等龙波剑王和玄光剑王二人,只可惜多年过去,他们的实力始终无法更进一步,差了一些,贸然进入古天剑墓内,生死难料。”

“这一次,剑帝东来,并且实力还要胜过老夫些许,正是老夫绝佳的同行人选,因此老夫才厚脸邀请。”天剑子双眸灼灼生辉的凝视着陈宗,带着希冀和期待,继而说道:“那古天剑墓乃是历代天剑山的强者陨落后埋葬之所,不知道多少年,也不知道其中有多少强者尸骨,但老夫可以肯定,其中有许多的传承,老夫我只需要天剑山天剑道传承,其他的传承,剑帝能得到多少,便取得多少,完全属于你。”

陈宗并未立刻回答,却有心怦然心动。

自己是要前往太玄界了结古修罗王的遗愿没错,但并没有规定什么时间,或者限定多久之内,一路而来,有机缘,当然要把握住,有增强实力的方法,当然也要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