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天剑道(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剑气如波纹涟漪,化为狂澜海啸席卷,生生将苍天刮起一层一层,可怕至极的威能随之弥漫开去,叫人无法接近分毫。

面对这惊人的震荡剑波,陈宗神色凛然,杀出的一剑却没有如他人所预料般的转攻为守,而是加强这一剑的威力,一往无前的杀出。

太初剑元功的力量被催动到极致。

杀!

剧烈的震荡剑波被生生撕裂,这一剑,势如破竹一往无前,仿佛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抵挡。

一剑撕裂,杀至天剑子面前,惊人的锋锐,似乎要将之劈开。

“天剑……斩!”天剑子须发怒扬,剑指牵引,扬起、击落。

其背后的虚幻剑影也随之一动,顿时一颤,分离出一道巨剑虚影当空飞起,凌空斩落。

轰!

仿佛天穹崩塌似的,一瞬间爆发出的威势,让陈宗有种被碾压的感觉。

之前,是剑气攻击,威力很惊人,现在,则是虚幻剑影的直接斩击,其威力,更是暴增许多,可怕到极致。

陈宗眼皮不自觉一颤,整个人似乎要被镇压粉碎一样,煌煌天威更是直击神海,似乎也要将神海崩碎。

可怕至极的一剑,比天威斩更强横许多。

这一剑,太过强横,并且,有一种连同天穹崩塌下来的感觉,仿佛整个人被苍天针对了,与天为敌,无处可躲无处可逃,只能凭着自身的意志和力量去对抗。

若是意志不够,在这一剑之下,直接就崩溃,毫无反抗之力,当场被镇压乃至斩杀。

陈宗的意志,素来强韧至极,抗住这一剑的煌煌天威意志,顿时引爆自身力量。

万流力场!

千道激流顿时往上空冲起,于心之域之下被增强一倍不止,纷纷冲向那一道巨大的剑影。

只是,那剑影上弥漫着一股可怕至极的力量,将那激流纷纷抵御住,一时间,万流力场竟然也奈何不了,哪怕是得到心之域的增幅。

陈宗暗暗心惊不已。

既然万流力场奈何不了,那么,只能凭着自身的力量来对抗。

太初剑元功!

灵武之力!

无限一剑!

剑光化为无限,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横贯虚空之中,仿似无穷无尽般的,又在刹那如万剑归宗,纷纷聚合为一道惊人至极的磅礴,浩荡如山岳、磅礴如江海,当空杀出。

一剑杀出,陈宗又立刻催动南离淬玉功,运转不破金身,将混元炼铁手催发到极致,左手手掌弥漫着金色的焰流,仿佛整支手掌都由金色的岩浆流凝聚而成,散发出滔天热意,似乎连天穹也要被焚烧出一个窟窿。

轰!

混元炼铁手全力一击轰杀而出,一刹那,石破天惊。

无限一剑的磅礴剑光与上空斩落的天剑虚影碰撞,微微一顿,那磅礴剑光顿时被劈开击碎,天剑虚影更虚幻几分,却依旧携带着可怕至极的力量斩落。

一只燃烧着金色火焰的手掌破天轰杀而起,仿佛将天穹击碎般的,与天剑虚影碰撞。

好似天空崩塌,海啸重重,惊人至极的声势叫所有人都听不到任何声音,整片天地,似乎也被浓郁至极的金光充斥。

金色金色金色!

极致的金色、浓郁无比的金色、无穷无尽的金色,那金色还携带着熔化一切的恐怖炽热高温和撕裂一切的可怕锋芒如风暴般的袭卷开去。

不论是小天剑还是玄光剑王亦或者龙波剑王,全部都骇然后退,不然,只感觉那犹如狂澜不断席卷开去的金色流光,弥漫出可怕至极的威能,给他们带来明显的威胁。

金色焰流过处,虚空似乎被撕裂焚烧一样,叫人心悸万分。

陈宗与天剑子的身形,都被金色焰流所淹没、吞噬,完全看不到,神念也不敢靠近,否则就会感觉一种惊人的炽热和锋锐,似乎要将神念焚烧撕裂一般。

众人只能眼睁睁的凝视着、等待着。

金色焰流不断掀起狂澜激荡冲击开去。

一千米!

两千米!

三千米!

直达万米开外时,方才变淡,慢慢消失。

约莫三十息后,金色焰流消失在虚空之中,那万米方圆中的虚空,似乎被深层次的清洗过好几遍似的,比其他处的虚空更加清晰更加透彻,仿佛能看到虚空深处的景象,又仿佛轻轻一戳,就会将之戳破一样。

就像是清水和浊水的对比。

两道身影屹立在那清澈无比的万米虚空之中,一尊通体弥漫着金色光芒,光芒如火焰般的燃烧着,正是施展不破金身的陈宗,以灵武之力引爆之下,增强了炼体修为,也令得不破金身的威能暴增许多,超越混天境九重极限的层次。

如此惊人的防御力,方才将那可怕至极的金色焰流抵御住,自身不受损。

至于另外一道身影,则是环绕着一道道强横至极的剑气,剑气仿佛牢笼一样的将其笼罩住,牢牢的保护起来,不断转动着,抵御住金色焰流的冲击。

只是相对而言,天剑子没有陈宗那么轻松,看起来面色有些发白,显然,抵御住那金色焰流的冲击,对他的负担不小,力量消耗很多,使得其气息也变得有些紊乱。

“天剑道的确不俗,那么,你也接我一剑。”陈宗微微一笑,一身金色的光芒内敛消失,旋即,沉夜剑高高举起。

剑气、剑光、剑芒,仿佛神雀开屏般的在陈宗周身弥漫遍布,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仿佛无穷无尽,每一道都弥漫出惊人的光芒和威能。

“天地……”

两个字自陈宗口中响起,继而,无数的剑气剑光和剑芒轻轻一颤,仿佛百川归海、万剑朝宗般的,纷纷涌入高高举起的沉夜剑内,沉夜剑的黑色光芒愈发深邃,仿佛化为黑洞似的,吞噬四面八方的一切光辉。

众人目光也被吸引过去,凝视着,顿时惊骇不已,感觉自己的目光被吸纳,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也被吸纳一样,却又难以挪开视线。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一刹那。

“……一线!”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刹那,仿佛惊雷震空般的,黑暗到极致的沉夜剑顿时斩落。

笔直的一剑,将虚空撕裂出一道漆黑至极的剑痕,四周的光线也在刹那变得黯淡,仿佛黄昏降临。

凝练到极致,犹如一缕丝线般的剑芒瞬息破空杀出,只是刹那便撕裂千米杀向天剑子。

毛骨悚然!

这是天剑子第一时间的感觉,只感觉自己似乎要被撕裂一样,那等锋芒,根本就无法抵御。

远处众人一个个双眸眯起,浑身汗毛倒竖惊悚万分,相隔甚远,却仿佛自己也会被这一剑劈开,连同灵魂。

“天剑……斩!”天剑子毫不闪避,也无法闪避,激发出最后的力量,剑指牵引,惊怖的气息震荡八方,剑指高高扬起,顿时,其背后的巨剑虚影也随之一颤,不再是分离出一道剑气,而是仿佛从剑鞘内冲出一样,随着天剑子剑指往前劈落而猛然冲出,凌空爆斩。

斩!

最后一击!

至强一击!

面对陈宗的天地一线,天剑子不得不这么做。

直接牵引出巨剑虚影本身以爆斩,其威力比剑气斩击更加强横许多,天空似乎都直接崩塌镇压落下,但天地一线的漆黑剑光却似乎不受任何影响,不管如何,完全撕裂切开,一往无前披荆斩棘。

漆黑至极的剑光与巨剑虚影接触,双双迸发出惊人的威能。

天地一线的剑光要将巨剑虚影撕裂,而巨剑虚影则要将天地一线的剑光击碎。

但双方威力都很强横,天地一线有着撕裂一切的特性,而巨剑虚影则有着无比凝固的特性,一时间,互相对抗僵持不下。

天地一线难以将巨剑虚影撕裂,巨剑虚影也难以将天地一线击溃。

两大绝招就像是两尊绝世剑客般的互相抗衡,陈宗却化为一道雷光,瞬息冲向天剑子,一剑凌空杀至,仿佛神雷贯穿虚空宇宙。

天剑子面色骤然大变。

天地一线施展出后,陈宗无需控制,自己可以再次出剑,但天剑子不行,他必须控制那天剑,如果放弃,天剑就会失控。

天剑若是失控,可挡不住对方那一道可怕至极的漆黑剑光斩击。

“师尊!”小天剑顿时急吼,虽然在天剑道上,他只是修炼到皮毛,却也知道其中的弊端,眼看陈宗一剑杀出,顿时大急,情急之下,更是拔剑,一剑凌空杀出,剑光仿佛月牙般的将虚空撕裂,展现出惊人的威力。

这一剑,没有保留,因为陈宗很强,若是保留的话,小天剑不知道能否挡住陈宗。

一剑杀至,要阻挡陈宗,却被陈宗一剑击溃。

这小天剑实力固然不弱,但和陈宗相比,却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住手!”天剑子忽然开口:“我认输。”

不得不认输,毕竟连自己的弟子都出手了,再不认输,算什么。

“师尊。”小天剑一怔,更是沮丧不已。

输了吗!

既然天剑子认输,陈宗自然不会再出剑攻击。

此战,获胜。

整个上元界入圣境层次的剑修,再无敌手。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来打扰我参悟万裂剑痕。”陈宗收剑入鞘,不徐不疾说道,旋即转身,化为一道天风,迅速往下方而去,再次进入万裂剑痕之内,准备继续参悟万裂剑痕内的万裂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