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剑帝东来(十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虚空浩荡,长河奔腾,蛟龙出没,舞爪摆尾。

无数剑光激荡如流水、似波涛,唯有一剑在手,却仿佛壁立千仞般的,任凭风吹雨打任凭浪涛狂暴,巍然不动,毫无动摇。

龙波剑王已经连续不断的出剑进攻两刻钟时间,将一身剑法施展到极致,甚至有一种超越以往层次的味道,却始终无法击破陈宗那一剑那一圈的防御,伤及陈宗分毫。

尽管龙波剑王的心性沉稳,却也架不住长时间无功,渐渐的,有点心浮气躁。

与此同时,他一身剑法的奥妙精髓,也被陈宗反反复复的揣摩得清清楚楚,那剑,似长河大江流水波涛,可急可缓、可猛可柔,其中还潜藏着蛟龙出没,有一种龙蛇交替、阴阳尽藏的奥妙。

不知不觉中,陈宗更是与二十四龙蛇图互相印证,对二十四龙蛇图的领悟在刹那又加深许多。

隐约之间,陈宗感觉到自己对二十四龙蛇图的参悟,似乎达到了一个顶点,一个瓶颈,只要将之突破,立刻就会达到一个更高的新境界,并将之应用到自己的剑法当中,使其威力再度提升。

只是很可惜,龙波剑王能给自己带来的提升,也到此为止了,只希望那天剑子,可以让自己突破这个极限吧。

念头一动,陈宗当即展开反击。

先是一剑连环,剑光连绵不绝,层层叠叠,隐约之间,似乎有一丝江河流水波涛的奥妙,似乎有龙蛇交汇的奥妙在其中弥漫而出,虽然很浅淡很微弱,却初具其行。

突如其来的反击,叫龙波剑王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毕竟之前陈宗一直是在防御,已经防御了很长时间了,以至于龙波剑王都差点忘记对方是人,是会反击的事实。

这一剑又奥妙至极,顿时将龙波剑王的一切攻势都消解于无形,并且龙蛇虚影交汇之间,暗暗诠释着一点点阴阳的玄妙,更是产生一股无形的力量,仿佛无形的气劲将龙波剑王的剑瞬间粘住、缠绕、往中心拖拽。

尽管这一股劲力还很微弱,却也在刹那令得猝不及防的龙波剑王一顿。

这一顿,就是失去先机。

先机一失去,后果很糟糕。

一抹漆黑的剑光划过长天,天涯咫尺般的,那森冷的锋芒,顿时叫龙波剑王瞳孔收缩,想要闪避却慢了一线。

沉夜剑的剑尖仿佛一缕黑星从遥远虚空贯穿杀至,于眉心前轻轻一点,并且将之贯穿,只是留下一点微不可查的痕迹,一触即退,归入鞘中。

一瞬间太快,快得龙波剑王都来不及反应就已经结束了,但一边的天剑子却看得清清楚楚,内心更是惊讶。

好高明的剑法!

这等剑法造诣,实在是太可怕了。

如此年轻,却又胜过龙波剑王这等浸淫剑法更多年的人,这就是所谓的剑帝的天赋吗。

龙波剑王下意识摸了摸眉心,他知道,方才若是生死战的话,自己的眉心已经被贯穿,死于非命了。

面色阴晴不定变来变去,最终未然一叹。

“我输了。”龙波剑王声音晦涩,不得不承认,是自己输了,虽然内心还是有几分不甘。

但,一开始就是自己提出不论修为不分道意,只以剑法一决高低,如今输了,断然是没有脸面再说什么再来以全部实力一决高低的话语。

好在,还有天剑子。

只要天剑子赢,上元界剑修的脸面就是保住了。

只是很不甘心啊,这一次,又要被天剑子占尽风头了。

“师傅,我去会会他。”小天剑立刻说道。

“别去。”天剑子立刻说道:“你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

不是天剑子要打击自己的徒弟,而是事实的确如此,如今的小天剑和陈宗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此战,看来只能由自己来终结,若是连自己都败了的话,那么,整个上元界剑修的脸面和荣耀荡然无存,等于被一个外界的剑修直接踩了下去。

不论陈宗是有意还是无意,事实就是如此。

因此,此战,自己必须胜。

不仅要胜,还要胜得漂亮。

不过,亲眼观方才的一战,对于自己获胜,天剑子已经有极大的信心,陈宗所施展出来的剑圈防御虽然惊人至极,但,并非真正无法击破,只不过是龙波剑王的本事不到家而已。

“剑帝果然好本事,看得老夫剑意高涨。”天剑子微微笑道,眼眸内的寒光却愈发强烈愈发锋锐,如同无形之剑般的刺杀而至,一股惊人至极的剑意,自天剑子体内弥漫而出,仿佛一口无形天剑般的当空轰杀而至。

陈宗也释放出自己的剑意,与之碰撞,虚空之中,便有无形的风暴席卷开去,浩浩荡荡,隐约有惊雷之声炸响。

“剑帝小心,且接老夫第一剑。”天剑子出声提醒道,“剑”字刚刚响起的刹那,其背后的长剑猛然跳跃而起,一股可怕到极致的剑意,直接从那散发出煌煌金芒的长剑内喷薄而出,仿佛喷泉似的冲天而起,瞬间便与天空的一丝威严连通。

斩!

金灿灿的剑光凌空劈落,只是落下的刹那,便化为一道金色的月牙剑光,带着无以伦比的锋锐将虚空劈开,毫不留情的斩杀而至。

快!

非常的快!

并且有着惊人无比的锋芒,仿佛天地之间的任何事物都无法抵御,都会被劈开。

从这一剑,陈宗感觉到一股惊人无比的气息和信念。

锋锐!

无匹!

无坚不摧!

顿时让陈宗遍体生寒,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感觉,自己挡不住这一剑,一切防御,都会被击溃。

很可怕的一剑,十分强横。

天剑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强横惊人的绝招,仿佛将天地都劈开似的,从这一剑当中,陈宗隐约感觉到一丝万裂剑意的奥妙。

看得出,天剑子也参悟过万裂剑痕,并且收获不小。

可怕至极的一剑,叫陈宗生出无法抵御的感觉,但陈宗心神强横意志坚韧至极,深知其中奥妙,并非这一剑无法抵御,只不过是其中融入了天剑子的信念和意志,那是一种无坚不摧的信念和意志。

若是自己的意志信念不够强韧的话,就会被其压制,进而,觉得自己无法抵御。

连环!

又是一剑施展而出,剑光如山峦叠嶂似流水潺潺回旋不休,绵绵不绝无穷无尽般的,那剑光隐隐约约,有一种要化为一方时空的感觉。

天剑子强横一剑斩落,月牙般的剑光冲杀而至,没入那连环剑光之中,顿时,迸发出无比惊人的威能,生生斩碎许多道连环剑光,势如破竹一样一往无前,叫陈宗心惊不已。

这等威力比凌天剑王的剑招,还要厉害。

但连环此剑经过陈宗一次次的完善提升,威能越来越强,被斩碎的同时,也在不断的削弱那一道月牙剑光的威能。

尽管每一道连环剑光只能削弱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却架不住多。

密密麻麻翻翻覆覆,仿佛无穷无尽一样,直接将月牙剑光削弱大部分,最后一剑迸发出强横至极的威力将之击碎。

挡住这一剑,陈宗却没有丝毫小看天剑子的意思,反而是愈发重视,一身血液也似乎要被点燃似的沸腾起来,战意激荡,剑意在体内肆虐。

来而不往非礼也!

陈宗双眸内精芒一闪而过,身形骤然一闪,化为一抹雷光,激荡九重天,刹那逼近天剑子,一剑破空杀出。

雷踏九重天!

尽管用来赶路,不如天风无相,但用以短距离的突袭,却有着惊人的爆发力。

这一剑,更是蕴含着惊人的天雷道意,与雷踏九重天配合之下,威能也随之大增,就像是一道横贯虚空的神雷,仿佛将虚空击碎撕裂,直叫人面色大变。

不论是玄光剑王还是龙波剑王全部都一惊,他们原本以为,陈宗所擅长的,是防御剑法,毕竟之前所展现的,就是防御剑法。

没想到,其攻击也是如此的惊人。

不论是玄光剑王还是龙波剑王,其剑意,都是高阶层次,不到顶阶。

整个上元天剑榜内,唯独天剑子的剑意天剑道意才参悟到顶阶层次,这也正是天剑子的实力一直能够名列第一,比他们都强大的原因之一。

因此,陈宗施以天雷道意的一剑,威能强横,叫玄光剑王和龙波剑王惊讶,也叫小天剑惊讶不已,却难以影响到天剑子。

挥剑!

剑光似残光划过长空,在前方,似乎将虚空切开似的,弥漫出一股撕裂一般的恐怖锋芒,将雷光破碎,仿佛也要将陈宗的身躯劈斩。

一剑之下,雷光破碎,陈宗的身形也随之散开,一剑临空击落,仿佛一道天外流星般的迅疾凶猛。

这一手,顿时叫天剑子感到有些意外。

极心剑式!

这是极心剑式,陈宗已经有一段时间不曾用过了,但以顶阶心剑道意施展出来,其剑速,当真是惊人之极,叫天剑子悚然一惊,有一种被从头顶贯穿的感觉。

没有闪避,天剑子周身爆发开惊人的气势,气势惊天动地,如狂暴巨浪席卷天地,恐怖至极,竟然令得周身的虚空在刹那微微一顿,似乎有被凝固的迹象。

继而,天剑子的天剑上迸发出无以伦比的金芒神辉,照耀八方,惊人的剑意随之浩荡席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