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剑帝东来(十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数千米高空,天风时而强烈时而舒缓,白云飘荡,聚散无定。

一道道目光在远处凝望着。

玄光剑王、龙波剑王以及天剑子师徒,他们该会采取什么样的姿态,去面对从玄元界而来的剑帝。

陈宗最渴望的,还是一战。

尤其是天剑子,上元界半步大圣级以下的剑道第一人,甚至有许多练剑的半步大圣级都承认,在剑道造诣上,自己不如天剑子。

这等剑道强者,既然自己来了,又岂能就此错过。

见猎心喜!

眼神愈发凌厉,锋锐无边。

旋即,天剑子放声长笑,声势如剑锋浩荡。

“你年纪轻轻,却能得到封王塔认可,赋予剑帝封号,足见你在剑之一道上过人的天赋和造诣。”天剑子做出决定,眼神也变得愈发锐利,仿佛贯穿数千米长空,如无形之剑一般的将陈宗刺穿:“老夫不才,但在剑之一道上,也自认为造诣不俗,生平最喜与剑道天骄剑道强者对决,如今剑帝东来,就在老夫面前,甚是欢喜,不知剑帝是否能满足老夫这个小小的心愿。”

似乎是在询问,惊人的锋芒却在无形当中压迫而至。

言下之意,有一种你答应得战,不答应也得战的意思在内。

“稍等。”龙波剑王却忽然开口,对天剑子微微一笑,旋即看向陈宗,双眸隐隐有江河虚影倒转凝望而至,一股雄浑磅礴的气息也随之蔓延而至:“天剑子,凡事也当讲一个先来后到,此子,当败在我之剑下。”

天剑子微微一笑,并未抢夺的意思。

龙波剑王的本事,他是知道的,虽然不如自己,但一点都不弱。

说不定龙波剑王出手,就足以对付此子,将其初具雏形的大势击碎。

龙波剑王出手,又或者是天剑子出手,陈宗都无所谓,击败一个,还有下一个。

“我有一提议,不知道剑帝敢否应承?”龙波剑王微微一笑,一身气息也显得愈发雄浑,有一种高深莫测:“你我皆是练剑之辈,在剑法一道上,当精研多年,你我,不论体魄不论修为不论道意,只以剑法一决高低。”

龙波剑王已经从玄光剑王处得知一点,那就是陈宗有强横的炼体修为,一身防御力无比惊人,连玄光剑法第三招都无法击破分毫。

玄光剑王的威力如何,龙波剑王还是很清楚的,他也知道,其实自己的实力和玄光剑王对比,并没有绝对的优势,只能说是略微胜出而已。

这等情况下,想要将这个封号剑帝的人击败,很难,几乎不可能。

如此,只能另辟蹊径。

不论修为、不讲体魄和道意,只以剑法一道来对决,一较高低一分胜负。

龙波剑王对自己的剑法很自信,并且,他的年龄可是陈宗的好几倍不止,浸淫剑法的时间,同样胜过陈宗好多倍,自信剑法一道上,要胜过陈宗。

不得不说,一瞬间,龙波剑王的思维闪烁,想到了许多念头并且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选择。

但这种选择,却是根据玄光剑王的讲述而做出的,如果他知道陈宗与万鬼剑王一战的细节,或许就不会如此笃定了。

“不论修为、不将炼体和道意,只以剑法对决,好。”陈宗欣然答应。

这等对决,自己也曾经历过多次,毫不畏惧。

另外一点,撇开其他的一切,只以纯粹的剑法来对决,当能更加清晰的看到剑法深层次的奥妙,明悟其本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陈宗答应得如此爽快,让龙波剑王心头微微一沉,似乎升起一丝丝不妙的感觉。

但此时此刻,他也没有多想了,何况,龙波剑王很笃定,自己练剑的时间是对方的好多倍,哪怕对方剑道天赋胜过自己,也不可能抹平时间带来的差距。

何况,自己的天赋也不差啊。

剑帝东来,就在自己剑下折戟沉沙吧。

想到这里,龙波剑王信心更足。

不用修为战斗,并不代表不能动用修为御空飞行。

事实上,境界到了陈宗和龙波剑王这个层次,动用一点点的修为,就可以轻易的御空飞行。

虚空之中,龙波剑王的身形一闪,惊人的气息随之弥漫开去,仿佛带起重重浪涛,化为大江长河浩荡之水奔涌冲击而至。

剑出鞘,带起重重激流,隐约有一道蛟龙的吟叫声响起,响彻八方,高空入耳,气势逼人至极。

不曾动用修为和道意,仅仅只是以剑法本身的奥妙引动八方气机,产生一种异象的感觉,这,是唯有剑法修炼到极其高深地步的人才能够施展出来的。

远处众人纷纷大惊,一剑出,便带起这等蛟龙出水的异象,果然十分惊人。

“龙波剑王的剑法,又精进不少。”天剑子暗暗点头,小天剑则双眸闪烁精芒,隐隐有一丝战意。

在封王界,他可是引爆了七彩天花,其天赋,胜过玄光剑王也胜过龙波剑王。

陈宗屹立原处虚空,等待龙波剑王杀至。

那澎湃的江河之水浩荡冲涌而至,如急流一般的,直接冲击在身躯上,让陈宗感觉到一丝丝水的寒凉之意,其中,更蕴含着一丝丝惊人的锋锐,仿佛那江河之水并非虚幻,而是由一缕缕的剑气凝聚而成。

沉夜剑出鞘,一剑划过,看起来简简单单平平无奇,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韵味悄然弥漫而出,那一抹黑色的剑痕,仿佛弥漫天地之间,充斥于虚空万物,却又给人一种轨迹难寻气息难定的感觉。

似乎有,又似乎无,似乎刚强到极致,又似乎柔和到至极。

天剑子在剑之一道上沉浸多年,本身的天赋又十分杰出,剑道造诣高深至极,经验老道丰富,因此,陈宗只是拔剑出鞘徐徐挥出,他便看出了一些端倪。

龙波剑王的剑法,声势浩荡,气息惊人,看起来十分高端十分高明,叫人无比震惊。

反观陈宗的剑法,却是平平无奇的样子,但唯有真正的剑道强者才能够看得出陈宗剑法的不凡之处。

那是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其异象并非没有,而是不显,是内敛于剑中,令得剑,愈发的高深莫测。

当然,剑法的异象如何,也是与剑法息息相关。

龙波剑王的剑法,取自于水,如江河流转,似蛟龙戏水,自然会出现江河波涛蛟龙出水的异象。

而陈宗的剑法,发乎于心,更是莫测。

一剑挥出,直接就将龙波剑王冲涌而来的江河之水覆灭,更是挡住其蛟龙出水般的凶猛一击。

一剑被挡住,龙波剑王也不觉得意外,如果对方连他的一剑都挡不住,那才奇怪。

第二剑!

第三剑!

龙波剑王当即展开剑法,一剑紧接着一剑杀至,剑剑相连,有一种波纹荡漾涟漪丛生的奥妙,仿佛江河流水波涛汹涌澎湃连绵不绝不休不止一般,重重叠叠的蓝色剑光从四面八方不断杀至。

隐约之间,似乎还可以看到一条蓝色的蛟龙张牙舞爪,不断袭杀。

不破剑圈!

陈宗没有反击,只是采取防御之势。

一剑在手,任凭龙波剑王不断进攻,却将之完全抵御住,没有哪一剑能够击破剑圈的防御,进而伤及陈宗。

玄光剑王的剑法,是带着光芒,剑速很快,而龙波剑王的剑法,剑速虽然也不慢,但还是差了一些,不过最主要的并非剑速,而是一种如江河流水般的滔滔不绝,更有一种无孔不入的感觉。

纵如此,却也被陈宗一剑纷纷抵挡住。

陈宗的身躯始终屹立在虚空之中,纹丝不动,一剑在手,任凭你流水潺潺还是巨浪滔天,我自巍然,仿若太古神山,亘古长存,不破不朽。

龙波剑王是从玄光剑王口中听闻陈宗的剑法防御惊人,却没有想到,竟然惊人到这个地步。

简直,叫人难以想象。

若是无法击破对方的剑圈防御,根本就无法将对方击败。

但龙波剑王心性比玄光剑王更加沉稳,心绪宁静如古井之水不起波澜,手中剑却愈发的迅疾。

剑速更快,却不会打乱自身节奏,而是变得更加凶猛狂暴,仿佛从流水转为洪流决堤一样,其威力大增,每一剑都变得更加可怕,要以此将陈宗的不破剑圈击溃。

漫天的水汽席卷,这等异象被催动到极致,也渐渐影响到四周空气当中的水汽,令其波动不已,仿佛真的化为一片水泽般的,令得龙波剑王的剑法威能愈发强横。

渐渐的,龙波剑王的身形消失了,其剑,也消失了,人与剑似乎融合为一体,变成了一条在江河湖泊当中兴风作浪的凶猛蛟龙。

利爪、摆尾,每一击都迸发出恐怖至极的威力,仿佛石破天惊一般。

陈宗清楚的感觉到,对方剑法当中的威力又一次提升了,但,自己的不破剑圈历经与玄光剑王一战后,也有所提升,融入连环绝招的精髓,剑圈一展开,便有层层的剑势将对方的攻势不断削弱,最终抵御。

而从龙波剑王的剑法当中,陈宗也得到了不少的参悟。

龙蛇起舞!

远处,玄光剑王神色低沉,就是这等剑圈,将他的一切攻势都牢牢的抵御住,让其一切攻势无功而返。

天剑子双眸凝聚,精芒如神辉般的,似乎要将陈宗的剑圈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