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剑帝东来(十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天际浩荡,白云飘荡,万里如水。

那长河大势如波涛无尽,仿佛一条蓝色的江河慢从遥远的天际冲涌而至,依稀之间,似乎有一条蛟龙的虚影在那蓝色的长河之中起伏蜿蜒,弥漫出惊人的道韵威势。

远远的,追赶而来的众人也看到了,纷纷惊讶不已。

“是龙波剑王!”

“天剑榜第二的龙波剑王也来了。”

如此明显的标志,十分清楚,顿时叫众人惊呼不已。

先是玄光剑王赶来,却被打退,更是逃窜,差点被追上击杀,恰好龙波剑王出现,等于间接救了玄光剑王一命。

玄光剑王也是注意到这形势,立刻飞退,往龙波剑王的方向迅速遁去。

他与龙波剑王的关系还算可以,此次,正好借助对方之势保命。

先保住一命再说。

那强横的恢弘磅礴浩荡无边的气势冲击而至,让陈宗警惕。

很强!

比玄光剑王更强,这是一个劲敌。

警惕的同时,陈宗的内心又有几分激动和战意。

玄光剑王手段如此,那么,此人的手段呢?

又该如何高明?

陈宗暗暗猜测,此人应该是排名比玄光剑王更高之人,只是不知道名列上元天剑榜第二还是第一?

“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已经占据上风,又何故下此杀手?”龙波剑王再次开口,声音携带着一种磅礴大势响彻天地八方,碾压而至,仿佛要在大势上将陈宗镇压一般。

“欲杀人,便要有死亡的准备。”陈宗不徐不疾说道,面带一丝笑意:“你若要救下他,击败我。”

陈宗的话语回应,十分简单也十分直接。

多说无益,一切剑下论成败。

你若赢了,说什么都有理,若败了,说什么都无益。

随着陈宗话语落下,骤然,那漫天的蓝色仿佛被激怒似的,气势愈发惊人,而其中的蛟龙虚影,也似乎愈发清晰。

这时,两道剑光自远处飞遁而来,弥漫出一种煌煌大势和天威,有趣的是,那两道剑光似乎气机相连似的,令得双方的速度持平,就像是一种牵引。

这两道剑光甫一出现,便似乎牵引了一方天地的意志一般,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威压,那威压森严又犀利,隐隐诠释出霸道。

“天剑子!”玄光剑王吞服丹药稍微恢复些许,看起来没有那么狼狈,看到那两道剑光时,却是微微一怔。

蓝色波涛内的龙波剑王也是微微一怔。

天剑子!

竟然是天剑子到来了。

天剑子乃是上元天剑榜上名列第一者,其实力十分强横,不论是年纪还是实力,都在玄光剑王和龙波剑王之上。

其实不论是玄光剑王还是龙波剑王,都曾经挑战过天剑子,但结果,却是很清楚的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和天剑子之间的差距很明显。

不愧是传承自上古时代的道统,纵然是上古之战有所遗失,但保留下来的部分,却也还是十分高深莫测十分惊人,而天剑子更是在其中浸淫多年,早已经掌握精髓深得其中三味,非他人所能比拟。

整个上元界的天榜,乃是半步大圣级以下最强者的榜单,天剑子能够名列第二,也足见其实力的可怕。

要知道,往往每一个榜单的前三,其实力都很可怕,都会比三名之后更强大不少。

就算是龙波剑王,在上元天剑榜名列第二,但在上元天榜却名列第四,差距不小。

当然,上元界练剑风气盛行,剑道强者的实力也都很强。

那两道剑光一出现,便停顿在距离陈宗数千米开外,可怕至极的锋芒,遥遥将陈宗锁定,其中一道虽然不弱,但也不算什么,因为和万鬼剑王比较起来,还有不少差距。

但另外一道感觉锋锐没有那么强烈,有些内敛,但其实深处所蕴含的却是更加的惊人更加的可怕。

上元天剑榜第一!

一瞬间,陈宗就推测出对方的身份。

远处众人,更是纷纷惊呼不已。

与玄光剑王和龙波剑王不同,上元天剑榜第一名的天剑子,成名更早,其战绩,也不是玄光剑王和龙波剑王所能够比拟的。

虽然在后期,天剑子变得低调,几乎是足不出户,但玄光剑王和龙波剑光先后都挑战过他,却落败之事,也曾掀起过不小的风暴。

再加上天剑子收了一名关门弟子,成长起来后,一剑出山,仗剑行天下,四处挑战高手,闯出了不小的名声,被尊为小天剑,名列上元天剑榜第十一。

但凡有人提及小天剑,定会关联到天剑子,使其声名俞盛。

如今,那随着天剑子身边的年轻人,就是小天剑吧。

“剑帝东来,上元界一干剑修,不胜荣幸。”天剑子一身白袍,须长三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面色红润,双眸清澈,一开口,便是笑呵呵的样子,十分有礼,其声音雄浑清和,叫人听着就觉得舒服。

不知不觉于无形当中,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息,被悄然的瓦解。

陈宗不由暗暗一惊,真不愧是上元天剑榜第一的剑道强者,未曾拔剑,但一开口,却已经弥漫出一种无形无相难以言喻叫人难以发觉的势。

“但剑帝此番举动,未免有些太过了。”天剑子再次开口,声音却是微微一沉,双眸隐现一抹煌煌天光,惊人的气息渐渐弥漫而出:“上元界欢迎剑修同道前来切磋论剑谈道,却不喜恶客。”

言下之意,陈宗就是恶客。

为何说陈宗是恶客。

无非就是说陈宗先后斩杀了鬼影血剑和万鬼剑王,更是差一点斩了那玄光剑王,若非龙波剑王及时赶到的话。

但事情的对错,到底如何,陈宗清楚,估计这天剑子也很清楚。

只是,站在天剑子的立场,他是上元界的剑修,更是上元天剑榜第一人,是上元界剑修的代表人物和脸面,当然不会站在陈宗这一边。

说到底,这无关于对错,只因立场不同,却还是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所谓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先声夺人,压迫对方的气势,抢占先机。

不论是那玄光剑王也好,还是龙波剑王也罢,乃至于这天剑子,都是如此。

一开口,便要将自己放在制高点,放在主动地位,占据先手先机。

不得不说,这些活了更久的剑道前辈,心思更加繁复,一个不好,就有可能被他们的言语所带动影响,进而落入其话锋之中,无形当中落于下风,束手束脚。

但对陈宗而言,却没有丝毫影响。

陈宗明心见性,积累雄浑,其剑意更是心剑道意,直照本心意志,心神不动,灵魂旺盛强健,岂是区区几句话就可以动摇的。

更何况,事情的前因后果如何,陈宗可是当事人,一清二楚,谁能扭曲事实。

“贵客也好,恶客也罢,你我身为剑修,终究是以剑论高低。”陈宗却是放声一笑,说不出的豪情、说不出的锋芒惊世,双眸绽射出浓郁至极的锋锐神辉,直照虚空见底,一身惊人的强横至极仿佛要开天辟地的气息,也随之弥漫开去,仿佛一口神剑直欲开天。

先后与万鬼剑王死战,再与玄光剑王死战,又遭遇到龙波剑王和天剑子的气机压迫,令得陈宗的气息愈发凝练。

发乎于心显于剑!

心强则剑强!

“我剑在此,谁来一战。”八个字顿时从陈宗口中传出,左手并指拂过沉夜剑身,轻轻一弹,长剑争鸣,剑锋绝世。

白衣黑剑、意气风发、锋锐长天、眼神睥睨,仿佛一副绝世画卷,瞬间出现在众人的眼中,形如烙印,叫人再也难以忘记,只会在往后的时间里回想起来时,禁不住为之感到惊叹,甚至会与其他人乃至自己的晚辈讲述一些修炼世界的事情时下意识的提起,叫这等威名永世流传下去。

天剑子眼眸微微一沉,他能看得出,对方身上的大势,已经悄然凝聚。

这很惊人。

古往今来,但凡能够凝聚大势者,必定能一往无前所向披靡,尤其是剑修,表现得更加直接更加彻底。

面对这种大势初具雏形之辈,往往有三种做法。

第一种,毫不理会,就是毫不相干的意思,但如今,自己已经直面对方了,不可能毫不理会毫不相干,这一种只能放弃。

第二种,趁其大势只是初具雏形,还没有真正凝聚起来时,将之击溃,使其夭折,虽然有些可惜,让此方天地损失这等绝世妖孽,但若为敌,当如此行雷霆之手段将之打击、击溃。

第三种,认怂,避其锋芒,不再与之为敌。

这第三种一来,无疑就是承认自己完全不如对方,今日如此,日后,更是如此。

一时间,天剑子的思绪万千,虽然他看起来年纪很大,一副老人的模样,但其气血旺盛,思维速度也是如闪电流光般的迅疾。

只是短短的瞬息,便已经闪过许许多多的意念,并且做出决定。

练剑者,表面可以谦和、可以温润、可以低调,但骨子里内心深处,却绝对要有一股锋芒,那是属于剑的锋芒,否则,这剑也就白练了,还不如弃剑归田做一个老农来得实在。

天剑子乃是上元天剑榜第一的剑道强者,是上元界内一干剑修的代表人物,内心之中的锋芒,自然是十分惊人。

意念已生,决定已下,当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