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剑帝东来(十一)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消息,就像是风暴,也仿佛闪电流光般的迅疾,不多时,剑帝陈宗在万裂剑痕之事,便迅速的传荡开去,经由推手,仿佛一阵强风暴般的袭卷上元界。

剑帝!

这个封号所代表所象征的含义,无比惊人。

剑中帝王!

剑道帝王!

天际,一抹绚烂至极的光芒带着剑锋般的犀利划过长空,其速度惊人至极,在高空上留下一抹璀璨耀眼夺目的光痕,久久不散。

“剑帝,剑中帝王,就让我玄光剑王来试试你的能耐。”

那剑光飞速远遁往万裂山的方向,长空之中只留下一道悠远的声音。

……

上元界内,有一条江河如海,其名为上元江,横贯南北,江水滔滔不绝绵绵不尽,波涛汹涌澎湃,最宽出,足足有上万里,最窄处,也有数百里之长。

这一段江河,有千里之宽,河流急骤,十分狂暴,卷起数十米浪涛,汹涌澎湃,浩荡不休,有着击碎山岳般的惊人气势。

一道淡蓝色的身影,弥漫着水波般的蓝色光晕,正屹立在重重剧烈浪涛之中,随着狂暴的浪涛汹涌澎湃,激荡八方,却似乎不受任何影响。

旋即,一道气息,仿佛淡蓝色的波纹一般自这淡蓝色身影的身躯内扩散开去,席卷八方,当那淡蓝色的波纹涟漪波及之处,剧烈狂暴的浪涛,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抚平,变得平稳变得祥和变得安逸。

数千米内,一片风平浪静,数千米外,则是波涛澎湃汹涌狂暴。

这数千米,仿佛成了一片领域,不容侵犯。

旋即,只见那淡蓝色长袍身影徐徐拔出腰间长剑,水蓝色的剑光柔和却明亮,有几分耀眼,照耀八方,徐徐上扬而起,无尽的水汽,也随之升腾弥漫,汇聚到那水光荡漾的长剑之内,波纹四溢,仿若涟漪无尽。

斩!

一剑挥出,无尽的波纹变得炽烈,瞬间扩散开去,打破数千米方圆的平静,仿佛石破天惊般的,纷纷爆碎。

恐怖至极的剑光在刹那席卷千米方圆,惊人的威能,似乎要毁灭所有的一切。

千米之内,水波浩荡汹涌澎湃震荡不休,仿佛将一切都摧毁似的,卷起数十米高,超过百米,铺天盖地,化为一面深蓝色的倒扣的大碗。

继而,一抹湛蓝耀眼的光芒从中剖开,破杀而出,仿佛一条蛟龙出海,横贯长河一分为二般的,将无数的浪涛劈开,一往无前。

这一段水域,仿佛被劈开似的,深达数十米,绵延上万米之远,无比惊人。

巨浪轰落,惊天动地的声势浩荡八方,掩盖过一切。

那一道绵延上万米的剑痕,也随之愈合,一切,都恢复平静。

旋即,淡蓝色长袍身影冲天而起,仿佛将天穹击破般的,其身势带着一种浩荡不尽的惊人之势,汹涌不止,迅速往万裂剑痕的方向飞掠而去。

“剑帝陈宗……”淡蓝色的光芒划过长空,速度惊人,一边发出低吟之声:“若是那老家伙知道此消息,一定也会赶过去的吧,到时候,都要败在我剑下。”

此人,正是上元天剑榜名列第二的龙波剑王剑王。

至于他口中的老家伙,便是上元天剑榜名列第一的剑道强者,同时也是上元天榜上名列第二的超级强者,实力强大,剑法威力惊人。

他很了解那个老家伙,除非是在闭关,否则,若是听到剑帝陈宗的消息,绝对会动身赶去。

……

上元界内,有一山,此山拔天,大地耸立而起,直指云霄天穹,巍峨险峻,如一口古老巨剑般,弥漫出惊人的雄浑和锋芒。

山上山石耸立,其形状,俱都如剑一般,直指上空,草木稀疏,但每一根草木都坚韧至极,隐隐弥漫着一丝丝的锋锐波动,仿佛剑气直欲撕裂一切。

整座山,仿佛都散发出一丝丝的剑气。

山石、草木、沙砾……

剑气笼罩!

此山,闻名上元界,其名为天剑。

天剑山!

在很久以前乃是一个道统,只是此道统颇为奇特,每一代都只有一个门主和一个弟子,总共只有两人,不会出现第三个。

上古大战,天剑山的半步大圣级的门主与其入圣境后期的弟子征战虚空邪魔,斩杀虚空邪魔无数,却也难以幸免,最终陨落,令得天剑山传承就此断绝。

只是,这天剑山一代一代传承下来,每一代都是剑道强者,每一代都有剑道天赋,长时间在其中修炼,一身剑意不断的影响着山中的一切,无数年下来,使得山中的一切都蕴含上剑气。

上古大战之后,有一人走投无路,巧合进入天剑山内,得到了留在了山中的传承,成为新一代的天剑山的掌门,令得天剑山的道统,又一次传承下去。

上古大战至今,也过去了许多年,天剑山又恢复了往昔的几分荣耀,但比起上古大战后,却还是相差不小。

毕竟上古时代的天剑山道统是完整的,能出现半步大圣级强者,甚至出现过大圣境至强者。

而上古大战之后的天剑山道统则变得不完整,难以修炼到半步大圣级。

每一代的天剑山掌门都有一个称号:天剑子。

天剑山顶,并没有林立的殿堂,只有两间草屋。

其中一座草屋前,有一片断崖,面朝云海,断崖上,正有一白袍老者背负双手身形笔直如剑屹立,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惊人的剑势,仿佛能破苍穹九霄。

“师尊,可要出发了。”白袍老者身后,一青年躬身行礼,毕恭毕敬的开口询问道,这青年也是一身白袍,眉毛如剑一般的,双眸明亮,更蕴含着惊人的犀利,仿佛剑锋。

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流露出惊人至极的锋锐气息,就像是一口出鞘的天剑般,仿佛能斩裂世间一切,叫人难以直视。

“走。”老者只是说出一个字,平平淡淡,却又蕴含着一种莫名的威势,仿佛能撕裂虚空。

话音落下,当代天剑子的足下便有一道剑光弥漫而出,托起双足,御剑长空,以惊人的速度飞遁而出。

那青年的足下也随之弥漫出一道剑光,托起双足和身躯,爆发出惊人的速度,迅速飞掠而出,紧紧跟随着自己的师尊。

……

万裂剑痕,陈宗站在距离万裂剑痕尽头三千米之处,摒除一切杂念静心凝神的参悟着。

远处,则有许多人凝望而至。

这人数比起之前来,要多了好几倍,俱都是听到消息赶来的。

剑帝!

这个封号的含义重大,叫人向往,有人好奇这剑帝长什么样子,也有人崇拜想瞻仰一番。

总而言之,各有各的理由,从四面八方飞速赶至,较为近的人已经到来,而一些较远的人也纷纷动身前来,还在路途当中。

“三千米了,这可是玄光剑王的记录。”

“真不愧是剑帝,如此年轻,却如此惊人。”

算起年龄的话,陈宗的确比那玄光剑王要小上好几倍。

“三千米,不过是玄光剑王几年前的记录,现在几年过去,玄光剑王只会更加强大。”

也有看不惯的人,支持玄光剑王。

“你们不要忘记了,玄光剑王在上元天剑榜内名列第三,其上还有第二的龙波剑王和第一的天剑子,他们可是很多年不曾来过万裂剑痕了,若是闯一闯,绝对能闯进三千米内,甚至达到一千米。”

“虽然这剑帝斩杀了万鬼剑王,但万鬼剑王说到底,名列天剑榜第四,能否与现在的玄光剑王三人相比,还是一个未知数。”

议论声阵阵不断,有的很看好剑帝陈宗,但也有的不看好,认为是上元天剑榜前三更加强大。

无数的议论并没有给陈宗造成丝毫的影响,陈宗完全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

越是接近万裂剑痕,其奥妙就越是清晰,参悟效果也越好。

这时,一道绚烂至极的剑光自万裂剑痕之外飞掠而来,难以形容其速度,奇快无比,瞬间就降落,从众人的眼前飞掠而过,在眼底残留下一抹光华。

瞬息之间,那一抹光芒便掠入万米范围之内,不曾有丝毫的停顿,很快,便破入一千米又一千米,气势惊人无比。

五千米!

“那是谁?”众人方才反应过来。

“玄光如炽,耀眼却不刺眼,玄妙自生,这是玄光剑王。”

“玄光剑王来了。”

顿时,所有人都激动不已。

上元天剑榜九十九所代表的是上元界内九十九尊剑道强者,而名列前三者,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已经有上百年的时间,天剑榜前三不曾变动过,那三尊强者,早已经深入人心。

但平日里,却很难见到一面。

“果然我来对了,玄光剑王真的来了。”有人激动不已,就好像是看到了心目中崇拜已久之人,那种激动,难以言喻。

“玄光剑王既然已经赶来,那龙波剑王呢?是不是也会赶来?”有人暗暗猜测道,越想越是激动。

“如果龙波剑王也赶来的话,那么天剑子呢?”

若是能够同时看到玄光剑王和龙波剑王以及天剑子的话,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越想就越是激动。

很快,那一道炫光便越过四千米,其速度也在刹那骤降,却依然不断的逼近。

陈宗感受到这一股强横至极的锋芒气息,瞬间从参悟中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