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剑帝东来(十)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黑山老人与拂柳剑尊爆发保命底牌仓皇逃窜离去,速度极快,眨眼便远遁消失,陈宗并未追击,迅速落下,收起鬼影血剑的剑与纳戒后,又迅速往万裂剑痕方向而去。

那里,还有之前那如鬼王般剑道强者的纳戒。

“陈宗……”

“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有点熟悉。”

“年轻、非上元界,疑似来自太玄界或者玄元界,名为陈宗,剑道实力至强无比……”

似乎是种种信息被窜连起来,化为一道闪电,瞬间撕裂众人的脑海,齐齐闪现出一道念头,那是一个封号。

“剑帝!”有人神色大变,蓦然惊呼出声。

“是引爆九彩天花,被封王塔赋予剑帝封号之人吗?”

“灵武帝冠绝无数时代,却在这一个时代被人超越,就是传说中的剑帝,难道就是此人?”

震惊!

大大震惊!

极大的震惊!

如果是真的,那无疑很惊人。

剑帝!

这两个字所承载的一切,非同小可。

综合封王界内的种种,这个封号所代表的可是从古至今无数岁月以来的绝代妖孽第一人、剑道天骄第一人。

或许,现在的实力还不是剑道第一人,却已经具备这样的潜力。

寒山剑君浑身禁不住颤抖,无法自制的颤抖,寒意自内心最深处不断涌现。

剑帝!

此人,竟然是从古至今最为天才之人,在九彩封王碑上名列榜首的绝代妖孽剑帝。

而自己,之前竟然要去挑衅这样的人。

沧浪剑尊更是浑身颤抖不已,面色苍白,冷汗从额头不断渗出,顺着脸颊迅速流淌而下,浑身发寒。

之前,自己还不知道死活的索要对方所谓的秘宝,甚至在对方不给的情况下,还打算出剑攻击。

幸好,万幸自己没有真的拔剑,连杀机也不曾泄露出来,否则等待自己的,只怕就是死亡吧。

后怕!

心悸!

沧浪剑尊想要就此逃离却又不敢,年纪不小的他,早已经失去了往昔的斗志,失去了一名优秀剑修该有的锋芒锐利,变得圆滑和多虑。

练剑者,不可鲁莽,不可冲动,却却也不可过多思虑。

当断则断,当斩则斩,却也要明智见心。

沧浪剑尊,已经失去了,却不自知。

陈宗没有理会寒山剑君,也没有理会沧浪剑尊,身形飞速一掠而过,这两人对于自己而言,和蝼蚁无异,只要不再来招惹自己,当安然无恙。

但,若是不知趣,还妄图挑衅自己的话,那就休怪自己剑下不留情,尽斩之。

不多时,陈宗便来到万鬼剑王被斩杀之处。

惨重的代价,若那个万鬼剑王死亡后遭受反噬,尸骨无存,唯有一件残破的黑袍和一个纳戒以及一口残破的剑落在地面上。

那长袍虽然不错,却也残破无用,形同废物。

陈宗先是收起那纳戒,再抓起那残破的剑。

万鬼剑!

一口十分顶尖的圣器长剑,此时却残破不堪,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但从其中,陈宗依然可以感觉到其凶戾的气息残留。

那气息黑暗、阴森、寒冷、凶戾,仿佛连通着地狱一般,要将人拉扯下去。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那气息迅速流逝,变得越来越淡。

此剑无用,却也邪恶,陈宗顿时催动紫寰焚墟火,直接覆盖残破的万鬼剑,将其中所残留的邪恶力量完全净化,使之完全废掉,变成一块废铁,再无任何价值,随手丢弃。

倒是万鬼剑王的纳戒,陈宗仔细检查了一番。

身为一尊剑道强者,又是那种行事全凭喜好之辈,不知道掠夺了多少宝物,这纳戒内的收藏,还真是无比丰富,叫陈宗感到惊讶。

不过陈宗本身的财富也很惊人,因此,除了是十分有价值或者对自己很有用的东西之外,其他的,陈宗不会太过在意。

一番搜索下,陈宗找到了一块黑色的传承灵玉,那黑色的传承灵玉约莫有拳头大小,外形就像是一个头骨,面孔狰狞如恶鬼,栩栩如生,看一眼,便仿佛是恶鬼要铺面杀至一样,依稀能听到无数的厉鬼嚎叫,让人直坠地狱。

但这样的精神冲击对陈宗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陈宗双眸凝视,与黑色鬼脸黑色空洞的双眸对视,一刹那,便有一抹猩红至极的光芒自鬼脸眼眸深处绽射而出。

信息宛如洪流似的奔涌不休,灌入陈宗的脑海当中,一时间,神海似乎被渲染,变得幽暗深邃,无数的阴寒气息弥漫,仿佛化为一方地狱。

但这等异象却无法影响到陈宗分毫。

“万鬼真经……”

当鬼脸猩红光芒内敛,陈宗也得到了其传承。

这就是万鬼剑王早年所得到的奇遇,一门诡异邪恶的功法,一整套的,很完整,造就了万鬼剑王的赫赫凶名。

陈宗一边从容不迫的抵御住万裂剑气和阴寒气息的冲击,一边参悟万鬼真经的奥妙,越是参悟,面色就越是凝重。

果然是一门无比邪恶的功法。

修炼此功法,当要凝聚本命圣器。

万鬼剑王所凝聚的本命圣器,就是万鬼剑。

这一点,倒是让陈宗心生向往,毕竟本命圣器会与自身血脉相连无比契合,能够让自身的力量发挥得更加彻底,甚至超越极限,其功效比同等级的圣器还要更加强大不少。

另外一点,本命圣器将会不断的提升,如此,便不需要因为修为的提升和实力的增强,不得不更换其他的圣器。

毕竟圣器使用得越久,与自身就会越契合,越是趁手。

但可惜,这万鬼真经培养本命圣器的手段太过邪恶,先是要寻得器胚,就像是胚胎一样,此胚胎要在足够多足够浓烈的精血当中浸泡三年,不得间断,使其具备初步的灵性。

这一个步骤倒也罢了,精血,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获得,比如杀妖兽。

但精血培育器胚之后,便要将之炼化入体,而后,需要融炼如大量的魂魄才行,其中,当以人的魂魄最为合适,所培育出来的本命圣器品质最佳。

也正因为如此,万鬼剑王当年才会屠杀了一座城,以那一座城内的人们魂魄融炼,使得万鬼剑真正成型。

最后一步,就是需要一个潜力过人的强大魂魄,融炼入其中,再以旺盛至极的精血蕴养,使之成为其中的鬼王,坐镇本命圣器。

至此,本命圣器才算是真正的完成,接下去,却是还需要不断的融炼魂魄和汲取精血蕴养,使得本命圣器的威能不断提升,品质也不断提升。

邪恶!

这万鬼真经培育本命圣器的过程,实在是太过邪恶,最主要的是,以这等方法所培育出来的本命圣器,就是万鬼圣器,鬼气森森的样子,为陈宗所不喜。

不喜,便不适合,不适合,再好也不好。

紫寰焚墟火顿时汹涌而出,玄古炼火诀彻底运转催动到极致,令得这一天之奇火的威能彻底发挥出来,将手中的漆黑鬼脸头颅包裹起来,疯狂焚烧着。

天火道意更是融入紫寰焚墟火内,使得紫寰焚墟火的威能暴增。

疯狂燃烧之下,鬼脸似乎在发出哀嚎声,哀嚎不断,似乎在求饶又似乎在威胁陈宗,陈宗却毫不理会,不断催动,就是要将之摧毁掉。

陈宗不是什么悲天悯人之辈,也不是什么圣母圣人,只是觉得此物太过邪恶,若再落入他人之手,难保不会起什么多余的杀戮和事端,很不喜,既然如此,那就毁掉,杜绝后患。

鬼脸十分顽强,却还是抵挡不住这可怕的紫寰焚墟火的惊人威能焚烧。

一点点的,黑色气息不断从其中钻出,被火焰焚烧成虚无。

约莫片刻钟后,再无一丝一毫的黑色气息弥漫,整个鬼脸被烧得通红一片,就像是被烧红的烙铁一样。

混元炼铁手!

强横一击,汇聚全身之力,甚至是爆发灵武之力的一击,直接冲击在鬼脸上。

咔嚓!

细微而清脆的声音随之响起,旋即,鬼脸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迅速蔓延开去,就像是蜘蛛网似的遍布全部上下。

破碎!

整个鬼脸骷髅在陈宗的强横一击之下破碎开去,化为无数的碎片,又被混元炼铁手第二次攻击,破碎得更加彻底。

混元炼铁手第三击!

整个鬼脸骷髅彻底破碎,化为无数的粉齑,随着陈宗的手掌一抖,天风道意弥漫,顿时,带着这粉齑飞散开去,散落在天地之间,再没有半分聚合的可能。

不是说陈宗的做法太过谨慎,而是此物给陈宗的感觉很是邪恶,小心一些不为过,以免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至于万鬼真经的内容,除了那本命圣器较为突出之外,其他部分,倒是比较普通,可以说这万鬼真经的真正精髓,就在于本命万鬼圣器的孕育,其他的功法和秘法,都是围绕着这本命万鬼圣器而生。

如此一来,对于陈宗便没有多大的用处,除非能从其中参悟出孕育本命圣器的其他方法。

只是陈宗也知道,那很难很难。

不过,既然存在万鬼真经这等奇特的功法,那么,是否会存在其他类似的,可以蕴养本命圣器却又不会那么邪恶的功法或者秘法呢?

一时间,陈宗的心思活络开去。

沉夜剑虽然不错,但有朝一日,也会跟不上自己,到时候,免不了又要换其他的剑器。

若是能寻得孕育本命圣器的秘法,当解决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