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剑帝东来(九)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鬼火风暴浩荡,肆虐八方天地,一瞬间,连万裂剑痕的强横气息也被击散。

远处,众人神色大惊,这战斗情况出乎意料的激烈。

黑山老人三人神色凝重,此子的实力,似乎出乎意料的强,竟然可以和万鬼剑王战斗到这种激烈的地步。

那迸发而出的余波之强横,叫他们都感到心悸,若是身处其中被波及,不死也要受重创。

他们看到,一道细微的剑光似乎自地面破开而起,贯穿上方那一道巨大的鬼火陨星,旋即在高空之中一个剧烈转折,当空击落。

迅如流光!

快逾闪电!

万鬼剑王心头一寒,只感觉眉心似乎被刺穿般的传出一阵刺疼的感觉,神色大变。

半分犹豫都不得,万鬼剑王立刻爆发出全力。

鬼影重叠!

刹那,万鬼剑王的身影化为上百之多,密密麻麻环绕八方,虚虚实实真真假假难以分辨,每一尊看起来都栩栩如生仿若真实。

但在陈宗的心之域笼罩下,真身在何处,却早已经清清楚楚。

一切虚妄,都难以迷惑。

纵然施展出鬼影重重的身法,但万鬼剑王内心的危机感,却没有半分减弱,眼看那一道剑光,仿佛雷霆电光似的撕裂长空,蕴含着一往无前的锋锐和无可闪避的奥妙,直接往自己的真身杀至。

万鬼剑王便肯定,自己的身法,无法迷惑对方。

轰!

万鬼剑爆发出惊人威能,滔滔不绝仿佛要击碎八方,一剑挥斩而出,漆黑的剑光燃烧着炽烈至极的鬼火,仿佛要将天穹击碎烧毁。

剑光,双双破碎,不等万鬼剑王做出反应,陈宗再度挥出一剑,同时将心之域和万流力场尽数催动。

平平削出的一剑,依然是无限一剑,角度虽然不同,威力却丝毫不减,直接叫万鬼剑王浑身一颤,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尤其是自己被千道强韧的激流冲击,一瞬间,四肢和身躯仿佛被束缚似的,刹那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道玄妙至极锋锐至极的剑光杀至。

危险!

无比危险!

强烈至极的危险!

力量尽数爆发,却一时间无法直接崩开那千道激流。

被心之域加强的激流,威能倍增,十分坚韧,没有那么容易崩开。

“这是你逼我的。”万鬼剑王满脸狰狞,眼神凶戾到极致,身躯和四肢虽然在刹那动弹不得,却喷出一口精血。

那精血血红色,却弥漫着一丝丝的黑色气息,是灵魂的力量。

这一口蕴含着灵魂力量的精血直接喷射到万鬼剑上,仿佛解开了万鬼剑的封禁一般,似乎唤醒了沉睡在深渊的邪恶鬼王,恐怖至极的气息,随之从万鬼剑内爆发而出。

就像是一座太古火山积累了无数年的力量在刹那爆发而出,一股可怕到极致的嘶吼声,仿佛来自地狱最深处的咆哮,一响起,便叫远处的众人头疼欲裂,仿佛灵魂要被摧毁破碎一样。

陈宗受到的冲击最为直接也最为强烈,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要被拉扯入九幽地狱,被万鬼直接撕碎一样。

好在陈宗的灵魂十分强大,灵魂之火也十分旺盛,燃烧之下,竟然挡住了这可怕的厉鬼嘶吼,但这不过只是开始而已,是万鬼剑的惊人威能爆发而出的前奏而已。

无尽的黑色烟雾涌动不休,就好像在刹那打破了地狱的界限,打开一座门户似的。

那滔天的黑色烟雾和鬼火不断的灌入万鬼剑王的体内,让其气势层层暴涨,瞬间倍增,直接就将万流力场的千道激流束缚崩碎。

“死!”

身躯肌肉仿佛膨胀一大圈,周身都弥漫着黑色鬼火烟雾,看起来就像是从九幽地狱冲出死亡界限降临的鬼王一样,威势无匹,无穷无尽,直叫四面八方的一切全部都沉沦。

随着充满万鬼重音的可怕吼叫声响起,虚空似乎破碎,万鬼剑王的右臂猛然探出,化为一只巨大无比的缭绕着无穷无尽黑色鬼火的烈焰,仿佛将天地之间的一切生机全部焚灭般的杀向陈宗。

五支锐利至极的漆黑鬼爪猛然弹出,将虚空撕裂出一道道裂痕,裂痕仿佛永远不会消散似的,弥漫出惊人的滔天的阴暗寒冷。

那利爪每一支都仿佛利剑出鞘似的撕裂长空,诠释出万鬼剑王惊人的剑道造诣。

相对于之前的一切,这一招,才是真正的绝杀之招,是要自身付出莫大代价的绝杀之招,万鬼剑王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在这里施展此招。

甚至于瞬间,他已经闪过了许多念头。

比如,一定要将这个逼得自己不得不付出惨重代价施展出此招的人的魂魄永远拘禁起来,以鬼火折磨百年,还要将向自己讨要人情的鬼影血剑虐杀,连她那两个朋友也绝对不放过。

若非是该死的老太婆要自己偿还人情,自己也不用来此,面对此人,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不过这一切,还要在将此人斩杀之后。

面对这一击,仿佛是五尊从九幽地狱杀至的鬼王剑客的惊世一击,陈宗毛骨悚然。

威胁!

极大的威胁!

这等威胁,甚至要超过之前的凌天剑王。

若是挡不住,可能会被杀死。

没想到,此人竟然会爆发出这样的攻击,足以威胁到自己的性命。

太初剑元功……全力运转!

灵武之力……爆发!

保险起见,陈宗甚至催动了不破金身的力量,金色的火焰纹路顿时渲染周身,弥漫出一层金色光晕,仿佛神明。

沉夜剑高高举起,周身,便浮现了无数的剑气、剑光和剑芒,每一道都蕴含着可怕至极的威能,仿佛能够撕裂天地万物。

天地……一线!

至强一剑在刹那施展,无尽的力量,仿佛沧海横流般的尽数涌入沉夜剑内,一剑斩杀而出,无尽的剑气、剑光和剑芒一瞬间全部涌入沉夜剑内,化为一道丝线般的剑芒无声无息撕裂虚空杀出。

这是凝聚了陈宗全部力量的一剑,是至强的一剑,是有死无生、一往无前、剑出无回的一剑。

一剑出,四周的光线变得愈发黯淡。

其锋锐,叫天地之间的一切都无法抵挡分毫。

只是刹那,五支可怕至极仿佛天剑裂地的鬼爪便与天地一线的剑光接触,并没有什么爆炸,也没有什么大动静,只是仿佛切开豆腐似的,天地一线的剑丝,势如破竹的切开了鬼爪,不断往前杀出。

不论是太初剑元功本身那开天辟地的锋锐特性,还是天地一线极度凝聚的锋芒锐利,亦或者陈宗从此地参悟万裂剑意所得到的一丝撕裂奥妙,都让这一剑的威力达到惊人的极致。

万鬼剑王这付出沉重代价的一击,固然是强横至极,但与彻底爆发出一切力量的陈宗相比,却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面对这一道看似无比细微仿佛丝线般的剑光,万鬼剑王却惊骇万分。

无法抵御!

纵然是自己付出沉重代价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也无法抵御。

势如破竹的切开鬼爪,又在刹那,斩过万鬼剑王体外波动不休的黑色鬼火烟雾,从另外一边穿透杀出,没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道细微的划痕,慢慢愈合。

一剑!

只此一剑,便斩破万鬼剑王至强一击,更是斩过其身躯,可怕至极的剑气肆虐覆灭生机。

“你……你到底……是何人?”感觉到自己一身生机以惊人的速度流逝,万鬼剑王就知道自己活不成了,但在临死前,还是想要知道对方到底是谁,竟然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我名……陈宗!”陈宗满足了万鬼剑王临死前的最后心愿,话音落下,身形一闪,化为一道无形无色的风,轻盈而迅疾至极,迅速往黑山老人三人所在的方向飞掠而去。

众人,全部都还沉浸在这一战的激烈当中,沉浸在万鬼剑王被诛杀的震撼当中。

直到陈宗飞掠而过,还不曾清醒。

“不好。”

“快逃!”

黑山老人三个终究是实力不弱的剑道强者,迅速恢复清醒,眼看陈宗施展身法迅速逼近,立刻就知道,对方要下杀手。

面色剧变,连忙飞退,而且飞退的同时,黑山老人与拂柳剑尊两人齐齐出手推了鬼影血剑一把。

鬼影血剑惊呆了。

原本她也打算遁逃,只是因为精血亏损过半,还没有补充回来,因此反应比黑山老人和拂柳剑尊慢了一丝。

更没有想到,这两个算得上是朋友的人在最后紧要的生死关头,竟然阴了自己一把。

这一推,就是将自己推向死亡深渊。

更慢,当鬼影血剑反应过来之际,立刻爆发出全速,要逃离这里。

只是,时间一耽搁,加上陈宗所爆发出的速度惊人至极。

逼近!

挥剑!

一道犀利无匹的剑光撕裂长空,仿佛极光般的杀至。

被坑了一把实力又大幅度下降的鬼影血剑,根本就无法抵御陈宗这一道剑气,瞬息被贯穿。

旋即,陈宗又劈出两剑,两道可怕至极的剑光拉伸为残月般的,将长空撕裂,毫不留情的杀向遁逃的黑山老人和拂柳剑尊。

他们很快,但陈宗的剑速更快,瞬息杀至,直击两人。

但这两人,却也掌握了保命底牌,瞬间施展而出,只见一座黑色的山岳虚影覆盖住黑山老人,挡住那一剑的攻杀,速度激增,迅速远去。

拂柳剑尊则被一团青光席卷,也爆发出好几倍的速度远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