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剑帝东来(四)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嗡鸣声响彻八方,激荡四极。

仿佛一刹那,界限被打破似的,陈宗脚步不断迈出。

一万五千米!

众人面色纷纷大变。

这显然已经超越了寻常的入圣境八重极限,逐步逼近入圣境九重。

脚步,依然没有停顿,继续往前。

寒山剑君神色凝重,咬咬牙,再次迈步前行,他还有余力。

一万四千米!

一万三千米!

陈宗的神色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似乎这对于他而言,并不是多大的压力。

一万两千米!

寒山剑君拼尽全力,不断往前迈步,为的就是一口意气之争。

原本那些位于一万米距离内的强者们也似乎被惊动似的,纷纷扭头看了过来,这些强大的入圣境强者,至少也是中年人的模样。

一个个,可都是上元天剑榜的强者啊,甚至名次都在寒山剑君之上。

毕竟上元天剑榜只论实力高低,不管年龄和天赋如何,换言之,只要你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便可以上榜。

寒山剑君赵翎羽不过是入圣境八重初期的修为,却可以名列其中,足以其实力强大,但比他强大的人,还有不少。

有天赋,只能说前途无量,并不代表现在就比所有人强。

何况,一山还有一山高。

寒山剑君的确有过斩杀入圣境九重初期的战绩,但只是一次而已,而且其中也有几分运气成分在内,有些侥幸。

一万一千米!

陈宗的脚步,依然往前,距离一万米越来越近了,那,是属于入圣境九重初期的层次。

而寒山剑君虽然也抵达一万两千米之处,但神色凝重,前行的速度也大大减缓,这里的锋芒和阴寒所带来的压力极强,已经叫他有一种难以继续往前的感觉。

但看着对方的身影依然不断前行,寒山剑君竭尽全力的爆发,誓不罢休。

一万米!

当陈宗踏入一万米时,那威压顿时暴增许多,无数的锋芒化为剑气,疯狂的冲杀而至,似乎要将陈宗撕碎似的。

阴寒至极的气息形如飓风般的嘶吼咆哮而至,卷碎一切。

陈宗却从容不迫的承受着这一切,叫一干入圣境九重的剑道强者们,纷纷惊讶不已,一个个双眸内精芒流转不休。

“秘宝!”

“此子身上绝对有秘宝,可以承受得住万裂剑痕的威压。”

顿时,许多强者内心都滋生了一丝的欲望。

毕竟,对方的修为只是入圣境七重极限而已,却能够抵达入圣境九重初期才能够达到的层次,如此巨大的跨越十分惊人,哪怕是引爆七彩天花的绝世天骄,也难以做到吧。

而且,古往今来,引爆七彩天花的绝世天骄并不多,相反,是很少很少。

如此年轻,又能引爆七彩天花者,最近这些年来,上元界内不是没有,但一个个都十分有名,绝非眼前此人。

寒山剑君拼尽全力,却无法踏入一万米的层次,最终止步于一万一千米之处,这是他的极限。

若是继续往前,就难以承受得住那一股可怕至极的威压。

就算是在这一万一千米之处,寒山剑君赵翎羽也感觉很不好受,根本就无法参悟,只能尽全力的抵御那一股威压的冲击。

时间一场,也承受不住。

退!

双眸带着恨恨的光芒,凝视着陈宗的背影,寒山剑君只能不甘心的往后退却,随着后退,压力逐渐削弱。

最终,寒山剑君退到一万五千米之处,虽然压力还是很强,但已经可以承受得住并且不会妨碍到自身的参悟。

“小友大才,老夫沧浪剑尊,实力不强,堪堪名列上元天剑榜第三十八名。”一尊入圣境九重中期的老者扭头看了过来,目光穿透千米,落在陈宗脸上,满脸笑意的模样,似乎很熟络,旋即微微一叹,似乎有些心事烦恼:“老夫自感潜力将要耗尽,却不甘于此,妄图借用这万裂剑痕的奥妙来打破自身界限,以期望在剑之一道上更进一步。”

“这无耻的老东西要出手了。”顿时,便有人暗暗冷笑。

“还望小友能够成全你,借秘宝与我一用,让我可以更往前,参悟万裂剑痕的奥妙,突破自身界限,老夫感激不尽。”沧浪剑尊一番铺垫后,终于说出自己的目的。

秘宝!

他以为陈宗身上是有秘宝在身,才能够以入圣境七重极限的修为,却踏入入圣境九重初期的层次。

若是此秘宝落入自己手中,自己绝对可以更靠近万裂剑痕尽头,参悟到更加浓烈清晰的剑道气息,届时,自己在剑之一道上,当可以更进一步的突破,变得更加强大。

至于那秘宝若是落入自己手中,当没有还回去的道理,若是敢讨要,一剑斩了就是。

这等类似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做过。

与此同时,一股仿佛沧浪横流般的强横剑意,从沧浪剑尊的身上迸发开去,犹如那狂澜席卷,澎湃不休,冲击陈宗,剑意森然。

言语和剑意的威压,要让陈宗屈服。

这等剑意,俨然达到了高阶层次。

事实上,能够名列上元天剑榜的剑道强者,几乎都掌握了高阶剑意。

差别只在于对高阶剑意的掌握和挖掘。

以陈宗为例子,所掌握的,乃是顶阶的心剑道意,无限无极连环剑当中的三式绝招:连环、无极、无限,则体现了陈宗对心剑道意潜力的挖掘和掌握。

天地一线乃是第四剑,是临近极境的一剑,代表着陈宗对心剑道意的潜力挖掘和掌握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高度。

上元天剑榜上,固然有九十九尊剑道强者,一个个实力不俗,一个个在剑之一道上都有高深的造诣。

但,能够将剑意的潜力挖掘临近极境者,却少之又少。

更何况,同为临近极境,高阶剑意的威能可比不上顶阶剑意的威能。

沧浪剑尊不愧是老牌的剑道强者,一身沧浪剑意的威势,的确是十分惊人,仿佛江河波涛汹涌,每一道浪涛都携带着惊人的锋锐和冰冷。

却奈何不了陈宗。

沧浪剑意的威能和心剑道意的差距十分明显。

“纵使我有秘宝,你又有什么资格索取?”陈宗目光微微一扫,不徐不疾开口,语气幽幽。

顿时,沧浪剑尊的面色一变,更惊讶于自己的沧浪剑意威压,无法给对方造成什么威胁,一时间,沧浪剑尊内心惊疑不定,竟然没有再直接开口说话。

他摸不清陈宗的底细。

对方到底是凭着秘宝之威走到这里,还是凭着自身的本事。

若是前者,倒也没什么,若是后者,才叫人震惊。

前者的可能性大一些,但也无法排除掉后者。

沧浪剑尊没有再开口,陈宗自然也没有再理会对方。

感受一番一万米处的威压之后,陈宗双眸闪过一抹幽光,凝视前方,能更清楚的看到万裂剑痕的尽头之处,那似乎有无数的锋锐气息盘旋不休。

举步、迈出!

众人纷纷一惊,竟然,还可以继续往前。

没多久,陈宗便走到九千米之处,与沧浪剑尊近乎持平,旋即,毫不停留的从沧浪剑尊的旁边走过。

沧浪剑尊双眸微微眯起,凝视着陈宗,仿佛要将之看透,五指微微动着,似乎随时都要拔剑一般。

但最终,沧浪剑尊的五指还是放松下来,他没有太大的把握。

万裂剑痕最考验实力。

修为的高低在这里,并不是真正的标准。

陈宗能够走到与自己持平,说明其实力,很强,就算是不如自己,也不会有多大的差距。

贸然动手,只是做出头鸟而已。

沧浪剑尊活到现在也有不少年,经历的事情很多,早已经习惯更多的思考,而不是如热血少年一般,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

陈宗却有防备,若是那沧浪剑尊当真敢拔剑相向的话,后果,就是死亡,陈宗出剑,绝对不会留情。

好在最后,沧浪剑尊并没有拔剑,不然,陈宗的反击,会叫他后悔也来不及。

八千米!

这,却是相当于入圣境九重后期的层次。

如今,一个个已经失声,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太惊人了。

当真是无比惊人。

虽然说修为越高,实力的差距就越大,但同样的,越是靠近万裂剑痕,其威压的增幅就越惊人。

从一万米到九千米的威压增幅,绝对要胜过从两万米到一万九千米的威压增幅。

这个距离,陈宗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惊人的威压了。

不过,还不够,还不是极限。

迈步!

前行!

一步一步,却牵动着所有人的眼光和心绪,起伏不定。

这,让寒山剑君十分眼红。

世人,谁能勘破名利,大圣境至强者也不行。

七千米之处,有三个入圣境巅峰的剑道强者,以他们的实力,其实可以更往前,甚至达到六千米的距离。

只是,那会面临极大的压力,分散他们的心神,导致参悟效果下降。

陈宗,却已经踏足七千米之处,与三个入圣境巅峰的剑道强者齐平。

这三人,一个是黑袍老者,身形高大威猛,双眸如虎,不怒自威。

一个则是青袍中年文士的模样,颇有书卷气息。

一个则是身躯佝偻的老妪,满脸皱纹如同枯树皮一样,双眼似乎浑浊一片,看起来给人一种老眼昏花半只脚踏入棺材的感觉。

这三人的目光齐齐凝视在陈宗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