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剑帝东来(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行步无疆路有尽!

路在叫下,却有些人走不动,不是不想往前走,而是承受不住前方弥漫在虚空之中的威压。

锋芒!

阴寒!

越是往前就越是强烈,叫人难以承受。

陈宗发现,停下脚步者,俱都是入圣境七重初期的修为,难以前进,便纷纷停下脚步后,盘腿坐下,仔细去参悟游离在空气当中的锋芒,同时抵御那阴寒气息的侵蚀。

这锋芒与阴寒纵然加强,却挡不住陈宗前进的脚步,那些修为超过入圣境七重初期者,也同样能继续迈步前行。

不时有人停顿下来,难以前行,只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继续前行的人,而后收敛心神,盘腿坐下,专心的参悟起来。

往前,陈宗锐利过人的眼眸凝视,能看到尽头,那就是万裂剑圣一剑斩落所劈开的尽头,就像是一道巨大无比的无形剑锋破山而入,幽深无比,其内,更似乎有无数的寒光飞掠如龙蛇起舞。

一道身影,从远处迅速飞掠而来,眨眼,便从陈宗身边不远处飞掠而过,仿佛一抹剑光破空般的迅疾,散发出惊人的凌厉,惊动四周其他人。

那一丝寒意,叫陈宗眉毛微微一挑,这是一尊剑道强者,没有看到正面,不过看其背影,似乎年纪不算大。

“是寒山剑君赵翎羽。”

“真不愧是上元天剑榜上的强者,那一丝气息锐利至极,叫人心惊胆寒。”

“寒山剑君那可是引爆六彩天花的绝世天骄。”

几个难以继续往前的人纷纷低声议论道,被陈宗收入耳中。

寒山剑君赵翎羽!

上元天剑榜!

六彩天花!

的确不凡。

要知道,古往今来,引爆九彩天花者不过才十五人,八彩天花者,也不到千人,七彩天花者虽然多一些,但也不过是数万人而已。

想一想,古往今来的修炼者有多少,完全无法计算。

能够引爆七彩、八彩和九彩天花者,少之又少,就算是六彩天花,也是极少极少,非绝世天骄不能做到。

其实,只能够引爆四彩天花,便十分惊人。

至于那上元天剑榜,陈宗猜测,是上元界的剑道榜单,唯有真正的剑道强者才有资格名列其中。

而陈宗的猜测,并没有错。

不断迈步前行,陈宗的前行速度丝毫没有减缓。

当入圣境七重中期不得不停下脚步时,陈宗还在前行。

当入圣境七重后期停下脚步时,陈宗依然前行。

当入圣境七重巅峰不得不停下脚步时,陈宗还在前行。

而陈宗的修为,也随着前行,一点点的展露出来。

入圣境七重极限!

当入圣境七重极限者停下脚步时,陈宗却依然前行,速度不减,顿时叫人惊讶不已。

眼看几个入圣境八重初期不得不停下脚步,但陈宗这个入圣境七重极限却还是继续前行时,惊讶更多。

“此人是谁?”

“入圣境七重极限的修为,却还能继续前行,此人非同一般,一定是一名天骄。”

“此人面孔很陌生,不知道是何人?”

“白袍黑剑,这幅装扮,又是天骄级,莫非他就是新晋的剑道天骄黑白剑君姚天宗?”

“黑白剑君,难道就是那个在三年前引爆六彩天花的新晋绝世天骄吗?”

“听说这黑白剑君虽然未列入上元天剑榜,但其实力,却比一些天剑榜上的强者更强。”

议论声中,陈宗依旧前行,越过入圣境八重中期的线,不断往前而去。

万裂剑痕,素来有千米一关的说法。

正常情况下的修炼者,入圣境七重初期时,只能在距离万裂剑痕尽头三万米之处停下,而入圣境七重中期,则可以更往前一千米,距离尽头两万九千米。

入圣境七重后期,距离剑痕尽头两万八千米。

入圣境七重巅峰,距离剑痕尽头两万七千米。

入圣境七重极限,距离剑痕尽头两万六千米。

但到了入圣境八重初期,则能够更往前一大步,距离剑痕尽头为两万米,又以千米之距离为一关卡。

到了入圣境九重初期,又能往前跨出一大步,与剑痕尽头的距离为一万米。

寒山剑君赵翎羽一路前行,早已经跨入两万米之内,不断往前,展现出惊人的能力。

这距离标准所针对的是普通的修炼者,至于那些天骄绝世天骄们,则不受此限制,往往会更加突出。

如寒山剑君赵翎羽,其修为是入圣境八重初期,但已经将不少入圣境八重后期都抛在身后,不断往前。

踏入入圣境八重巅峰的距离方才停住脚步,这里,距离剑痕尽头有一万七千米。

赵翎羽还可以继续往前,只是他并不想如此,而是打算在此先参悟一番,由浅入深,有所领悟之后,再继续往前迈进,如此,才能够更好的参悟出其中的奥妙,令得自己的剑道根基更加扎实。

越是往前,越是接近万裂剑痕,所承受的锋芒和阴寒就越是强烈,但同样的,参悟效果也会越好。

能以入圣境八重初期的修为,抵达入圣境八重巅峰才能够达到的距离,十分惊人。

但,一道白袍黑剑的身影,却依然不断前行。

一万八千米!

距离寒山剑君赵翎羽相距一千米。

只是,此人的修为,却是入圣境七重,哪怕是入圣境七重极限,但能够踏入入圣境八重的领域,十分惊人。

毕竟修为一大重的差距十分明显。

“天啊,竟然踏入了入圣境八重巅峰的层次。”

“此人到底是谁?”

“黑白剑君真的有这么强吗?”

当陈宗的脚步与寒山剑君齐平时,寒山剑君双眸泛着凌厉至极的精芒,凌空凝视而至,仿佛要将刺穿似的,看透其一切秘密。

“你不是黑白剑君?”寒山剑君开口,声音泛着一丝山风吹拂般的寒意:“你是何人?”

虽然寒山剑君不曾见过黑白剑君,却听说过这个后起之秀,毕竟是引爆六彩天花的绝世天骄。

自己,也引爆了六彩天花,自信不会逊色于那黑白剑君。

以入圣境七重极限的修为,却能够与自己持平,这等天资,哪怕是六彩封王碑排名靠前的绝世天骄,也很难以做到吧,除非是掌握了什么秘宝。

凭着自身的本领,少说,也能引爆七彩天花。

只是,此人很面生,莫非不是上元界的修炼者?

随着寒山剑君开口,一道道锐利的目光纷纷落在陈宗脸上,带着好奇,似乎也要将之看透似的。

但陈宗却没有理会寒山剑君,仿佛没有听到其问话似的。

陈宗没有听到吗?

当然有。

声音这么大,陈宗又并非耳聋之辈,自然听到了,还听得清清楚楚,但,寒山剑君开口问话的语气十分犀利,更蕴含着一种质问,并不友善。

不友善者,陈宗素来不喜理会,若是为敌,当持剑斩之。

自己问话,对方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直接无视,这叫寒山剑君顿时眉毛一竖,仿佛剑锋出鞘般的,双眸绽射出无比锐利光芒,隐含怒意,仿佛要破空穿透陈宗一般。

自己,乃是堂堂寒山剑君,一剑在手,曾杀过入圣境九重的强者,尽管只是寻常的入圣境九重初期,但那也是一尊强者额。

凭着自身是名列于上元天剑榜上的剑道强者,有天赋有实力有身份有地位,自己主动问话,竟然被无视。

竖子安敢如此狂妄!

怒意,自内心深处弥漫,一丝丝恐怖的剑意自体内散发而出,席卷八方,寒意随之弥漫开去,如冰冷山风的咆哮嘶吼。

惊人的寒山剑意混合着炽烈无比的杀机,仿佛一座万古火山直欲喷发似的,爆发出恐怖至极的一击,腰间的长剑微微颤动不已,似乎按捺不住要出鞘见血。

这一丝锐利至极的杀机直接透过长空,落在陈宗身上,但陈宗,却似乎没有半分觉察似的。

固然,这等杀机之强横,足以叫寻常的入圣境九重初期感到心寒,却难以撼动陈宗的心神。

寒山剑君固然是引爆六彩天花的绝世天骄,但与引爆七彩天花的凌天剑王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六彩与七彩,相差一彩,却也是极大的差距。

一万六千米!

这,却是入圣境八重极限的层次。

区区一个入圣境七重极限的修为,却能够踏入入圣境八重极限的层次,当真是叫人无比震惊。

眼看陈宗竟然踏入一万六千米的距离,寒山剑君赵翎羽的神色愈发冷厉,旋即,那强横气息爆发之下,整个人仿佛一道寒山般的剑光撕裂长空而出,速度惊人。

只是眨眼,寒山剑君便越过千米,抵达一万六千米之处,那是入圣境八重极限所能够达到的层次。

“真不愧是天剑榜上名列第八十九的强者。”

顿时,便有人惊叹不已。

寒山剑君追上来与自己持平,陈宗也没有理会,也不曾停下脚步。

入圣境八重极限的层次,并非自己的极限所在,还可以更往前而去。

那,就是一万米的距离,是属于入圣境九重初期的层次。

看着陈宗竟然再次迈步往前,寒山剑君的面色再次一变。

“哗众取宠!”寒山剑君赵翎羽低声道,却传遍四周,落入方圆数千米内众人的耳中。

顿时就有不少人面带嘲讽,要看陈宗如何出丑,但也有人神色肃然凝视着,丝毫都不敢小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