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剑帝东来(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裂缝数万米之长,数十米之宽,五千米之深,每一块岩石都光滑如镜,寸草不生,笼罩着强烈至极的剑气波动。

空气当中,每一寸都充斥着惊人至极的剑气波动,仿佛能撕裂一切。

陈宗迈步行走,看起来似乎游离不定似的,实则是凭着第一重的幽觉黑瞳在看着剑气走向,仔细去感受。

这里的剑气波动,的确是之前那千米裂缝的十倍以上,但一番参悟下来,陈宗却觉得,对自己的帮助并不强,微乎其微,概因为自己的剑道境界颇高的缘故。

约莫片刻后,陈宗再度御空飞起,离开这一道裂缝。

不够!

残留的剑道气息还是不够。

第一重幽觉黑瞳凝视横扫而过,一缕缕的锋芒气息往一处方向不断弥漫开去,仿佛是一个源头。

陈宗心头微微一动,天风无相身法施展到极致,心之域也笼罩千米方圆,能更好的发现随时随地可能出现的空间裂缝。

循着剑气散发出的源头不断而去,越是往前,那剑气的波动就越是明显。

眼角余光,也瞥见山体当中所出现的裂缝,一道道,似乎毫不规律似的。

蓦然,福临心至般的,陈宗身形一顿,双眸内的幽暗光芒愈发深邃,凝视着下方。

一道道裂缝,纵横交错散落,短则数百米,长则上万米,密密麻麻,仿佛山岳的疤痕,触目惊心。

只见陈宗浑身微微一震,一丝丝锋锐到极致的气息随之迸发开去,沉夜剑出鞘,漆黑的剑光却仿佛划过黑暗的一抹晨曦般,弥漫出开天辟地的韵味。

斩!

剑刃挥击,剑光瞬息斩落,漆黑的光芒将虚空撕裂,带着无以伦比的威势杀落。

霎时,那漆黑剑光仿佛崩碎炸散似的,化为一道道的剑气当空斩落。

霎时,一道道漆黑剑光斩入山体诸多裂缝当中,似乎与之契合。

一剑接着一剑挥斩,漆黑剑气不断斩落,渐渐的,有一种玄妙的轨迹弥漫而出。

仿佛,陈宗在重现上古时代剑道至强者那斩裂山体的一剑,只是在威力上,有着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连续几剑挥斩,陈宗若有所得,却又似乎缺少了什么,似乎是一个核心一个契机。

好像有所收获,却又没有收获的感觉。

陈宗知道,自己并非没有收获,只是那收获并没有直接体现出来,化为一种积累沉淀下来,厚积薄发。

循着虚空之中的剑道痕迹,陈宗继续往前而去。

气息,愈发浓烈,轨迹,愈发清晰。

渐渐的,陈宗看到了一道漆黑深邃的裂痕。

那裂痕,就像是大地疤痕似的横贯而过,似乎将这一座山岳一分为二似的,直叫陈宗震惊无比。

那一道裂痕,不是数万米,而是绵延数十万米之长,有数百米之宽,深不知几何。

强烈至极的剑道气息波动不断从其中震荡而出,时而如极光破空激射而过,时而如风暴席卷浩荡虚空,时而似狂澜潮涌汹涌澎湃,时而如长河大江之水浩荡奔腾不息不休。

旋即,那剑气又仿佛化为飞禽震荡双翼,飞掠长空,又仿佛化为走兽迈动四肢,奔腾大地。

异象纷呈,玄妙无方。

当那异象弥漫到远处时,方才消散,化为一缕缕剑气随风飘远。

陈宗双眸精芒闪烁连连。

果真是一处绝佳的剑道参悟之地,还不曾进入其中,便能感觉到无数的玄妙,若是进入其中,这玄妙只会更加浓郁强烈。

远处,几道剑光飞掠而过,速度惊人锋锐无匹,仿佛天剑横空般的,从陈宗不远处一掠而过,如一道道的流星般迅速往裂缝底下坠落。

陈宗还听到他们的交谈声音,结合自己的了解,推断出不少信息。

原来,这一道巨大的裂缝,名为万裂剑痕,乃是万裂山当中一道最大的剑痕,也被称之为主剑痕,据传,是上古时代一尊名为万裂剑圣的大圣境至强者全力一剑所劈斩出来的。

玄元界对上元界的记载相对有限,毕竟不是本界再加上年代久远,陈宗又不是非常刻意去查阅典籍,因为只是要路过上元界而已,太玄界才是目的地,故而陈宗对上元界的了解,并不多,很片面。

万裂山属于上元界,身为上元界的修炼者,对其了解当会更深更详细。

万裂山之所以叫万裂山,并不仅仅是陈宗所了解到的,山体当中有数千上万条裂缝而得名,更主要的是,上古时代,一尊大圣境的剑道至强者万裂剑圣曾经在这里狙击过虚空邪魔大军,斩杀虚空邪魔无数,更是将一尊虚空邪魔的神级强者击杀于此地。

但为了击杀那一尊神级虚空邪魔,万裂剑圣是燃烧己身的精气神,方才发出至强一剑将之斩杀,并留下这一道数十万米长的巨大裂缝。

此后,万裂剑圣也随之陨落。

这万裂剑痕,乃是上古时代万裂剑圣燃烧精气神、燃烧一身精血和灵魂所发出的至强巅峰一剑所劈开的,有着其惊人至极的意志烙印在其中,亘古长存,不朽不灭一般。

每时每刻,都会有上元界的剑道高手从远处前来,进入万裂剑痕当中,去参观这一道自上古留下来的惊世奇迹,同时,也去参悟其中万裂剑圣毕生一剑所留下的烙印和剑道意志,印证自身。

不少剑道高手时常有所得,在剑道上更一步的精进如斯,声名远播。

若是想要见识一些剑道强者,也可以来此地。

陈宗身形一动,开始下坠。

无尽的剑气仿佛化为风暴咆哮飓风肆虐般的,仿佛要将陈宗撕碎。

这等威能,寻常的入圣境五重全力而为都会抵御得无比艰难,至少要有寻常入圣境六重的实力,才能够完全抵御住。

单单是这等剑气,就足以将入圣境中期以下者阻拦在外,让他们难以踏入其中,除非有什么防御秘宝,方才可以抵御剑气的侵袭。

剑气化为风暴肆虐,又仿佛雷火交织,虽然强横至极,但对陈宗而言却不算什么。

不论是入圣境七重极限的练气修为还是混天境八重中期的炼体修为,所带来的力量,都让陈宗可以轻易的抵御住。

无数的剑气风暴冲击在陈宗身上,仿佛要将陈宗的身躯击碎撕裂一样,却纷纷破碎开去。

下坠!

不断下坠!

那剑气风暴的威能,也随之不断提升,寻常的入圣境六重全力催动,也会很勉强,唯有入圣境后期强者才能够从容应对。

万米!

这一道横贯万裂山,仿佛将万裂山一分为二的数十万米的巨大裂缝,足足有万米之深。

要知道,一剑斩落,劈开山岳,越是往下力量就会不断消耗,造成的裂痕就会越慢越小,最终当力量耗尽后,便会无力溃散。

三千米和一万米,看似相差两三倍,但所需要的力量却相差不止百倍,甚至是数百倍的差距,乃至千倍以上的差距,惊人至极。

万米之深,感觉就像是进入地底深处似的,当双足踏地时,陈宗便能够感觉到坚硬和冰寒。

无比的坚硬,十分吓人,陈宗稍微跺脚尝试,便发现,这地面的硬度,堪比一品圣器。

换言之,寻常的入圣境初期出手,都难以给这里造成什么破坏。

至于超凡境层次的话,直接就会被力量反震死亡,当然,超凡境根本就不可能踏入这里,没有强大的防御秘宝,哪怕是入圣境初期也无法踏入这里。

其冰寒的气息,则是自上古时代残留下来的。

毕竟,万裂剑圣尽毕生一剑,斩杀的是神级虚空邪魔,那神级虚空邪魔的气息也随之烙印下来,残留于此地当中,弥漫开去,令得四处阴寒冰冷一片。

陈宗看到前方,有一道道身影正迈步前行,有的速度较快,有的速度较慢,似乎都迎着风雪般的剑气风暴不断迈步踏足。

陈宗也随之迈开脚步,迅速往前踏出。

一步一步,仔细的感觉坚硬地面的气息变化。

阴寒!

冰冷!

锋锐!

种种气息在交织,仔细的感受下,陈宗觉得,那锋锐气息与阴冷气息,似乎在不断的碰撞、撕杀。

就好像是在延续着上古时代剑道至强者万裂剑圣与虚空邪魔神级强者之间的一战似的,从上古延续至今,又将无止境的延续下去,不知道会延续到何年何月。

或许,永无止尽。

眨眼,陈宗就前行数千米,却还是看不到尽头。

这一道裂缝,似乎没有尽头似的。

当然,不可能没有尽头,只是很远,陈宗也敏锐的捕捉到,越是往前,其锋锐气息和阴寒气息就越是浓郁,不过区区几千米的变化很细微,若非陈宗的感知无比敏锐,也难以发现。

陈宗也发现,一个个迈步前行着,神色肃然,双眸泛着凌厉精芒,俨然是一副朝圣的模样。

对于许多练剑者而言,万裂剑痕,的确是一处剑道圣地。

因此,他们来到这里参悟,便与朝圣无异。

哪怕是再不正经的人,来到这里,也会受到其气息的影响,变得庄严肃穆。

当然,心志越是强韧者所受到的影响就越小。

但这里可是万裂剑圣斩杀神级虚空邪魔之地,挽救无数生灵于危难之中,来到这里的人,内心都会带着一丝的敬仰。

渐渐的,陈宗那锐利至极的双眸,看到了一丝轮廓,似乎是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