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剑王与剑帝(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剑光凌空,高高在上,仿佛神明挥剑斩落,击沉大地屠戮苍生。

凌天剑王一剑随身,紧随那一道剑光之后,悍然杀至,他很清楚,单凭那一剑,不足以击败对方。

剑光凌厉无匹,仿佛暴雨天袭,又似乎天瀑坠落沧海倒灌,狂暴无匹,凶猛无铸。

陈宗双眸精芒如冷电横空,剑意发乎于心,一剑,仿佛自心而起,以手而出,以剑为止。

剑光破空,似乎一道银色神辉般的划过,光芒璀璨耀眼夺目。

连环!

无极!

无限!

三剑被陈宗施展到极致,玄妙无比。

削弱对方的攻击,技艺精湛绝伦,灵巧多变,一往无前,披荆斩棘。

太初剑元功的特性之下,让陈宗的每一剑都能够破开对方的攻击。

一剑飞光,极速杀掠而至,陈宗击碎重重剑光后,再次逼近凌天剑王,极锋剑骤然闪耀起惊人至极的神辉,仿佛一轮烈阳猛然爆发出万丈强光般的。

灵武之力……爆发!

一瞬间,陈宗的练气力量从入圣境七重巅峰飙升至入圣境八重巅峰,基础力量大幅度增强,一剑斩落,那剑光炽烈到极致,威能也是强横到极致。

并且,这暴增的力量也完全在陈宗的掌控之中,因为神念极强。

凌天剑王面色骤然大变,对方这一剑当中所蕴含的威能,瞬间暴涨许多,愈发的可怕,一股强烈的危机自内心深处弥漫涌动。

催动!

一丝丝的金芒骤然从身躯之中,从脏腑、筋骨、肌肉之中涌现,仿佛无形神笔在身躯皮膜上勾勒,神纹交织弥漫,化为一副无比玄妙无比复杂的图案,遍布全身。

这熟悉的一幕和气息波动,顿时叫陈宗知道,凌天剑王也掌握了不破金身。

金光耀眼璀璨无比,弥漫开去,让凌天剑王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尊金色神明似的,防御力大增。

一切力量也随之爆发而出,挥剑斩杀而至,展现出极其凶悍的一面。

双剑碰撞,激荡出最可怕的声势,撕裂粉碎一切,惊人的剑气破碎虚空般的,辉辉煌煌,亘古横扫。

凌天剑王的身躯顿时一颤,只感觉对方的剑上传来一股沛然莫御的恐怖力量,仿佛太古荒兽的正面冲锋一般,令得凌天剑一颤,握剑的双臂也随之抖动,胸口发闷,身上的金光闪烁不已,仿佛风中残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不破金身的能力固然很强,但也与自身息息相关。

如陈宗,炼体修为达到混天境八重中期,施展不破金身后,当能掌握高出一个层次的惊人防御力,达到混天境九重中期的层次,愈发惊人。

但凌天剑王并未炼体,只是凭着至圣金身果将体魄强度提升起来,再加上以往不经意中的一些积累和太古荒兽血液的淬炼,达到相当于混天境五重的层次。

施展不破金身,也不过是令防御力达到混天境六重而已。

不破金身也是有着力量承受上下,这一剑的碰撞,几乎要达到不破金身的承受极限。

若非凌天剑王的练气修为远胜于陈宗的话,这一剑之下他已经被击溃。

退退退!

哪怕是凌天剑王不想退也不行,这一剑的冲击力十分强横。

后退的同时,凌天剑王也将那可怕的冲击力不断引导卸掉,令得脚下寸寸崩裂。

陈宗却猛然一冲,一剑再度挥斩而出。

强横无匹的一剑,凶猛无比,仿佛能将天地劈开。

凌天剑王双足一顿,仿佛落地生根般,周身弥漫出无比惊人的气息,一剑再度斩杀而出。

身为一代惊采绝艳的剑王,乃是陈宗的前辈,面对一个晚辈挥剑,绝对不能退。

这是尊严!

斩!

双剑再度碰撞,一股可怕至极的力量又一次迸发开去,撕裂八方。

这一剑,陈宗却只是一接触后,立刻弹起,再度斩落,仿佛风中劲竹的柔韧凌厉一剑。

第二剑!

第三剑!

第四剑!

陈宗一剑又一剑斩落,每一剑都将野蛮和凶悍和凌厉诠释得淋漓尽致。

剑剑斩落,威力强横无边,凌天剑王一次次硬抗承受,不破金身闪烁不止,顿时,金芒破碎。

整个人再也难以承受其强横的威能,仿佛被太古荒兽凶猛冲撞似的,倒飞而出,一口鲜血禁不住喷吐而出。

斩!

极锋剑挥动,一道道可怕的剑光撕裂长空轰杀而出。

轰轰轰!

凌天剑王不得不挥剑抵御,却被不断的击退,倒飞越远。

尽管受创,但凌天剑王却没有半分认输的意思,其眼眸似乎燃烧着炽烈至极的不屈火焰。

闯荡大荒时,凌天剑王也曾遭遇过强横的大荒天骄,差点被其镇压,但在不屈不饶的斗志之下,最终磨练自身,反败为胜。

今日,也当如此。

凌天剑王双眸内的火焰炽烈到极致,凌天剑上,似乎也有虚无的火焰燃烧,弥漫出恐怖的剑意气息。

那剑意气息不断提升,仿佛攀登无尽超越极限般的,剑下虚空隐隐浮现出一缕缕如发丝般的黑色细痕,弥漫出骇人气机。

陈宗神色凝重,却又有几分激动。

显然,凌天剑王要施展出强横至极的杀招,很可能,是临近极境的一击。

身为一代顶尖的绝世天骄,几乎横扫同辈的强横存在,又比自己多修炼了一百多年,能掌握临近极境的一剑,也在情理之中。

期待!

陈宗期待凌天剑王这一剑,也正如此,让凌天剑王得到了施展此剑的时机。

一身力量在刹那贯入剑身之中,剑意道韵愈发浓烈,宛如流水流淌循环一般,弥漫出惊人的玄妙波动。

骤然,剑气直冲九霄,仿佛惊碎天穹般的,四周的光线也变得黯淡,以惊人的速度闪电般的蔓延开去,覆盖方圆万米。

惊人至极的杀机凌驾于众生之上,仿佛高高在上的神明俯瞰,顿时叫四周众人心头一颤,不可抗拒的弥漫出一丝丝的惶恐和心悸。

陈宗心头凝重之余,那期待和激动的心绪,愈发强烈。

蓦然,眼皮似乎不受控制的微微一颤,眼瞳在刹那似乎失效,什么也看不到,再恢复时,便有一道可怕到极致的金色剑光破空杀至。

那剑光看似很短,却又无比漫长,仿佛将天地充斥,将八方横贯,自亘古杀至,穿透时空一般。

极致的一剑!

玄妙至极的一剑!

一剑杀出,便可以感觉到凌天剑王的精气神在刹那跌落,这一剑,是在受创之身下施展出来的,对自身的影响更大,其眼神也变得有些黯淡无光。

凌天剑王施展出至强一剑的刹那,陈宗也举起极锋剑,周身有无尽的剑气、剑光、剑芒喷涌,如霞光万道,耀眼璀璨绝伦,随着剑高高举起,而迅速的往剑身汇聚而去。

面对凌天剑王这强横至极临近极境的一剑,陈宗也毫不犹豫的拿出真正的实力。

天地一线!

尽管这一剑,只是初创不久,还不够圆满,却已经具备惊人的威力。

一剑杀出,剑光如丝线般的撕裂长空,无声无息,在太初剑元功的特性之下,更是被提升到极致。

天地之间,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抵御此剑。

所有人的目光,俱都被吸引。

那剑光中纵然如丝一般的纤细,其光芒,却仿佛烈阳般的耀眼夺目。

凌天剑王有些疲惫的眼眸之中,更是弥漫出难以言喻的惊悚。

临近极境的一剑!

对方还很年轻吧。

竟然已经掌握这等绝招。

要知道,自己为了掌握此剑,可是在大荒当中闯荡数十年,激战无数次,历经多次生死最终才自创掌握而出。

剑帝!

这就是引爆九彩天花,被封王塔和天地意志认可,赋予剑帝封号的绝代妖孽吗。

自己与之相比,果然有着极大的差距啊。

相差一百多年的修炼,对方却完全不逊色于自己。

心神,在刹那微微动摇。

临近极境的一剑,在刹那碰撞。

凌天剑王的凌天伐生剑与陈宗的天地一线,瞬息接触,两道可怕至极的剑光,齐齐一颤,天地虚空仿佛被禁锢似的,化为一副画卷,似乎烙印在每个人的神魂之中。

那剑光,璀璨到极致,似乎两条真龙盘踞真空一般,仿佛隽永。

这画面,维持不到一息的瞬间便破碎开去,两道剑光齐齐一颤,似乎发出惊人之极的尖锐声势,撕裂八方,双双爆碎。

虽然都是临近极境的一剑,但凌天剑王掌握的时间更长,也更加完善,其威力,要胜过天地一线。

但陈宗这一剑却也不弱,力量强横,一时间并未逊色多少,双双溃散。

残余的剑气激荡八方,仿佛洪流奔涌,冲垮当世一切。

陈宗和凌天剑王齐齐受到冲击,各自抵御。

陈宗炼体强横,完全抵御住,而凌天剑王却显得有些狼狈,多少受到创伤。

纵如此,凌天剑王略带疲惫的眼眸,也带着强烈的不甘。

意志不屈!

旋即,凌天剑王转身,化为一道剑光飞速遁走。

此战,无法继续下去,因为他自知,根本就无法击败对方,再战斗,说不定会被击败。

那么,此战到此结束,来日,当自己更强大之后,再来与对方一战,将对方击败。

不认输!

不服输!

这就是凌天剑王,也是凌天剑意的奥妙。

一往无前,击破困难和一切障碍,击败一切强敌,凌驾于一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