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剑皇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永夜殿中,王座之上。

永夜魔主的双眸布满黑暗,黑得深邃,将眼白统统都占据,凝视着陈宗,让陈宗神色凝重。

败了!

自己,竟然又被一个后辈击败,还是用剑的后辈。

怒!

暴怒!

但败了,就是败了,以封王塔的规则,自己是不能再出手了,只能将怒意压在心底。

陈宗深吸一口气,收回目光,迈开脚步,往下一殿走去。

这永夜魔主的确是惊采绝艳,远胜于之前众绝代妖孽,此战,打得十分艰难。

第十三殿——剑皇殿!

坐镇者,乃是比灵武帝晚一个时代的绝代妖孽——封号剑皇。

以剑皇二字为封号,没有其他的前缀,足以说明此人在剑道上的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完全得到封王塔的认可。

剑皇!

剑中之皇者,其剑,又该有何等风采?

一瞬间,陈宗调整心态,无所畏惧,又饱含期待,踏入第十三殿的门户内。

这一步,就仿佛两个世界。

剑皇殿!

灵武帝宫内十四殿堂,每一座殿堂看起来差不多,差别只在于色泽和光线。

剑皇殿的光线明亮透彻,所有的物品似乎都有一丝丝的金芒在流动,弥漫出无比惊人的锋芒,似乎是剑气。

陈宗双眸顿时收缩如针,凝视前方。

那一座身穿淡金色长袍,坐在王座上的青年,正闭目养神,但其身躯背脊挺直如剑身一般,直指殿堂穹顶,无穷无尽的剑气鎏金,以其王座为中心,往四面八方辐射,覆盖一切,覆盖整座殿堂。

霎时,王座上青年闭合的眼眸骤然睁开,仿佛剑芒贯穿虚空般的,似乎要将陈宗刺穿,这等锋锐,叫陈宗心惊不已。

但陈宗毫不畏惧的与之对视,心剑道意的气息弥漫。

目光如剑,眼瞳似芒,于虚空之中接触、碰撞,仿佛双剑交击一般,迸发无数的无形火花。

“你也练剑。”似乎是在询问,但又充满肯定。

剑皇,乃是剑道造诣极其高明,已经被封王塔完全认可,并且赋予剑皇封号,其剑道剑法造诣自然不必多说。

因此,与陈宗的目光一次对视,便知道,此人的剑道造诣十分高明,绝对是剑修。

是剑修,还能够击败永夜魔主走到自己面前,已经让剑皇心绪微微波动,生出战意。

从自己登临九彩封王碑第二至今,已经过去了无数年,一直在剑皇殿内,从未有后来者走到自己面前。

孤单!

寂寞!

现在,终于有人能够击败永夜魔主,走到自己面前,还是一尊剑修。

一瞬间,可怕至极的剑意冲天而起,仿佛要贯穿击碎剑皇殿穹顶一般,浩浩荡荡、煌煌烈烈。

感受到这一股可怕的强横的剑意,陈宗便知道,为何此人会被冠以剑皇的封号。

那剑意,堂堂正正、煌煌烈烈,如正阳当空普照,似皇者君临天下。

心剑道意也在刹那释放而出,与之抗衡。

陈宗的心剑道意,发乎于心,更显得飘渺难寻,却立意高远,与剑皇的剑意截然不同。

两道不通过的剑意互相冲击,可怕的锋锐,激荡在剑皇殿内。

“你我皆练剑,不如,以剑道论高低。”剑皇起身,那堂堂皇皇的剑意似乎更强,其声音宛如皇者号令天下一般,浩浩荡荡传至。

不比修为,不比秘法,不谈其他,只论剑道。

以剑争锋,以剑道论高低。

陈宗甚是合意。

“请!”陈宗行剑礼。

“请!”剑皇行剑礼。

旋即,陈宗凝视前方,锁定剑皇,迈出脚步,一步一步接近,一身气势也随之不断提聚、凝练,一丝丝的剑气随之弥漫在周身。

那不是圣力激发出的剑气,而是剑意渲染之下,令得四周的空气仿佛被开锋一样,变成了剑气。

剑气森然!

剑皇的剑意之下,四周的空气也同样被转化为剑气。

陈宗心剑道意的转化,是发乎于心,有一种行云流水顺其自然的转化,而剑皇皇天剑意的转化,则是如皇者君临大地万灵臣服的转化。

因此,其剑气的气息,也既然不同。

九转!

陈宗的心剑道意是九转,剑皇的心剑道意,也是九转,并且,都是顶阶道意。

两人的剑,还都在鞘中,相隔数百米,看似都没有动手,但其剑意,却已经屡次交锋。

剑意控制下,剑气激射而出,不断碰撞、溃散,一阵阵可怕的爆裂声不断响起。

这,是属于绝代妖孽剑修之间的交锋。

身不动,心意动,剑气行。

但剑意的交锋,却是势均力敌。

剑皇的皇天剑意堂堂正正煌煌烈烈,直接压迫而至,要万灵臣服,而陈宗的心剑道意发乎于心,飘忽难寻难以把握捉摸不定。

似乎很有默契,两束剑光在刹那喷射而出。

人剑合一般的,瞬息越过数百米,双剑交击。

两人都如约定一般,没有动用练气修炼,而剑皇,并未炼体,陈宗自然也不会动用炼体修为,只以同样的力量来御剑。

剑法!

剑意!

如此而已。

这,是属于纯粹剑修之间的较量。

只是刹那,两人便出剑数百次,交锋数百次,剑光溢满八方,剑气激荡,无数星火如炽。

陈宗所施展的是基础剑法,而剑皇所施展的,同样是基础剑法。

基础剑法,剑招剑式基本就是那些,差别只在于掌握程度和应用技巧。

普通的剑修,基础剑法根基一般,应用起来,中规中矩。

高明的剑修,基础剑法根基无比扎实,应用起来,如龙在天,变幻莫测,威力不可描述。

陈宗与剑皇两人,基础剑法都无比扎实,早已经达到了惊人的高深地步,以两人的实力,哪怕只是以基础剑法来对敌,也足以轻易斩杀寻常同等修为之人。

剑法看似简单,实则有着惊人的奥妙。

这是见猎心喜。

每一剑,都是近身搏杀,凶险之极。

剑皇很是惊讶,此人的基础剑法,竟然丝毫都不逊色于自己,交锋之间,更是风格迥异,精湛绝伦,而陈宗也从剑皇的基础剑法当中,窥得与自己不同的奥妙,借鉴学习。

心剑道意,发乎于心,心动则意动,意动则剑至。

心若变,剑亦变。

因此,心剑道意充满了无限可能,让陈宗的剑法也同样充满了无限可能,以此,铸就无限无极连环剑,能不断的汲取万家奥秘而至圆满。

剑皇的剑法顿时一变,每一剑都渲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芒,每一剑的威力也直线飙升,每一剑看似简简单单,直取中宫,却又威能惊人,叫人无法闪避。

似乎皇者号令,不得不从,直攻心神。

若是换成他人,只怕会受到影响,无形当中致使实力削弱,但陈宗不会,因为陈宗的剑意,乃是心剑道意,起于心意,对心意的淬炼,最是有效,也最有抵御之能。

剑皇已经展开一门近身搏杀的剑法,正是其青年时期集诸多剑法凝聚自身心血的大成之作:皇天浩土剑。

陈宗也展开无限无极连环剑。

自创剑法的对决,也是两人剑道的对决。

没有动用圣力,也没有动用其他的手段,剑法的破坏力似乎不是很强,但其实,融入剑意之下,还是十分的可怕十分惊人,杀伤力惊人。

不论是陈宗还是剑皇都不愿意被击中,那意味着受创。

而受创就会影响到自身实力的发挥。

这等近身搏杀,最是凶险,每一息都仿佛游走在生死边缘,也让陈宗和剑皇的精气神高度集中。

剑皇一剑杀至,那淡金色的光芒变得强烈,无比耀眼,照耀天地,惊人无比的剑光浩荡磅礴,恢弘大势,一剑正面杀至,却让陈宗生出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开的感觉,哪怕是闪避,也一样避不了,哪怕是远遁千里,也一样避不开。

既然无法避开,那就对抗。

连环!

瞬息之间,剑光无数,无穷无尽一般的杀出,密密麻麻层层叠叠,交错之间,仿佛编织为一片沼泽似的,令得剑皇正面轰杀而至的浩荡一剑顿时被不断的缠绕削弱,威力不断下降。

剑皇微微诧异。

方才那一剑,可是他极其强横的一招,正面轰杀,以力压人,竟然被如此化解,而这等化解方式,还真是十分奇妙,层层叠叠一点点的削弱。

第二剑随之杀出,这一剑,剑光愈发强盛刺眼,金芒耀世,恐怖至极,不仅充满了惊人的力量,其速度更是可怕,当那强横的力量与速度结合之时,便以简单的技艺,释放出可怕的威能,一举将连环剑光突破。

无极!

连消带打,愈发完善的无极一剑,顿时挡住了这一击。

“皇天浩土……天地我为皇!”剑皇一声低喝,君临天下的惊人威势顿时迸发而出,至强一剑,当空斩落,剑皇的身上,似乎出现了一尊巨人虚影,金光闪闪,如同天地皇者屹立当世。

这一剑,其威势无尽,恐怖至极,镇压而下,让陈宗心神情不自禁一颤,似乎要臣服在其面前,下跪俯首一般。

但陈宗的心神意志,可等强大,这等惊人的皇天威势,对陈宗的影响,要比其他人小很多,完全可以抵御住。

无限!

最为强横也最为精妙的一剑,在瞬息之间被陈宗施展而出,仿佛无数的剑光绽射,弥漫在天地之中,溢满剑皇殿,又于瞬息聚合为一道,破空杀出,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