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无限无极连环剑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虎威凶煞,气势惊天。

赤狱焰流剑颤动不已,陈宗手掌发麻,手臂筋骨微微酥软,双足将地面划开,划出两道长长的沟壑。

强!

方才那一击的威力实在是太强横了,感觉就像是被太古巨兽直接冲撞似的,若非自己身体足够强硬,并有着一身不俗的修为,早已经被轰击得筋骨断裂直接受重创。

一击击退陈宗,虎蛮烈再度出手,悍然杀至,就像是一匹恶虎般的卷起一阵魔风狂暴无比,虎爪惊天裂地,其中的荒劲凝聚,不断震动着,崩碎一切粉碎一切。

陈宗面色凝重。

化兽前的大荒天骄和化兽后的大荒天骄,截然不同。

就好像是从一只土狗变成了狼狗一样,战斗力飙升,更加强横也更加危险。

陈宗必须更慎重的对待。

虎爪连绵不绝,迅如疾风暴烈如火一般,每一击都将力量发挥到极致。

和之前一样,化兽之后的攻击也不算高明,在武学层次上,在陈宗眼中看来,只能算是粗糙,然而这种粗糙却大开大合狂暴刚强,所蕴含的力量增强了一倍左右,愈发惊人愈发霸道。

并且其中的力量,更带上了一种可怕的属性,仿佛能够崩碎一切的属性,使其威力更强。

大荒的巨荒兽武修炼体系与天元圣域的练气和炼体都不同,他们没有参悟道意,只修炼荒劲和融炼巨荒兽的兽魄为己用。

而巨荒兽,则是一种很可怕的存在,比妖兽还要强横的存在。

融炼巨荒兽的兽魄后,在施展化兽之后,便也掌握了巨荒兽的能力。

虎蛮烈所融炼的兽魄,来自于一种名为崩山巨金虎的巨荒兽,那是一种血脉不凡的巨荒兽,天赋强大,成年之后,其力量可以崩碎一切,山岳都无法抵御。

虎蛮烈如今完全炼化,融合其兽魄为己用,化兽之后,自然也掌握这种崩裂山岳般的可怕劲力。

当然,和真正的成年的崩山巨金虎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毕竟成年的崩山巨金虎可是能够达到相当于半步大圣级的层次。

饶是如此,虎蛮烈的实力也十分强横,在大荒天骄之中,位列前茅,否则也没有资格成为十个代表之一,前来参与天元圣域九界绝世天骄之间的争锋。

在虎蛮烈的虎爪强劲攻势下,陈宗节节败退。

化兽后的虎蛮烈一身实力很强,比那宫天刑更强横不少,一时间,陈宗只有招架之功,不断后退、卸力,难以找到反击的机会。

“交出荒玉。”虎蛮烈再度吼道,双爪狠狠击落,仿佛从天而落,恐怖至极的气势轰击,荒劲震荡崩碎一切。

轰!

陈宗施展出雷踏九重天第四步,险之又险的脱离,原地地面被瞬间崩碎,出现一道十米直径深达五米的深坑。

可怕无比的气息残留,兀自上涌,让陈宗面色愈发凝重。

那深坑,其实不算很大,自己也可以轰击出来,但有差别,心之域的笼罩下,陈宗能感觉到那深坑的土地是直接被崩碎的,而不是被炸开。

崩碎,直接化为粉齑一样的崩碎,近乎于消失,这就很可怕。

而天元圣域的修炼者要抗衡大荒武者,所依仗的最主要还是道意。

虎蛮烈的攻势太快,并且每一击都十分强横,陈宗纵然可以卸掉力量,也只是部分,无法完全卸掉。

如此一来,根本就难以抓住时机施展地火焚天和飓风摧城。

与宫天刑一战时,陈宗就面临了这种困境,虎蛮烈的实力比宫天刑更强,这种困境的感觉愈发明显。

陈宗自付,除非是将地火焚天和飓风摧城十成融合、彻底融合后,以此为引导,让飓风道意和地火道意能够做到真正的融合,届时,将会摆脱这种困境。

只是,地火焚天和飓风摧城这两招很强,融合程度达到八成之后,想要继续提升融合度,难度更大了许多,陈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十成融合。

而且十成融合后,还需要以此为引导,让地火道意和飓风道意融合起来。

难关重重!

交出上品天元宝玉,当然是不可能的事,唯有战。

雷踏九重天四步交替施展,陈宗的速度时慢时快,以此打出自己的节奏,抵御虎蛮烈的狂暴进攻。

虎蛮烈每一击威力都强横无匹,仿佛要倾尽一切似的,可怕至极,似乎倾尽全力一般,这种高强度的力量输出,时间一长,应该会气势削弱才对。

但虎蛮烈却看不出任何削弱的架势,似乎力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样。

这,也是大荒武者的一个特点,气脉悠长力量雄浑绵绵不绝。

“交出荒玉,我饶你不死。”虎蛮烈再次吼道,攻势似乎愈发狂暴。

陈宗没有理会,全心全意运剑,完全沉浸在剑法之中。

剑之道,至真至纯。

心之道,空透灵澈。

心剑之道,发乎于心止于剑,心真则剑锐、心纯则剑明。

足够的压力,让陈宗的灵魂潜力爆发,悟性也随之运转,以往不断的积累渐渐显现而出。

陈宗的剑,开始变得不同。

每一剑看似中规中矩,却又似乎蕴含了许多种变化在其中,随心随意。

剑之武的奥妙也被拆解,一一演化出其他的奥妙。

剑,是陈宗最早接触到的,也是陈宗致力追求的大道,在剑之一道上,陈宗诚心诚意尽心尽意。

厚积,方能薄发。

福临心至,一切杂念尽数消失,脑海当中,唯有剑光游离闪烁,仿佛龙蛇起舞、仿佛飞燕掠空、仿佛柳叶摇曳。

剑理至上!

轻、重、急、缓、刚、柔、强、弱……

每一剑都在变化,每一种变化都随心随意。

刺、斩、削、挑、撩……

种种基础剑法招式也随着施展应用。

灵感的火花激荡不已,一次次碰撞,演化出更多的玄妙来。

赤狱焰流剑似乎消失不见,唯有一抹赤色剑光如同彩带似又仿佛长鞭一样横扫八方,挡住虎蛮烈的每一击。

剑光变得绵绵不绝,仿佛无穷无尽,无限一样。

不仅是无限,而且每一剑都充满了变化,似乎无极。

无限!

无极!

连环!

不知不觉当中,领悟更加深入。

这似乎成了一门剑法,但又不是什么剑法,而是随心所欲无数的剑招随意组合,这一次是这么组合,下一次就会变成其他的组合,没有规律可循。

此剑连绵施展出来,顿时挡住了虎蛮烈的狂暴刚强攻势,渐渐不再后退,而是抵御时,剑由强的碰撞转为柔的引导,由斩的决然变成缠的交织,不知不觉引导、卸力、反击。

赤红色的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缕缕的丝线一样,绵绵不绝缭绕而过,配合压缩成百米的心之域,弥漫在陈宗的四周,仿佛无处不在一样。

虎蛮烈那狂暴的攻势优势顿时消失,尽管每一击的威力都强横无匹,却怎么也无法打破陈宗的剑法。

不破五尺的精义,再一次被陈宗应用起来,并且突破原本的极限。

陈宗完全沉浸在奥妙之中,忘乎所以,剑随着心意而舞动,感受力量的波动、感受一切的律动、感受剑的触觉和轨迹。

进退自如、环转如意。

虎蛮烈越战越是愤怒,因为他感觉,自己方才那种一往无前的攻势没有了,反而有种坠入泥潭的感觉,越是发力越是不受力,对方的剑明明刚强霸道杀至,却又在接触的瞬间变得绵柔,丝毫不受力一样,还引导着自己的攻势,化解于无形,并且牵制。

武学造诣不如陈宗的弊端渐渐显现出来。

愤怒!

暴怒!

达到了极致。

吼!

吼叫声蕴含惊人的愤怒,仿佛要轰碎天穹一般,一股更加可怕的气息陡然从虎蛮烈身上炸开。

大地震动,旋即崩碎,虎蛮烈那强壮无比的身躯悍然杀至。

双爪凶狠攻击,每一击都更加强横,连续轰出数十击却都被陈宗抵御住,以柔克刚刚柔并济。

骤然,身躯回旋,身后那一条长长的粗壮的尾巴猛然一甩,爆发出可怕至极的威力,似乎将空间击碎一样,让陈宗毛骨悚然。

但陈宗不徐不疾,步伐看似轻慢,却又迅疾无比,碎步连踩,一剑横空而去,剑身颤动,几种不同的劲道在剑身上交织迸发。

当剑身与虎尾接触的刹那,强横无比的一剑忽然一变,变得轻柔,仿佛失去了一切力量似的任由那虎尾轰击,又不会被击飞,而是带着强横的虎尾一击往前方往旁边偏移而去,令得这一击落空。

与此同时,陈宗的剑身一转,平贴着虎尾以惊人无比的速度,风驰电掣般的杀向虎蛮烈,欲一剑将之切开。

虎蛮烈的虎尾灵活无比,迅速一卷,再度横扫向陈宗,逼得陈宗不得不回剑自救。

继而,虎蛮烈转身,嘴巴张开,一团金红光芒凝聚,以最快的速度喷吐而出,带着可怕无比的力量,直接轰击陈宗。

这一道金红色的光团,似乎能击碎山岳一样,可怕至极。

陈宗毛骨悚然,感觉自己被锁定,似乎要被击碎一样,连忙迅速后退,一口剑挥舞得更加密不透风,环绕四周,化为无数的赤色光芒,仿佛丝线交织缠绕一样。

轰!

那一团金红色的光芒轰杀而至,直击那红色的剑光丝线所编制缠绕而成的网,顿时被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