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一命抵一命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死亡废墟战场。

枯木林!

一株株焦黑的树木屹立,土地,也同样是一片焦黑,寸草不生,了无生机,那仿佛是被灭世之火焚烧过后一样。

莽龙双臂鼓胀,肌肉凸起大筋涌动,宛如龙蛇起陆,弥漫出强横至极的气息波动,背后上,更有一尊环绕龙蟒的虚影虚空屹立,绽放出可怕至极的气魄波动。

全力出手,双拳如擂鼓天击,疯狂往前轰杀而出。

十拳!

百拳!

那恐怖至极的拳头,弥漫着一层雄浑霸道的混天力,仿佛要将前方的空间打碎打烂。

恐怖至极的拳劲带起的风暴肆虐八方,直接将数千米内的一切枯木都摧毁,化为灰飞消散。

雪刀神色冷厉,长刀出鞘,骤然划出一抹雪亮刀光,刀光惊世,寒意席卷,仿佛有无数的飞雪之影弥漫长空,所过之处,纷纷冻结。

鹰翼眼神锐利到极致,眼瞳之中,明亮无比,洞穿一切虚妄般的,遥遥凝视前方,三支箭矢搭在强弓上,锁定巨武分队的三个队员,等级最佳时机,便射出最凌厉的三箭。

鬼哭峡,阴风阵阵吹袭,吹过那狭窄之处时,便互相挤压,仿佛鬼哭一样,让人心悸不已。

寒冥枪长风飘扬,一枪,带起黑色的玄玄冥冥之意,贯穿长空而出,洞穿阵阵阴风。

铁壁一面巨盾在手,则为寒冥枪挡住一道道攻击,而疾影身形若隐若现,闪烁不休,游走在四周,时不时出手干扰,更在寻找机会,一击必杀。

巨武分队申请赌战,固然是对自身的实力有足够的自信,但,天戟分队的实力也不弱。

说到底,天赋都不差,而且都在努力的修炼,差距不会那么明显,胜负,不会那么容易分出。

熔岩地,天戟与巨武两人势均力敌,狂战不休。

因为这两人的修为最高实力最强,以至于他们四周数千米内,并无其他人,根本就无法插手,毕竟他们每一击的威力太强横了,仅仅是余波,便足以重伤到寻常的入圣境六重。

红烟与炎魔配合,抵御住穿云的箭矢袭击和炎山的攻击,一时间,也是难分高低。

另外一处,陈宗与楚中阳激战不休。

阵法之外,众人全部都看着,一清二楚。

“看样子要分出胜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一尊军将说道。

“确实如此,双方的实力,近乎势均力敌。”

众人修为高超,实力强大,眼光毒辣,自然可以看出一些情况来。

“那天痕楚中阳似乎落于下风了。”

“无生剑陈宗,悟性的确超凡。”

能参悟出四种道意,悟性当中是无比惊人,毕竟许多入圣境只是参悟掌握一种道意而已,想要掌握第二种,难度加强许多倍,已经是真正的绝世天骄才有望。

而掌握三种,那更加惊人,至于四种,难以想象。

当然,陈宗所掌握的四种道意,一种是高阶,三种为低阶,而楚中阳掌握的三种道意,一种为高阶,两种为中阶,要论谁高谁低,也难以有一个准确的定论。

陈宗剑法如有神助,每一剑都精妙到极致,每一招施展出来,恰到好处,不论是角度还是时机,都叫楚中阳无可奈何。

楚中阳施展出全力,方才抵御住。

基础道意武学,虽然基础,层次低端,威力也不算多强,但在陈宗剑下施展出来,却也十分可怕。

极心剑式!

一剑贯穿长空,威力惊怖万分。

楚中阳全力出手方才挡住这一剑,惊怒不已。

“玄王……”楚中阳爆发,功法全力催动,顿时,四面八方的天地元气汹涌澎湃,纷纷汇聚而至,完全不受众人控制。

陈宗瞳孔陡然收缩如针。

玄王惊世击!

楚中阳又要施展那一击了,而那一击,之前自己面对过,根本就难以抵御,甚至说无法抵御,若非神玄军主出手,只怕当时自己已经身受创伤。

现在,又要面临这一击,一种难以言喻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陈宗不是没有想过、研究过,只是,还没有找到什么有效的办法来抗衡这一招,除非,自己施展武学不需要用到天地元气。

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调动天地元气化为天地之力融入武学当中,威力就会下降好几成。

若自己的实力超出对方许多,当也无视,但现在是,自己的实力和楚中阳相比,并不占优势。

面对玄王惊世击,自己纵然全力爆发,也无法挡住。

该如何破解?

陈宗的思维急转,如闪电一般迅速。

元气滚滚,狂暴无比,纷纷汹涌而至,汇聚到楚中阳的双臂之中,变得温顺,犹如被驯服的恶虎一样,完全被楚中阳掌握,不断凝聚越来越可怕,散发出的气息波动也越来越恐怖。

“……惊世……”

随着楚中阳两个字从口中炸响,天地元气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凝聚。

恐怖!

无比恐怖!

比当日在神玄军营时更加恐怖。

那其中更因为熔岩地的关系,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炽热。

“玄王惊世诀实在是太强了。”

“那可是我们玄元王朝第一功法,无可相比。”

“是啊,其中的玄王惊世击更是霸道至极,无可匹敌。”

一尊尊军将强者感慨不已,没办法,有时候,功法的差距,足以致命。

“血凌,这一次,事实证明,天痕比无生剑更出色。”苍牙杀将的声音响起,面带笑意。

“未必。”血凌杀将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只是,他心中也无底,玄王惊世击太强。

楚中阳眼眸愈发炽烈,杀机如烈阳般的凝视着陈宗。

这一击,誓杀陈宗。

陈宗心头微微一沉,却没有畏惧。

大不了,就是一死。

将生死置之度外,剩下的,就是在生死之中激发出自身的潜力,让自己更加精进一步。

陈宗很清楚,修炼之路,争锋争的是一世,而不是一时。

一时的胜败不算什么,只要没有真正死去,那么,便有望更精进。

以平和的心态接受失败,再逆境之中爆发崛起逆流而上。

不论成功还是失败都是对自身的一种磨砺。

胜则不骄,败则不馁,至精至纯至刚至强,勇猛精进。

既然没有办法抵御,那么,便爆发自己的全力,极尽自己所有,来硬抗这一击,于死中求生。

轰!

第二十层大玄元诀全力运转,毫无保留的爆发出一切力量,天晶霸体也施展到极致,整个人的气息,弥漫天地。

心剑道意也同样被催动到极致,锋锐到极致,仿佛能刺穿一切,直迫心神,这种锋芒,叫楚中阳也感到心惊,更加坚定此次将陈宗击杀的决心。

此次击杀,虽然不是真正的杀死,但也可以进一步的培养自己的信心和凝练自己的气势。

“……击!”最后一个字响彻八方,楚中阳身躯悬空而起,双手之中凝聚的光芒,已然如一轮真阳般的浩荡。

轰!

灭世一样的真阳之光击落,四面八方,尽数化为真空,纷纷被镇压,陈宗无法呼吸。

交战的巨武和天戟也纷纷一顿,为这一击感到震惊。

太惊人了。

纵然楚中阳修为只有入圣境四重初期,但这一击,却可以威胁到寻常的入圣境六重,乃至于将之轰杀。

炎山!

炎魔!

红烟!

穿云!

这四人面色齐齐大变,他们感觉换成他们自己来面对这一击,就算是不死,也要受创。

尤其是红烟,修为还不到入圣境六重,估计是挡不住。

那一瞬间,玄王惊世击化为最恐怖的威力轰杀而至,粉碎真空一般,死寂的岩浆也似乎被牵引,纷纷冲天而起,瑰丽而又惊悚。

说时迟那时快,异变陡生。

红烟爆发出全速,化为一抹轻烟迅速弥漫而至,长鞭一抖,迸发出至强之力,仿佛由柔韧转为刚强极致,猛然轰杀而出。

倾尽全力!

出乎意料!

“红烟!”正调动全身力量的陈宗顿时大惊。

“当日你救我一次,这一次,便是我救你。”红烟的声音响起的刹那,极尽全力的一鞭也与玄王惊世击碰撞。

红烟虽然是入圣境五重的修为,但本身实力也不弱,全部爆发出来,足以达到寻常入圣境六重的层次。

惊天动地大碰撞,瞬间爆炸开去,恐怖至极的力量侵袭四面八方,轰鸣声浩浩荡荡,宛如石破天惊一样。

红烟的实力固然不弱,但玄王惊世击的威力,似乎更加恐怖。

在那一击之下,红烟顿时吐血不止,身上一阵阵光芒闪烁不休,似乎要灭掉似的。

那是阵膜的力量,若是光芒灭掉,则表示红烟此次死亡。

好在,红烟实力足够强,险之又险的抗住了。

但此时此刻,一道可怕至极的光芒瞬间绽射而出,穿透虚空般的射杀而至,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刹那,将红烟贯穿。

箭!

那是一只利箭,是穿云射杀而出的利箭。

一瞬间,被贯穿的红烟化为一道光芒消失不见。

“死!”陈宗全力爆发,速度快到极致,如一道裂空雷芒似的杀出。

无生剑式!

而施展出玄王惊世击的楚中阳,则出现了极其短暂的回气时间,这一瞬即逝的时间内,楚中阳的反应和反抗之力最低,正好被陈宗抓住。

一剑绝空、斩灭生机、有死无生。

杀!

以你之命,来抵红烟一命,毫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