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剑压楚中阳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熔岩地,岩浆仿佛太阳光芒一样照耀八方,炽红明亮、耀眼夺目,更不断弥漫出惊人的炽热气息,无形的炽热气息如一阵热风一样的弥漫八方,让人感到浑身干燥、灼热,似乎要自内而外燃烧起来。

但众人并非寻常修炼者,哪怕在入圣境当中,也都能算得上是天才,纷纷抵御住这种炽热气息的影响,巍然不动。

身形如风拂掠而过,飞速奔行在熔岩地上,迅速往对面而去。

在这里,都被禁空,无法飞行。

不过众人都可以施展身法,速度一点也不慢。

如果继续前行没有遭遇到对方的话,那么便长驱直入,直接攻击对方的堡垒,将之击破,以此获胜。

不过事情没有那么理想化。

四个小黑点出现在对面,迅速变大迅速接近。

巨武分队的四个人。

巨武、炎山、穿云、天痕。

巨武所使用的,是一柄长柄古铜色战斧,抗在肩膀上,看起来十分霸道、惊人,脸上挂着一抹了然、仿佛掌握一切的笑意,目光霸道凝视而至:“天戟,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巨武很了解天戟,判断天戟会走这一条道路。

毕竟天戟分队谁是第一强谁是第二强,他都清楚。

雪刀和寒冥枪在熔岩地,估计无法将实力彻底发挥出来,因此,唯有天戟走这一条路。

并且,他也算准了,天戟定然会带上修为最弱的无生剑,甚至,会四个人为一组,这些,都在意料当中。

至于另外两人是谁,便不好确定,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在这里将天戟拦截住,进而分高低。

“那又如何。”天戟神色没有半分变化,巨武了解自己,会判断出自己的选择,那么反过来,自己何尝不了解对方,知道对方会如此做。

一切,都在互相意料当中。

天痕楚中阳凝视陈宗,眼眸内,一丝杀机凝聚旋转。

“队长,我要出手了。”炎山吼道,身躯强壮无比的他所使用的武器,是一口火红色重刀,弥漫出炽热的气息波动,仿佛与这熔岩地的灼热气息遥相呼应。

穿云双眸锐利到极致,凝视陈宗四人,一一扫过,有一种猎人看猎物的眼神,他就和鹰翼一样,使用长弓为武器,箭术高超。

“天戟,乖乖接受失败吧。”巨武大吼一声,旋即,长柄战斧猛然挥起,惊人的斧光仿佛将天空一分为二似的,那一斧重重斩落,瞬息迸发出无比惊人的力量,犹如开天辟地的一斧,势要斩杀天戟。

在外面,顶多就是切磋,不允许下重手,否则就是违反军规。

但在这里却没有这个顾虑,可以毫无保留的出手,尽情的战斗,就算是杀死对方也无事,毕竟不会真正死亡。

巨武出手的刹那,天戟也随之爆发力量,一杆大戟横空,猛然一转,带起飓风般的狂暴威能狠狠轰杀而出。

硬碰硬!

两人都是入圣境七重后期的修为,道意全部都是中阶道意,而且都参悟到五转,一出手,纵然不是全力,却也十分可怕,气势惊人。

四周的灼热气息顿时被搅动,卷起可怕的风暴,肆虐开去。

众人不得不退开,否则会被波及。

这一击碰撞,是天戟和巨武的碰撞,也是大戟和战斧的碰撞,可怕至极的声音响彻八方,金铁交鸣刺耳至极,仿佛金属雷霆在耳边炸响,空气寸寸崩裂。

“天戟,再接我一斧!”巨武猛然暴喝,声若雷霆炸响,滚滚震荡,音波重重,旋即,巨斧爆发出恐怖至极的光芒,古朴深邃,雄厚霸道。

斩!

“一百斧又如何!”天戟冷然一笑,声音穿金裂石,一戟横空杀出,如千军万马杀场纵横。

“给我死来。”炎山猛然一挥重刀,赤红火焰顿时在刀身上熊熊燃烧起来,横空一斩,仿佛斩断山岳般的杀至,直接杀向三人。

那刀光赤红,有十几米长,似乎要将前方三人都斩断焚烧为灰烬。

“要死的是你!”炎魔暴喝道,周身弥漫出惊人的炽热气息波动,似乎要燃烧起来一样,旋即一手挥出,赤红色的掌印连连不断,不断轰击。

十道!

二十道!

三十道!

每一道掌印都凝聚着可怕的炽热力量,轰杀而去,能击碎山岳。

瞬间,掌印上百道轰杀而出,击碎那一道十几米的刀光后,化为掌印长河奔腾不休炽热无比,轰向炎山与楚中阳。

穿云早已经施展身法后退,强弓入手,拉至满弦,惊人至极的利箭遥遥锁定炎山。

穿云手指一松,那箭矢化为一抹极光刺破长空,无物不破般的射杀而至,令炎山毛骨悚然,眉心突突连跳,整个人似乎要被贯穿一样,惊悚至极。

“交给我。”一道声音如轻烟拂动,传入炎山的耳中,让炎山安下心来。

是红烟,出手了。

一出手,长鞭如龙蛇起舞,身形似红雾弥漫,荡漾八方。

只见那长鞭幻化为无数丝线,层层叠叠般的环绕而出,似水波荡漾波及八方,纷纷缠绕,令得那贯穿天地般的箭矢速度慢慢下降,被炎魔一掌击飞。

穿云立刻开弓,射出第二箭。

楚中阳抬手,一指点出,顿时,火红色指劲高度凝聚,散发出岩浆一般的耀眼光芒,又弥漫出无比惊人的炽热气息,瞬息射杀而至,让陈宗面色凝重。

上一次交手,还是在玄元王朝地界内,当时,双方都刚突破到入圣境不久,当时的楚中阳所施展的武学,也是自创的道意融合武学。

但现在这一指却不是,而是纯粹的火之道意的一指,因为楚中阳也明白了现阶段,当以开发道意为主,而不是融合道意。

唯有将道意不断开发并且真正掌握应用自如时,再行融合,才是正道。

纵然不是道意融合,只是纯粹的火之道意,但这一指的威力却更加强横,而且,其火之道意并非低阶道意,而是中阶道意,还参悟到四转的地步,威力惊人至极。

在火之道意上,陈宗虽然也达到四转,但只是低阶道意,威能还有不小差距。

陈宗没有打算与楚中阳持久战,一剑杀出。

极心剑式!

这是三转心剑道意的一剑,极快无比,如流光破空,一剑起,发乎于心,出剑速度惊人至极。

这一剑,极快,快到极致,无以伦比。

并且,其力量无比凝聚。

楚中阳那一指在刹那被贯穿,剑光势如破竹杀向楚中阳,让楚中阳面色大变。

当论修为,楚中阳如今也是入圣境四重初期,和陈宗持平,但因为修炼功法的关系,陈宗在修为一道的威力上,却要逊色楚中阳一些。

毕竟大玄元诀无法和玄王惊世诀相比。

但这一剑,却让楚中阳有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整个人也要被贯穿一样。

高阶道意心剑道意达到三转,那威力,更加可怕。

“真阳绝杀!”低喝声中,楚中阳五指一握,掌心之中顿时有一抹光芒亮起,犹如一团小小的烈阳一样,散发出惊人的热意和高温。

真阳道意!

这是阳之道意的一种,乃是高阶道意,同样参悟到三转,其威能丝毫都不逊色于心剑道意。

轰!

那婴儿拳头大小的真阳光芒瞬间轰杀而出,绽射出无比强烈的光芒,照耀八方。

陈宗身形一闪,幻罗九变施展,八道身影交错,虚实难分真假难辨,一瞬间便逼近楚中阳。

赤光!

四转火之道意下的一剑,剑速惊人,宛如赤色流光般的破空而出,隐约,陈宗竟然感觉到,四周的灼热气息似乎要被牵引而来一样。

只是现在,生死之战,没有那个时间去好好感受参悟。

与当日相比,楚中阳的实力提升许多,而陈宗的实力,也同样提升许多。

两人都是当世绝代天骄,都是打破记录的人,实力强大心志坚韧,一场激战就此展开。

陈宗修炼了风之武、雷之武、剑之武和火之武等基础道意武学,并且统统修炼到大成,此时此刻一施展,信手拈来一样,每一招威力都十分惊人,并且交替自如。

风无影!

剑速极快,并且声息细微,更叫人难以觉察。

风摧城!

骤然一将,威力爆发,宛如飓风过境摧毁城池一样,可怕至极。

雷光击!

每一剑每一招交替应用,快、强、狠、准。

交接之间,毫无破绽一样。

无数的剑光,红色、青色、紫色纷纷轰杀而出,让楚中阳神色大变。

楚中阳身为当代绝世天骄,自然也很清楚基础的重要性,他也同样有修炼基础道意武学,多达三种,因为他所参悟的道意,就是三种。

真阳道意!

炎火道意!

烈风道意!

但陈宗,竟然参悟了四种道意,这让楚中阳震惊的同时,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而且,对方的四种基础道意武学,赫然都修炼到大成,自己,不过是将其中一种修炼到大成,另外两种小成。

这一点上,完全被陈宗比了下去。

不甘心!

楚中阳的内心,涌现出强烈的不甘,自己,才是当世最强天骄,谁也无法和自己相比,一个出身低微之辈,怎么有资格和自己相比,怎么有资格超越自己。

那是不可能的事。

心火在燃烧,楚中阳双眸绽射出惊人无比的气息,仿佛要贯穿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