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堡在人在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神玄杀部内部,一座巨大的阵法笼罩着,阵法保持最低消耗运转,以此来节省力量。

忽然,大阵光芒大作,全力运转起来,发出惊人浩荡的轰鸣之声,波动不休。

原本大阵之内,是一片空荡荡的土地,什么也没有,但在阵法之力运转下,迅速发生变化,仿若沧海桑田地貌变迁,十分神奇。

“不知道这一次会出现哪一种地形?”一尊军将凝视着不断变化的地貌,有些好奇的说道。

“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另外一尊军将笑道。

地貌的变迁速度由慢到快,再由快到慢,已经有人猜测到会出现什么样的地貌了。

“果然是它。”顿时,不少人惊讶。

“死亡废墟!”也有人语气凝重。

“竟然是死亡废墟,堪称最恶劣的地貌。”

“这下子就有趣了。”

阵法之力变化,会衍生出许多种地形地貌来,有些地形地貌自然比较普通,但有些地形地貌就比较特殊,或者说比较危险。

最为危险的几种地貌当中,便有死亡废墟。

土地是黑色的,仿佛被烈火烧灼过后留下的颜色,还散发出丝丝的热意,犹如一片废墟。

山也似乎被烈火烧毁,寸草不生生机全无。

许多在烈火灼烧之下依旧顽强、没有化为灰飞的树木,也完成变成了焦炭一样,耸立着,充满悲凉和灰烬。

位于死亡废墟的两端,各自耸立着一座小型的堡垒,堡垒方圆千米则耸立着四根柱子,一方为黑色,一方为白色。

柱子有壮汉腰身粗细,顶端则是一个人头大小的棱形,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照耀八方,光芒共通,形成一片半透明的黑色和白色,仿佛一个巨大的碗倒扣,将堡垒紧紧护持在其中。

位于两座堡垒中间,有一片焦黑的树林、一座阴风嘶吼的峡谷和一条岩浆缓缓流淌的长河,此外,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那是三条道路,能通往对面的堡垒。

“天戟,五十万军功准备好了没有。”巨武冷笑连连。

“看样子,你们应该是准备好了。”天戟神色淡然自若,不徐不疾回应道。

“你们也就是现在能得意,趁现在,好好的幻想吧。”巨武分队内的第二强雷狂冷笑不已。

楚中阳的目光一扫,落在陈宗脸上,眼底有一抹锐利。

陈宗毫不畏惧与之对视。

这一战,不可避免。

这时,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悄然隐现,却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周的观战席位,那位于最高处最大经常空缺的席位上多了一道身影。

标志性的银灰色面具和长袍,彰显出其身份。

杀主!

众人纷纷大惊,杀主竟然出现了。

神玄杀部之主,实力高深莫测,身份也高深莫测,平时都很少出现。

有不少神玄杀部的人,至今都不曾见过杀主。

以往也曾有过不少赌战,但神玄杀主可不会出现,这一次,却出现了,不得不叫人感到惊奇。

“据说天痕和无生剑都被杀主接见过,现在杀主出现,会不会就是因为他们两个。”有人猜测道。

这个猜测,似乎很接近事实。

自然,杀主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不会和他人说明,也无需解释什么。

但不管怎么说,因为杀主的出现,令得此次赌战的意义更加非凡。

“杀主到来,正好,让你亲眼看看,我楚中阳才是第一天骄。”楚中阳目光凝视而去,暗暗说道。

就在杀主的凝视下,将陈宗斩杀,以证实自己。

要不然,只不过是因为一次突破,便让不少人认为自己不如陈宗。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陈宗击败斩杀,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比陈宗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一直都是,无可超越。

尤其,还是在杀主这等拥有强大实力的掌权者面前将陈宗击败斩杀,会更加辉煌。

觉察到楚中阳的杀念,陈宗神色却没有半分变化。

楚中阳心存击败陈宗的念头,陈宗何尝不是如此。

那么就以此战,一决高低。

“双方入场。”一道声音响起,恢弘浩荡,贯彻天地。

巨武冲着天戟冷冷一笑,旋即,手掌一横,抹过脖子,旋即一步迈出,带着手下的队员纷纷踏入阵法当中,身躯被阵法力量包裹,与此同时,天戟和队员们也踏入阵法之内,被阵法的力量包裹起来。

陈宗顿时感觉到,一股恢弘浩荡的神妙力量包裹自己全身上下每一处,渐渐的凝聚,在自己身躯的表面形成一层看不见的膜。

这一层膜有何用,陈宗不知道。

下一息,只感觉自己仿佛穿梭时空般的,再出现时,便看到了一座通体白色的堡垒。

天戟分队,全部化为道道光芒出现在白色堡垒,而巨武分队则化为光芒,出现在黑色堡垒。

“此战规则,以攻破对方堡垒为终结。”那雄浑的声音再次响起。

攻破对方的堡垒,才算赢得赌战。

如此,便要出击,主动出击,将对方的堡垒攻破。

“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层阵膜,可抵消三次死亡,阵膜消失后,则淘汰。”

“击杀他人一次,可夺得三分之一阵膜之力,化为己有,增加自身死亡次数。”

话语简单,但每个人都听得懂。

无非,此次赌战,可下杀手击杀对方,但因为有阵法力量的保护,不会真正死亡。

每个人都有三次死亡的机会,若是杀死他人,则可以掠夺他人的死亡机会,增加自己的死亡机会,击杀一个,就增加一次。

但如果不是人为杀死,而是坠入深渊死亡,那么死亡机会会减少,但他人却无法增加。

“一般而言,有两种方法。”一尊军将说道。

“没错,一种是分出部分人拖住对方全部人员,另外一部分人攻击堡垒,将堡垒击破,便可以获胜。”

“第二种,则是杀,杀得对方全部淘汰,那堡垒轻易就可以攻破。”

一般而言,第二种很难以实现。

除非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太大,呈现碾压的状态,如果是那样子的话,赌战就不会发生了。

就算是赌战前不知道实力差距,但赌战一开始,一段时间后都会知道,明知道不是对手,往往会主动认输,免得受辱。

赌战,往往都是势均力敌,就算有差距,也不过那么大,但往往也因为如此,才更加精彩。

“赌战……开始!”

随着这一道声音落下,顿时,一股萧杀的气息弥漫在死亡废墟战场上,仿佛惨烈。

“队长,按照我们所说的打?”巨武分队一队员开口,隐隐有兴奋和一抹狰狞。

“没错,杀!”巨武也是冷然一笑,一声大吼,挥手之间,立刻带着一干队员冲杀而出。

巨武分队早已经商议好战略,那就是全部出动,不留守,兵分三路推进,主动进攻,将天戟分队众人全部击杀,杀到怕,杀到主动认输。

如果不认输,那就杀到全部淘汰,再将堡垒击破,以此大胜。

这种方法,往往会杀得对方胆寒,留下心理阴影,日后相遇时,都会感到畏惧。

不得不说,后果十分严重。

“以我对巨武此人的了解,他们定然会选择全力出击,企图将他们全部灭杀。”天戟冷然笑道。

“那就战,看看是我们杀他们,还是他们杀我们。”脾气最为火爆的炎魔暴喝道。

“战!”这一刻,雪刀战意惊天。

“既然如此,我们便兵分三路。”天戟道。

总共有三条道路,各自不同,都需要有人,否则只会让对方长驱直入直接攻破堡垒。

那么十个人,该如何分配?

天戟很快就做出分配。

天戟最强,雪刀次之,寒冥枪第三,三人各自为首,各自一条道路。

陈宗修为最低,随天戟,红烟也随天戟一道,此外,便是铁壁。

天戟、炎魔、红烟、无生剑四人走三道之一的熔岩地。

雪刀、莽龙、鹰翼走三道之一的鬼哭峡。

寒冥枪、疾影、铁壁走三道之一的枯木林。

众人以惊人的速度商议完毕,没有半分迟疑,立刻动身出发。

“此战!”

“必胜!”

众人齐齐低喝,声势震天。

熔岩地土地颜色更黑更深,触目惊心,空气当中,更弥漫着无比惊人的炽热气息波动,仿佛无形的火焰在焚烧,炙烤着大地之上的一切,全部要化为灰烬似的。

雪刀主修的是飞雪道意,雪寒,与熔岩地的炽热格格不入,因此,若是在熔岩地上,实力难免会受到干扰,无法发挥出全部,不利。

寒冥枪主修的是道意是寒枪道意,属于枪之道意的一种,但也身具寒性,同样不适合在熔岩地发挥。

如此,天戟这四人小队最适合这里,毕竟他们所主修的道意与这里的炽热并不冲突。

炎魔有这个称号,也是因为他在火之一道上造诣不俗的关系,熔岩地灼热无比,这样的环境,正适合炎魔的实力发挥。

焦黑的地面上,布满了裂痕,透过裂痕,隐约可以看到耀眼红光,那是土地之下的岩浆层。

而有些地方,岩浆直接暴露出来,静止不动,红光灼灼生辉,照耀八方,看起来无比惊人。

步入这里,四人都感觉到可怕的炽热气息在蔓延,不断的从四面八方侵袭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