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超脱之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玄天军营!

神玄军修炼所。

此修炼所有千米方圆,四周矗立一根根乌黑柱子,有壮汉腰身粗细,每一根柱子上都布满了痕迹。

有刀剑留下的斩痕,有拳掌留下的印痕,有指法留下的指洞等等。

这些黑柱,就是修炼所内,专门供军士们施展武学测试武学威力所用的道具,乃是由从虚空战场当中取得的黑魔金铸就,不仅坚硬无比,还具备可怕的韧性。

按理说,这样的黑魔金,应当是铸造圣兵的绝佳材料,但可惜,黑魔金虽然坚硬至极,有着惊人的韧性,却也沉重无比,并且无法传导力量。

不论是灵器还是圣器,都要能够传导自身的力量,才能发挥出自身全部实力威力,若无法传导,有何用?

自然,黑魔金就沦为测试攻击力的道具。

每一根黑魔金都可以承受入圣境巅峰强者的全力攻击,攻击力达不到寻常入圣境巅峰全力一击的程度,只能在上面留下或浅或深的痕迹。

陈宗站在修炼所内,除自己之外,别无他人,正好修炼。

静心、凝神!

陈宗闭合的双眸瞬息睁开,一缕精芒炽烈如红焰般的绽射而出,刹那,赤狱焰流剑出鞘,化为一抹红光,那红光高度凝聚压缩,贯穿长空射杀而出,直击那黑魔金柱。

有尖锐之声在空气内回荡不休,红芒破碎,黑魔金柱上,顿时留下一点小指粗细的轮廓,不过很浅淡。

“赤光一剑,主速度,追求的是极致的速度,这一剑,只具其形,却不具神髓。”陈宗没有再次出剑,而是自言自语说道。

赤狱焰流剑为五品圣器,生前主人,以此剑斩杀过许多虚空邪魔,不知道倾注了多少信念在此剑上,久而久之,便被此剑一点点吸收。

并且,生前主人更是有意的将自己自创的得意剑法烙印到剑当中,战死后,赤狱焰流剑便拥有了生前主人的信念意志和自创剑法信息。

陈宗之前所看到的那三幅画面三招剑法,正是赤狱焰流剑上一任主人所自创的剑招。

三式剑招,第一招名为爆炎,第二招名为赤光,第三招名为残烬。

三式剑招,严格上说,并没有高低之分,因为各具特色。

如那爆炎,狂暴至极,一瞬间会爆发出无比惊人的威力。

如那赤光,速度惊人,宛如极光一般的贯穿长空而出,洞穿一切。

如那残烬,炽热到极致,高温无比,焚烧天地万物,尽数化为灰烬。

三式剑招,每一招的威力都很强,很完善,哪怕是以陈宗的积累和悟性,参悟之下,也只能惊叹。

参悟之下,陈宗就知道,这三式剑招,乃是基于火之道意所创造出来的剑招,其作用,就是将火之道意的威能催发到极致。

而且,创造这三招的人很有想法,天赋也很高超,手段十分高明,将火之道意的威能进行拆分,各自创造为一招,将其特性发挥到极致。

陈宗忽然又冒出一个想法,或许,那才是道意修炼和应用的正确方式,正确道路。

唯有如此,才能够更好的修炼道意,才能够更好的将道意的威能施展到极致。

说到底,自己有天赋有悟性,还有足够的根基和积累,但终究只是刚突破到入圣境而已,虽然也有太渊王的记忆,然而那记忆,只是残片,十分有限。

太渊王和邪罗尊者的残片记忆当中,关于入圣境层次的信息很少。

但不管怎么说,陈宗得到这三式剑招,当然是要好好的参悟一番。

自创绝招,固然很重要,但并不能因此拒绝他人所创造的招式。

万流归海!

万剑归宗!

唯有阅尽世间一切剑法、剑道,方能毫无破绽,铸就至纯至善至强无上之剑道。

再者,多修炼一些合适的剑法,可以更进一步的丰富自己的手段,手段越丰富,战斗应变就越多,越不容易被克制。

一番修炼,陈宗初步掌握了三式剑招,越发感觉到其中的深奥。

三式剑招的威力,远胜于滴血剑法。

或者说,因为三式剑招,乃是基于火之道意而创造,滴血剑法却不是,陈宗也发现,滴血剑法必须以血之道意来催动,才能够将威力完全施展出来。

修炼这三式剑招,也等于在修炼自己的火之道意,充分挖掘出其潜力,提升其层次,便能更快的达到二转,甚至有望寻得契机,从而突破为中阶道意。

火之道意!

仿佛天地之火,具备火的特性和力量。

火,有什么特性?

高温燃烧!

炽烈狂暴!

火光如电!

从古至今,从人类诞生时,便渐渐发现火的奥妙,用火来取暖和做食物,高温和燃烧是肯定的,而炽烈狂暴,火焰燃烧起来,的确很狂暴很惊人,至于火光如电,燃烧的火焰会释放出火光。

光的速度极快,火光,也算是光的一种。

当然,火的特性,或许不止这三种,但这三种却最为常见,也最容易发现并掌握。

赤狱焰流剑的上一任主人,便是依据火的这三种特性,创造出三式剑招,不仅可以让自己更好的挖掘火之道意的潜力,更好修炼,也可以将火之道意的威能挖掘到极致,增强自身实力。

可谓是一举两得,如此,也等于给陈宗开阔了思路,明白了日后修炼的方向。

原来,自己在半圣级时所自创的绝招,与之相比,显得那么的粗糙和浅显。

但陈宗也没有气馁,半圣级层次时,掌握的只是半步道意,威能有限,也不懂得挖掘多少潜力。

唯有踏入入圣境,半步道意蜕变为道意,方才能明白其中真正的奥妙。

陈宗有种感觉,入圣境,似乎才是真正的修炼起点,超脱之始。

收回思绪,陈宗再度一剑挥出。

剑起时,便有一抹赤色剑芒宛如火焰流光似的破空而出,瞬息之间,贯穿长空,击中黑魔金柱,在上面留下一道剑痕。

这一剑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一分。

但还不够,陈宗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并未真正掌握这一剑,还需要更多的修炼。

至于另外两剑,就目前而言,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修炼。

修炼所内,陈宗每挥出一剑,都会停顿十几息时间,静静回悟静静思考,而后再度挥剑。

时间缓缓流逝,陈宗就像是永远不知道疲倦一样,不断修炼不断挥剑不断感悟,一天过去,挥出的一剑,剑速更快了不少,两天过去,剑速再次快了一些,三天过去,剑速更快。

达到第四天时,剑速却似乎达到了极致,再难以提升。

“入门。”陈宗暗道。

赤光一剑,终于达到入门,可以初步展现出其威力来,不过达到入门,却也达到了一个瓶颈,突破,并不容易。

陈宗暂且放下,修炼第二剑:爆炎!

此剑,主火之狂暴,将其恐怖的威势在瞬间爆发出来,达到极致,摧毁一切炸碎一切。

轰!

烈焰熊熊,宛如一团流火般的轰杀而出,划过长空,如焰流一样,炽烈无比,直击黑魔金柱,瞬间爆炸开去,可怕至极的火光波动,弥漫黑魔金柱四周,不断鼓动发出爆炸之声。

当火光散尽时,黑魔金柱上多了一个大坑洞和许多小坑洞。

陈宗眉头微微一皱。

威力过于分散,还需要继续修炼。

又是三天,爆炎一剑轰出,直击黑魔金柱爆炸开去,火光散尽时,上面留下了一道坑洞。

入门!

接着,陈宗就开始修炼第三剑:残烬。

残烬!

残火灰烬!

当烈火燃烧过后,只留下一层灰,那就是灰烬。

虽然三式剑招没有一个高低之分,只是侧重不同,但平心而论,陈宗觉得残烬这一招最为可怕。

事实证明陈宗的想法没有错,三天修炼,残烬依然未曾掌握。

直到第六天,残烬一剑,才算是入门,其修炼难度,比赤光和爆炎更难上不少。

至此,三式剑招尽数达到入门,能初步的发挥出威力来。

对比之下陈宗发现,比自己的森罗剑狱更好用更实用,毕竟森罗剑狱是半圣级时所创,是基于半步道意的招式。

“自创绝招,只是修炼道路的一种摸索手段。”陈宗暗暗说道。

究其本质,修炼为何?

生存?

长寿?

至强?

都不是,也都是。

修炼之初,便是为了掌握强大的力量,在危险当中更好的生存下去,当能够生存时,便开始追求其他,如更加长寿。

当能长寿时,便不止于此,希望自己可以超脱,超脱寿元的桎梏,超脱天地的桎梏,追求永恒。

站得越高,便能看得越远。

而战斗手段,只是为了服务修炼,让自己可以走得更远站得更高,最终超脱一切。

毕竟修炼的道路上,有着太多的危险,面对这些危险,没有足够的手段和能力,根本就无法抵御,扛不住,只能身死道消,一切成空。

一瞬间涌现的明悟,让陈宗心灵大受震动,灵魂之中仿佛卷起一场风暴似的,隐约之间,陈宗似乎悟透了什么,感觉自己似乎窥见了什么奥秘一样。

只是,境界太低,还无法真正触及。

但隐约之间,陈宗能感觉到自己境界似乎得到提升,自己的心神也似乎得到了升华,无形当中,自有好处暗藏,夯实了自己的根基,增强了自己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