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速写(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一张速写

写在一张毫无花纹修饰但质地柔韧的餐巾纸上,原子笔的线条草草勾勒出一处生活街角的场面,线条简单如同漫画,但却十分传神地捕捉到了早餐摊主忙得不亦乐乎的表情,甚至那炸得胖胖的油条也显得格外有生气,尤其是餐摊边的一位高个子买主的身影,一手拎着早点,一手用手机扫码付账,运动裤产生的皱褶自然而从容,运动鞋以及脚部的姿势,令人莫名其妙感觉这是一个运动细胞格外发达的人,如果这人走起路来,一定是虎虎生风的样子。

*——*——*——*——*

天光大亮。

柯寻拎着刚买的油条,走在熟悉的小区里,下意识看了看邻居楼上第13层的那个窗子,那个曾经挂着“挽联”的懒汉的窗子——嗬,这窗子不知何时竟被擦得格外明亮,还贴了一对大红喜字的窗花儿,懒汉居然都结婚了。

柯寻不由一笑,望着朝自己奔过来的一只撒着欢儿的泰迪,伸长腿给对方“迈了个毛儿”:“没空儿搭理你,我这油条一会儿该不脆了。”

阳光晒在发顶上,暖暖的,鼻腔里有着油条特有的香味儿,柯寻无比迷恋着这个真实而踏实的世界,随即加快了步子,牧怿然这会儿应该也醒了。

牧怿然的确是醒了,手机响了两次,牧怿然才接起来,是微信视频通话,牧怿然不习惯一大早和卫东“面对面”,就把手机背对着自己,随意冲一个角落放着,口中和对方说着话:“他买早点去了,大概没听见……中午过来包饺子?行。”

“吴悠前天就来Z市了,昨儿和方菲、顾青青、还有我妈,去郊外挖野菜去了,咱今儿就荠菜鲜肉吧?”卫东滔滔不绝着,“大佬你能赏我个正脸儿吗?给个脚趾头也行啊,你这镜头冲着个空调,我老觉得我在和空调NPC说话儿……”

镜头转了转,从空调转向了窗边。

“行吧,现在是和绿萝NPC说话儿了……我靠镜头一晃我好像看到了一个机器猫的面具……你俩玩儿面具诱惑呢?就是机器猫也太……脸太大了吧。”

“……好,你们十点过来包饺子,再见。”

牧怿然挂上了电话,望着窗台上那个柯寻特意买回来对自己进行科普的“哆啦a牧”的面具,蓝皮圆脸的猫,据说口袋里能掏出无穷无尽的宝贝。

面具诱惑?想什么呢。

#第二张速写

用马克笔画在一张明信片的背面,画风粗犷的椰子树,浓浓一道海湾的线条将沙滩与海水分隔开来,一些黑色顿点大概是想表现人物,有些在海中嬉戏,有些则在沙滩上晒太阳。

很快,一些淡淡的水彩渲染了颜色,椰子树是有些悲壮的苍翠,海水是由婴儿蓝依次到宝蓝的半透明渐进色,沙滩则是深浅不均的驼白与赭色,人物们依然是可爱的黑色顿点。

*——*——*——*——*

“就这么呆着,真好。”罗勏说。

“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干,就这么呆着,尽情享受低维世界的阳光。”卫东说。

两个人此刻就懒洋洋地躺在海滩上,罗勏闭着眼睛,感受着阳光暖暖地晒着自己的眼皮:“我现在的视觉色彩是满涂的纪梵希304。”

“我可能气血比你充盈,”卫东闭着眼睛翻了个身,让阳光晒着自己沾满沙粒儿的左半侧身体,“我看见的绝壁是兰蔻极致哑光系列196。”

“东哥,我极度怀疑你暗搓搓送了发发姐一款196。”

“我不太敢送……”

“东哥,咱可是生死都看淡的人了……”

“可别算上我,我特别愿意在低维度世界里苟活着。”

罗勏:……

卫东闭着眼睛摸到了旁边的墨镜,正打算戴上找找海滩边没完没了拍照的女生们,结果睁眼就发现在自己和萝卜这四条腿的旁边又多出来四条腿。

卫东连头都没抬,从腿毛的分布情况以及肌肉的发达情况来看,这是两个男性,应该是两个精力充沛的小鲜肉。

公共海滩,没有像车位那样划清的地盘,谁躺那儿算谁的。

卫东端起没喝完的椰子汁,和罗勏手里那大半个椰子碰了个杯:“那帮人太有精力了,我现在就想躺着,喝冷饮;躺着,晒太阳;躺着,吃海鲜。”

“吃海鲜的时候就看见他们了。”说话的是坐在旁边的小鲜肉,暂且称其为小鲜肉H。

那边的小鲜肉R:“光你单方面看上没用,人家压根儿不是同道中人。”

“你看那人那劲儿,我觉得是。”小鲜肉H非常肯定。

“那个太衣冠禽兽了,我以为你说的是另一个闷骚的。”

罗勏眯缝着眼睛,向着小鲜肉们所指的方向看去,然后就看见了站在海滩边搔首弄姿的邵总,以及盘腿坐在气垫上低头玩游戏的朱浩文。

罗勏正想跟卫东咬耳朵说说这事儿,却发现对方的脑袋又开始跟着海滩边的几个泳装美女转了。

“看那几个美女,正好从他俩身边经过。”小鲜肉H认为这是验证GAY与非GAY的最好方法。

“还有几个帅哥,正好也从他俩身边经过。”小鲜肉R认为这才是验证GAY与非GAY的最好方法。

经过多角度观察之后,两枚小鲜肉得出最终结论:这俩人,一个是传说中的绝缘体,一个是传说中的两掺。

俩人有些失望地离开了。

戴墨镜的卫东摊了摊手:“我还以为GAY的观察力都很强呢,看来是我错了。”

“因为你见识了我哥和我姐夫两个史上最强双GAY。”

“嗯嗯,游走于维度边缘的罗刹双雄。”卫东喝着椰子汁,就看到四个穿着潜水衣和鸭蹼的人冲这边走过来。

“不是吧,发发,你都说动岑姐陪你一起潜水了?”卫东坐起身来,望着其中一个正在做准备活动的人。

方菲冷酷地看了卫东一眼:“bia叫瓦。”

岳岑透过潜水镜冲卫东一笑:“我的腿已经痊愈了,以前的我也是个潜水爱好者呢。”

吴悠则神秘地道:“刚才我看到海底有一些奇怪的暗影似的东西,我们打算下去看看。”

卫东和罗勏听了,都不觉神色严肃起来,两人异口同声:“别去。”

卫东又补充一句:“咱们后半辈子都不适合冒险了。”

罗勏:“万一海底有个美术馆儿怎么办?!bia去!!”

方菲、吴悠、岳岑、顾青青:……

#第三张速写

这是素描本中的一页,上面画满了远远近近的墓碑,铅笔画特有的阴影令这些墓碑格外真实,冰冷,肃穆。

*——*——*——*——*

秦赐把一束白色玫瑰放在碑前,与这座墓碑相邻的墓碑前同样摆满了白色玫瑰。

李雅晴在微博里写过,自己最喜欢的花就是白玫瑰,幻想中的婚礼最好也以能白玫瑰做主花材。

秦赐的目光停留在眼前的墓碑上:罗维之墓。

柯寻就站在秦赐身旁,倒一杯酒放在墓碑前:“哥们儿,事儿都结束了,你上次说过,完事儿之后咱们一起醉一场。”

秦赐轻叹一声,同柯寻一样慢慢蹲下身来,语气和缓,仿佛在与老友叙旧:“罗妈妈很好,就住在我们医院旁边的那家疗养院,最近她迷上了打麻将,打得好,总是赢。她有时候认为我是罗维,说做医生蛮好,可以给家人诊病;有时候又以为柯寻是罗维,认为他不该背着雅晴和男人走得太近;还有的时候以为浩文是罗维,总嫌他玩手机太多,眼睛吃不消……反正我们都是罗维,代你在这个世界活,你却代我们在画里活……”

朱浩文过来拍了拍秦赐的背:“罗维,让你见笑了,秦医生很少喝酒,一沾就醉。”

后面的话朱浩文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道:哥们儿,还记得那晚咱们谈论过的山本耀司吗?无论是他说的‘自己’还是‘自我’,我想我们都懂了,也都找到了。

牧怿然走在最后,将自己手里的白玫瑰放在墓前,望着墓碑上的照片,那还是罗维学生时代的照片,留着平头,眉宇间透着聪明与通透。

卫东轻声问柯寻:“咱们已经看过了李泰勇爷爷,罗维和雅晴,下一站去哪儿?”

柯寻:“先去看看赵燕宝和池蕾,怿然已经想办法打听到了麦芃、杜灵雨、陆恒他们的墓地,方菲她们今天已经去那个城市了,咱们明天过去。”

此时已是正午,但天却阴着,铅云密布,仿佛势必要下一场痛快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