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3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牧怿然将柯寻轻轻放倒在祭台的中央,在他的额头上落了一吻,随后将几只装有自己血液的输液瓶随意扔在祭台上。

输液瓶碎裂开来,瓶中的血液如同有意识一般,飞快地向着祭台的最后一条边流涌过去。

牧怿然估算着时间。

在之前几位同伴牺牲的时候,他虽然一直在集中精神努力思考,但也没有忽视观察龙卷风柱中妖鬼映象的动向。

他知道它们突破临界点的大致时间,也知道入画者的血液转化为钤印的一部分需要多久,他要在妖鬼突破临界点的一刹那,保证自己的血能正好转化完成。

牧怿然躺倒在柯寻的旁边,将他拥入怀中之前,用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手腕中涌出的血,急不可待地冲向祭台的最后一条边,去和它一脉相承的那些血汇合。牧怿然并不担心伤口的血会凝结,它们争先恐后地向外拥挤着,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停顿。

牧怿然让柯寻的头枕在自己的肩窝里,用手轻轻地覆在他尚有余温的脑瓜上,仰面望着穹窿顶部疯狂咆哮和挣扎的妖鬼旋风,在柯寻的耳边低声说着话。

“现在想来,也许《信仰》给予我们的暗示,除了善与恶两种力量的并存和博弈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画中画’。

“怪不得你会觉得在那幅画中很压抑,一切都像假的。

“说不定,你就像是上古的高阳氏,或是秦时的那位高人一样,是罕见的‘超能力者’,是‘天神’造人时不小心出的BUG。

“当然,你没有观察之力,也不像吴悠拥有不同寻常的眼睛,但你比其他人更敏感,你能细微地感受到更高维度空间的存在——虽然这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你还记不记得,在《信仰》里你曾说过的话。你说你的直觉一向准。但你又说,直觉这种东西就像运气,用得太多,就用完了,就不灵了。那你有没有觉得,你后来一直在消耗你的直觉,它一次又一次地应验,也许也在一次又一次地消耗,直到……直到这一次。

“这一次你说,你直觉我们是真的活不成了。我希望,这一次就是你直觉消耗尽后的第一次失灵。

“我们刚才回去取血的时候,我还有话没有来得及对你说完。很抱歉,让好奇心这么重的你,带着一个未解之谜离开了。

“我想,关于七维空间是否有生物存在,应该是可以确定的。记得史料上关于九鼎的失踪是怎么记载的么?说其中一只飞入了泗水,另外八只也随即不见。

“那样重的九鼎,什么样的力量可以让它们飞入水中或是凭空不见?那位能窥‘天机’的高人说:天外有天,人如蝼蚁。便是九鼎神器,亦不过微尘一粒。

“而他在后面也说,天地无极,造化万千。字字句句都是在描述一个更宏大的世界观、一个另外的‘天地’。

“所以九鼎才‘可知而不可见,可见却不可得’。意识能够跨越时空和维度去到九鼎所在的地方,而能令九鼎凭空不见、又只能在另一个维度看到的力量,就只有七维空间才具有。

“七维空间的力量作用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另一有力佐证,就是邵陵提到过的,半信史时代的那几段空白期。

“如果把那几段历史空白期想象成物品,这种凭空消失的情形是不是很熟悉?是不是就像是九鼎,忽然就不留痕迹地消失了?

“能把一段历史,一段时间轴上发生过的所有事,像抽出一张扑克牌一样抽出去,这样的能力,只有七维空间才具有,这样的事,只有七维生物才能做到。

“半信史时代,就是七维生物恣意玩弄低维宇宙的佐证,而这也证明,七维生物对低维宇宙的干涉,完全可以不遵循任何物理规则,所谓的时间悖论,甚至也完全可以成立。

“那么我们这个世界对于七维生物来说算是什么样的存在呢,一幅画?也许。也许我们把画称为‘画’,但在七维世界,它或许叫做别的什么,它所具有的功能和属性也许也和我们定义的画完全不同。

“但无论我们的世界在他们的眼里是什么、做什么用,我们这些低等生物,对他们来说都只是蝼蚁和微尘一般的存在。

“我们不确定七维生物会怎么处置我们这些‘蝼蚁’。一个族群对于与自己的力量相近的另一个族群,通常是防备和敌视的,因为他们并不能确定对方是否对自己抱有敌意,但对于远远弱小于自己的族群,又往往更容易抱有同情心。

“当然,我所说的这些情况,都只是数兆亿分之一的可能,一个奇点可以引出无数条时间轴和平行宇宙,也会产生无数种可能,而我所说的,只是其中之一,希望渺茫得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