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3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时间紧迫,我们边准备边说,”牧怿然拎过柯寻手里的背包,给众人分发里面的手机,“我们现在来捕捉祭台内部的那条时空隧道。

“它会跟着柯寻背着的这包手机移动,我想是因为手机会发射出电磁波的缘故,这个地方虽然没有信号,但手机设备自身是会自动搜索并向基站发送信号的,每一次搜索和发送信号,都会产生电磁波。

“虽然手机发送的电磁波很微弱,但由于地下超强磁场和龙卷风柱的缘故,这些手机也就相应受到了影响。

“我们之前说过,鬼文、龙卷风、地下磁场三者相互作用,产生的物质场能引起时空的错乱和弯曲,也就是时空隧道或是时空裂缝,而手机这种与磁场和电磁波能产生‘互动’作用的设备,就成为了指引时空隧道的锚点,我们则可以利用它们,将时空隧道从祭台内部引出来。”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指挥众人站好了位置,大家围成一圈,将所有手机转圈摆放在祭台地面,手机头部全都冲向圈子中心,并依照牧怿然的指示,挨个并迅速地在每一个手机上拨打112这个号码。

这个号码是在没有装SIM卡的情况下唯一可以拨打通的号码,当然,此刻在这个地方,号码也许拨不出去,但并不妨碍它发出信号,而手机的电磁波在拨打电话时放出的强度是待机状态的3倍。

“我向你道歉,”朱浩文一边飞快地在每个手机上依次摁着键,一边对旁边的柯寻道,“之前不该认为你每天用车上的发电机为这些手机充电是无聊且无用的行为。”

当时柯寻回答他的是,在手机电量这方面他有强迫症,手机电量降到60%的时候就会让他感到很不安。

哪怕是一些可能只会用一次,甚至一次也用不上的、做为爆|炸|物用的手机。

“现在你是不是赶紧解释一下,你想要我们怎么穿越回过去?”邵陵问牧怿然,“就像我们之前说的——你怎么能确信我们穿越的是过去,而不是未来?我们这几个人穿越回去又能对全局起到什么作用?”

“不,需要穿越回去的不是你们,而是我,”牧怿然看着大家,“和柯寻。”

“你是说——穿越回你们两个第一次登上祭台的那一夜?”邵陵转念大悟。

那一夜他们两人就穿越了时空,虽然只穿越了一夜的时间,但也许,那一夜的时空隧道正好和现在的时空隧道口相连。

谁知牧怿然却微微摇头:“不,穿越回那一夜并没有用处,我和柯寻需要穿回更前面。”

邵陵和朱浩文满脸质疑地看着他。

“记得《和合》那幅画么?”牧怿然忽然像是说起了另一个话题,“你们曾经问过我在那幅画里的经历,其实在我进入的那个世界里并没有太多值得提的地方,但之后在外面大厅里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是我直到刚才才终于想通的——我曾在那座大厅里,被人取走了一部分血液,而取走我的血的人……是柯寻,和我自己。”

众人被最后这句话震惊得甚至一时忘记了焦急绝望和悲痛,这忽然揭开的真相让人猝不及防地呆在当场。

“我当时第一个离开自己的那个世界,”牧怿然加快语速,“但由于在世界中被年兽有毒的牙齿咬到,造成全身不停出血,我因此而晕迷了一阵。

“但当我从晕迷中醒来的时候,却正看见我自己和柯寻的背影,他们狂奔着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之外。

“开始我以为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幻觉,但当我想对柯寻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张不开嘴,也无法利用任何媒介来传达我想说的内容,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所看到的这段‘幻觉’并不单单只是幻觉这么简单,它被画的幕后力量屏蔽了。

“我开始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遗憾的是,在当时我绝不会想到穿越时空这样的事,更何况还是发生在画里。

“我当时推测的原因有两个,一是画的幕后两股力量因为激烈的博弈,导致非常罕见地出现了BUG,而出于纠错机制,BUG被强行修改,或者说是屏蔽,导致我无法说出我所看到的‘错码’;

“第二个原因是两股力量中的一股,在那一时刻有一瞬间占据了上风,因而趁机对我做出了某种暗示,但由于之后又被另一股力量抗衡,导致我无法对同伴们说出我所得到的暗示。

“所以我只能一个人去琢磨这条‘暗示’。可惜我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启发,直到刚才在老秦打开他的医药箱时,我看到他的药箱里装着的输液瓶——当时狂奔离去的我自己和柯寻手里就拿着这样的几只输液瓶,瓶里装满了我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