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27)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狂暴的风仿佛突然震怒,在众人翻上祭台的一瞬间,撕开了一张巨大的风口,以鲸吞之势由天至地扑卷下来,将整座祭台一口吞入了风眼。

庞大的风体疯狂卷涌,形成一柱通天达地的巨型龙卷风,整片死亡谷内的地皮仿佛都被刮得跳动起来,而在地面之下,隆隆地响起如同千军万马奔涌般的骇人声音。

而在这疯狂旋转翻涌的巨大龙卷风的风体中,数以万计、百万计、千万计甚至更多的难以形容的诡怖形态,似乎正狂欢着叫嚣着群魔乱舞着地拼命想要从风体里钻出头来,然而风体的表面却像是罩着一层风膜,也正拼命地竭力地死死地缠罩住这些诡怖的东西,不让它们突破这最后一层屏障。

浓稠的黑灰色风体将整座祭台方圆百里的范围都笼罩在其中,却又有一抹隐隐的红光竟能从这厚实的黑灰色浓风里透出来。

红光发着亮,刺目如鲜血,在风里明灭闪动,渐渐清晰,显露出一枚枚诡异恐怖的鬼文图符来。

那是祭台岩壁上的鬼文,在风体旋转翻滚的映衬下,竟似是有了生命一般在岩壁上扭曲浮动,而渐渐地,它们仿佛脱离了岩壁,被狂风卷入风体,随着它旋转翻涌,在黑灰交织的浓烈的风里掺入了丝丝血红。

一声声如同薄膜撕裂般的声音开始不断地响起,这丝丝的血红色就像是一柄柄锋利无比的手术刀,正冷酷又凶狠地割裂着患者脆弱不堪的皮肤。

龙卷风柱里响起了万鬼齐声厉笑般的声音,这声音尖锐刺耳,如同千万根利针锐刺,从风里长长地扎出来,闪着寒芒,似乎下一瞬就要万箭齐发地向着人间的四面八方飞射出去,为即将开启的妖鬼盛宴绽放一场闪烁穹宙的烟花秀。

而在这正吞天噬地的巨型龙卷风柱的风眼中心,十三名入画者站在冰冷的祭台上。

透肤而出的骨相《山海图》,从漆黑的颜色也正向着血红色转变,令这十三名入画者仿佛十三个血人,皮肉模糊地在死亡边缘挣扎。

祭台的顶部没有风,那龙卷风柱绕着祭台,在它的上空形成了穹窿形的空间,入画者们得以稳当地留在祭台顶,然而四周咆哮的风声和尖锐的妖鬼嗥叫声却几欲震裂耳膜、刺穿耳鼓,让人恨不能立时死掉,好不再受这恐怖声音的折磨。

“试试用武器破坏一下!”柯寻在狂风鬼叫声中用力吼着。

他不死心,他还想再试一回。大家选择登上祭台,本就是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希望能在这祭台顶上找到渺茫的自救的办法,亦或彻底终结整个事件的关窍。

李小春狠狠咬着牙,抄起枪冲着风体里疯狂扫射,其他人也纷纷用冲锋|枪和手|枪向着各个方向射击,牧怿然和朱浩文将背上来的汽油和氧气瓶点燃引爆,扔进风体里一部分,丢在祭台上一部分,柯寻则把自己背上来的手机电池拆下来,引爆后踢进风体里去。

直到每个人手里的枪的子弹射罄,龙卷风柱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仍在继续壮大,继续撕裂着风膜,妖鬼嗥叫声像是被放大了亿倍的夏天蝉鸣,没有任何间断地持续制造着令人想要发疯的噪音。

“没有办法了……”卫东颓然地扔下了手里的空枪,“这回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入画者们彼此看着,喘息着,颤抖着。

没有人动,没有人能率先鼓起赴死的勇气。

“快要来不及了……”吴悠泪眼望着风体,喃喃地说,“它们快出来了……那层风膜就要顶不住了……它顶不住了……呜呜呜……”

“我能下去吗?”罗勏拼命抹着止也止不住的眼泪,“反正在哪儿死都一样,我可不可以死在我的大G里?”

柯寻紧紧皱着眉头,目光一一扫过同伴们的脸,尽管所有人的脸上都已经被血红的鬼文浸透,却仍能分辨得出每一张脸上的悲哀与绝望。

柯寻不想看到这样的神色,他受不了这个,曾经每个午夜由梦中哭醒,他都在自己的玻璃窗倒影里,看到一张这样神色的面孔。

那好不容易有些淡了的、曾经熟悉无比的锥心之痛在这一刻重新回来了,以前是最爱的亲人,现在是最疼的伙伴,他再一次要面临失去,再一次要承受心痛,他悲伤又愤怒,他绝望又茫然。

脸上忽然一阵冰凉。

抬手摸了摸,竟然是早已显得陌生的眼泪,此刻却似乎不再受他控制,不停地落下来。

“柯寻……”牧怿然的声音响在旁边。

柯寻转脸看过去,牧怿然望着他的眼睛里,满是忧伤和心疼。

“到此为止了啊……”柯寻笑笑,泪水滑过唇角,“那我先走一步了,怿然,就像《逆旅》里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我那样……我怎么也不能输给那哥们儿啊,是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