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26)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哆啦A梦和大雄乘坐时光机器回到过去,想要改变已经发生过的事,或者想要弄清楚已经发生的事的原因和背后真相,但事实却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本来就是他们回到过去后参与过的结果,即便他们只做为旁观者去观察背后真相,对于未来会产生的结果来说,他们也已经是在过去参与了进去,”柯寻说着,目光看向牧怿然,“我这么说能明白吧?”

牧怿然点头:“事情的结果就是已经被影响过起因的结果。”

“对,”柯寻说,“所以,说不定我们现在走到了这一步,也已经是在未来穿越回山海世界后,做了所有力所能及的事后所得到的结果。也就是说,无论我们是否穿越回山海世界,我们都无法改变即将面临的死亡的结局……对吧?”

“是的。”朱浩文道。

柯寻垂下眼皮,半晌叹了一声:“所以我们说来说去,仍然是没有办法。”

“而且,即便是不需要科学仪器和科学依据,制造九鼎那样的超级武器也需要花去大量的时间,”朱浩文道,“我们现在一没有材料,二没有时间,什么都已经来不及了。”

柯寻扎着头摆了摆手:“行了,浩文先生,你打击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收工了,最后这点时间我想在怿然怀里哭一会儿。”

“你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朱浩文掀开帐篷帘子,外面已经是飞沙走石,整个天与地之间都已被狂暴的风充斥,每夜必出现的那些龙卷风柱,在今夜已经完全连成了一片,成了一堵擎天踏地的风墙。

朱浩文走了出去,这顶小帐篷里重新剩下柯寻和牧怿然两人。

两个人对视着,千言万语此刻都堵在心里,不知先挑哪一句出来说才好。

“我直觉一向准,”柯寻艰涩地开口,眼圈微微泛着红,“而这次……我直觉……我们……我们真的活不成……了……”

“不要紧,柯寻,不要紧。”牧怿然深深地凝望着他,声音轻沉且温柔,“这世界上,也许没有哪一对情侣能像我们两个这样,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次生死,这已经足够刻骨铭心,也足够死而无憾了。”

柯寻一时说不出话来,哽着嗓子点头,然后伸开双臂,同牧怿然紧紧相拥。

这大概是他人生中,过得最快的几分钟。

几乎就只是在这么一记拥抱,一个浅浅的亲吻中就迅速结束了。

背上背包,两人牵着手走出帐篷。

同伴们也正从其他的帐篷里默默地走出来。柯寻不愿去看他们脸上的神情,将目光望向铺天盖地的暴风中,那座阴蜮矗立的鬼祭台。

“准备好了么?”狂暴的风沙里,已经分辨不出谁的声音这样问了一句。

没有人回答,但答案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

“走吧。”又一个声音说。

十三个人艰难地迈开步子,像背负着苍沉的万古群山,像跋涉着空茫的千年岁月,僵硬地迈入将要吞天噬地的暴风中。

十三个人沉默地向着祭台的方向走,黢黑的身影里,浸透着无尽的死寂,绝望,和悲哀。

如此狂暴的风沙,几欲将地皮揭开一层,却又似乎被某种力量所阻,摧不动这十三道人影分毫。

冥冥中仿佛正有两股针锋相对的力量在风中博弈,一股想要将这十三个人拼命卷走,卷离这恐怖的死亡之谷,另一股却竭力地想要把他们留下来,为他们在身前开路,甚至还在身后推着他们,一直将他们推到了祭台的脚下。

“爬吧。”有人说。

却没人愿意先动作。

“没时间了……”又有人说,“再犹豫下去,等天亮之后,这个世界恐怕就是妖鬼的天下了。”

还是没有人动。

“等一等,”这次是柯寻开口,“吴悠,你用看骨相的方法看看这个祭台。”

吴悠的声音沙哑且轻微地应着。

过了半晌,听她说道:“我什么都看不到……就只是石头……”

“那看看风里呢?”柯寻指向远处风暴最急最浓最厉的地方。

吴悠又惊又惧地尖叫了一声:“好多——好多奇怪的东西——风里头全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它们是什么样的?”有人问。

“我说不出来——无法形容——就是——就是可怕到看一眼就想当场死掉——”吴悠捂着眼睛,蹲下身用力地把自己抱成一团,然后嚎啕大哭。

“是妖鬼,它们来了。”邵陵声音沙哑地说,“我们上去吧,没有时间了。”

“我们——我们可以不用死啊——”李小春也带着哭腔,“山海时代的时候不也是妖鬼和人类共存的吗!就放它们出来好了,我们现在早不是上古人类了,我们有高科技了啊,我们到时候再用次声波对付它们就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