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2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死亡,已经是入画者们唯一能做的选择。

就连想逃离也许都不能够,因为那些遗笺上写到,有人曾想逃离这里,却又回到了祭台出现的地方。

就像每一次入画,当你跑到画的边缘,就会重新折回原地,除非,你能找到画者的钤印,才能逃出生天,永远地离开这里。

可这是现实世界,不是画里。

大家所有的推测,已经证实了这是个真实的世界,那些诡异的神奇的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是那些被深埋在地下的远古生物,用它们的高等级物种才具有的能力,对人类世界所做出的影响。

所以,这不是画,这里没有画者的签名或钤印,这里没有能让入画者们逃离生天的途径,这里,只有残酷的死亡,和现实。

入画者们甚至没有更多一点的时间用来对这个现实世界做最后的诀别,当天光彻底消失在黑暗的吞噬里的时候,每一个人的皮肤上,都透出了比黑暗还要黑的骨相花纹,密密麻麻,扭曲狰狞,丑陋地爬满了全身。

大家很久没有彼此开口交流,只是默默地准备着登上祭台的装备。

柯寻在自己的背包里塞上了相册,塞上了牧怿然送给他的巧克力的包装盒,脖子上带了和牧怿然一对的铂金吊坠,手指上,套上了两人都有的那枚戒指。

“穿这套。”柯寻从衣袋里掏出两套衣服,递给牧怿然一套。

是情侣装。

“等有人发现咱们的尸体时,肯定会指着咱俩说:呀,这两人是情侣!”柯寻学着想象中发现尸体的人的样子,指着地面,“然后他们会拍下照片,回去后发到微博上去,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跑来给咱们点蜡的,哈哈。”

牧怿然笑起来,接过来和他一起换上,然后两个人互相看着。

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过了很久。

“我这会儿肯定特丑。”柯寻搓了搓自己的脸,那上面早已布满黑色沥青一般的骨相。

牧怿然伸臂把他拽进怀里,拥着他,吻着他,听着他鼻子里带着哽咽的重重的呼吸。

“怿然……怿然……”柯寻狠狠攥着他的衣服,把脸用力地埋在他的肩上,“我不怕死,怿然,但我怕再也看不见你。”

牧怿然把手罩在他的后脑勺上,轻轻地揉着,偏了偏头,嘴凑到他的耳边,声音轻沉地送进他的耳孔:“不要怕,即便我们最后成为了没有肉体的意识体,也一定会在一起。记得么,程式就是用这种方法去找他儿子的,无论他的儿子在哪里,他都不会遇到任何的阻碍,他一定能找到他,就像你一定能找到我,我也一定能找到你一样。因为,意识体是……”

说到此处,牧怿然忽然顿住,柯寻抬起头看向他,见他凝眉沉思,就没有出声,只静静地看着他的侧脸。

“意识体是,”当牧怿然从思考中重新抬眼回望向柯寻的时候,眼底带着雪山之巅般的微光,“是不受空间和维度影响的,它可以跨维存在,也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

“你的意思是……”柯寻隐约明白了牧怿然心中所想,“‘身不能及,唯心可及’?”

牧怿然点了点头:“我想那位前辈高人这句话中的意思,指的就是这个了。身不能及,心,或者说是意识却能及的,是不同的时空或维度。

“古代的玄学家认为心念的力量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也没有心念去不到的地方,一念之间就可上下古今,神驰寰宇,无远弗届。

“‘心诚则灵’这个词,说的就是意念的强大力量,意念足够强大的话,足以改变事件的因果。这个‘改变事件的因果’,也许指的就是意念不受时空局限这一特性。”

“所以,”柯寻眼睛一亮,“既然入画这件事已经确定了每百年都会发生一次,就是说,用意识做封印的这个方法也已经确定是有用的了,对吧?也就是说,意识是真的可以脱离肉体单独存在的,对吧?那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当我们的肉体死去之后,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意识,跨越时间,回到……几千年前那个真正的山海世界?”

“我认为会有两种可能,”牧怿然道,“一种可能即如你所说,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意识穿越时间。但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即人死后一切虚无,意识体虽然仍然可以存在,但已经不再是存在于我们肉体中时的那种表现形式了。

“我们的思想和记忆很可能会被留在肉体中并随之一起死去,而意识体虽然还‘活着’,却已经不再是原本的我们了。

“就好比一张光碟,被擦除了数据的光碟虽然还是一张碟,但它却已经成为了一张没有任何数据的空白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