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2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怿然说‘光’字是有念力的,”柯寻刚说完第一句话,牧怿然就明白了他的想法,转而陷入了沉思,柯寻看他一眼,将声音放得低了些,“也就是说,每一个文字,根据人们投注在上面的感情和意愿的多少,也都具有或大或小的念力。

“同志们,你们没有忘记吧——不管是九鼎上的《山海图》还是鬼祭台上的《山海图》,它们都是由鬼文组成的啊!

“用来行巫祷之事的文字,它所具有的念力当然更加强大了,所以那位先辈才说‘求得九鼎图,得其巫咒之力’,这个巫咒之力,就是鬼文上所附着的念力,也就是人的意念力!”

“对!没错,就是这样!”好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赞同。

柯寻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还没有说完:“怿然曾经说过,意念力是非常强大的一种力量,强大的念力甚至可以对抗神魔,例子就是我曾在《信仰》那幅画里遇到过的情况,事情是这样的……

“所以,我觉得意念力也许对我们破解难题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遗笺里的先辈不也提到了吗,‘身不能及,唯心可及’之语许意指人之心念——心念不就是意念力吗?先辈也说心念之力不容小觑,而且他们最终也打算‘以念破境’,应该也是意识到了意念力的作用。”

“我觉得你这个说法太理想化了,”务实派李小春道,“我每天都无比渴望着自己能暴富,我感觉我的意念力已经非常强大了,但我始终也没富起来,到现在仍然是个四处流浪的打工仔。”

柯寻:“……”

“而且自从遇到入画这个破事儿,我每天都极度渴望着我能活下来,能摆脱这件事,比想暴富的意念还要强,”李小春继续道,“可你看现在怎么样,不还是被迫到了这儿,时刻都有送命的可能吗,所以意念力什么的,有个屁用。”

“如果没有用的话,《山海图》的巫咒之力要怎么解释?”朱浩文看着他,“‘光’字打击要怎么解释?偶像祝诅术要怎么解释?”

“而如果你认为意念力这种说法太玄学的话,”牧怿然接口,“那我们也可以给它一个更靠近科学的解释,那就是,鬼文是一种能量场。

“物质的本质是能量,微观粒子在运动时产生振动,振动产生能量。而这些鬼文,它们的组成方式也许就像九鼎共振出强大的次声波的原理一样,不同的组成或者说是书写的方式、形状,能够产生不同频率的振动,而不同频率的振动,能相应影响到不同的物质。

“因此,说《山海图》具有巫咒之力、意念力,其实就是具有强大的能量场,这种能量场被铸刻在九鼎上时,可以共振出合适的次声波频率,并将它们扩散传播开去。

“而这种能量场的图形被植入骨相后,与人类自身的能量场结合,虽然没有九鼎那样强大的力量和打击效应,但也可以用来封印这座祭台,影响祭台所产生的能量场,暂时中止妖鬼借着祭台施展偶像祝诅术,向着地面冲击的行为。”

李小春语塞,搓着脑门道:“好吧,我承认,意念力有用,但是那是大巫才能自如使用的东西,咱们这种普通人我觉得够呛。”

“意念力非常有用,”朱浩文不再看他,转而望向大家,“秦时那位先辈提到一句,‘以灵识一缕,力封妖鬼百年不入阳间’,这里的‘灵识’,我认为同样指的是意念力。

“当然,他是位玄学者,他有能力用自己的念力封印妖鬼达百年之久,也许我们也能,我们身具骨相,骨相是意念力的传承,我们虽然只是普通人,但被加持了这种强大的念力,也可以被用来再封印妖鬼一百年。

“但这个前提极可能是……需要我们死。”

“但我们不想死啊……”卫东说,“人都死了,还搞什么念力……”

“怎么不能搞?”柯寻和朱浩文异口同声说了一句。

“啊?”卫东和几个人一起茫然地看着两人。

“记得《薛定谔的猫》那幅画吗?”柯寻目光闪动地看着几个一起经历过那幅画的老成员,“人的肉|体和意识是两种物质,肉|体死了,意识不见得会死!”

“啊!”卫东几个人顿有所悟。

“所以这才是几辈先行者决定牺牲的真相么?”方菲的眼睛里也晃动着光,“他们知道只有意识才能封印妖鬼,所以义无反顾地决定抛下肉|体。骨相附着在肉|体里不是为了控制肉|体,而是在等待着脱离肉|体而出的意识。”

“是的……是的,”邵陵喃喃着,思索着,“我们这些普通人也许控制不了自己死去后的意识,但那位先辈大师可以,骨相《山海图》具有的念力可以。所以它们需要我们献出自己的意识,或者说,用灵魂来献祭。之后我们脱体而出的意识与骨相的念力相结合,就可以成为封印,阻绝鬼祭台的能量场,将妖鬼继续封在地下长达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