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2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所能想到的来自天上的声音,就只有雷声了,”卫东道,“或者难道是风声?会不会跟每晚出现的那些龙卷风有关?”

“这就矛盾了,”方菲道,“天音让妖鬼难持撑,龙卷风难道是用来制妖鬼,而不是想入侵人间的?”

“也很有可能啊,”卫东说,“每晚出现的不都是异世界的景象吗,所以很可能这就是异世界的妖鬼正在被龙卷风折磨的景象!”

“照你这么说,龙卷风其实是对人间无害的,我们没必要去管?那我们身上越来越明显的骨相又是怎么回事?”方菲反问。

“很可能根本是两回事啊,”卫东说,“龙卷风只是异世界的景象,象征着异世界的妖鬼正在受它的折磨,而我们的骨相明显是证明我们再不把异世界封印住的话,就会死掉,两回事儿。”

“龙卷风柱越来越大,我们放着不管,它们很可能就把妖鬼彻底折磨死了,这不是很好?所以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牺牲自己去封印异世界?”方菲问。

“呃……”卫东语塞,“好吧,你赢了。”

方菲没再多说,两个人忽然发现周围一时安静无声,齐齐看向大家,见大家也正齐齐看着他俩。

“怎么?”方菲挑眉。

“没事没事。”柯寻摇手,“你们小两口争论得挺有道理,我们就听住了。所以东子的意思是天音很可能是风声,菲哥的意思是东子瞎J8扯淡,那大家的意思呢?”

也许是“东方鹅夫妇”的经历给卫东和方菲留下的印象太深,以至于两个人丝毫没能注意到“小两口”这个词的异样,只和柯寻一起看向其他人。

“的确,除了风声,雷声,雨声之外,似乎没有其他的声音来自于老天爷了。”秦赐思索着道,“但也诚如小邵和小方所说的,天雷和雷声指的是同一种情况,与其分别说‘落天雷,降天音’,不如直接只说‘落天雷’一句就好了,而风声也的确不像是能制妖鬼的东西。”

“我想,关于天音,关键之处在于下一段话,”牧怿然开口,“‘雷震寰宇,独诸神不可躲;天音无声,唯妖鬼难持撑’。明明是‘音’,为什么会无声?什么样的声音是没有声音的呢?”

众人凝眉沉思,却听得柯寻一个提声:“——次声波!《重启》里暗示的次声波!”

“——啊!”好几个人恍然惊叹。

“没错,”牧怿然道,“次声波的频率低于人耳所能听到的频率,所以对于人类和大多数动物来说,这种声音是‘无声’的。但我也曾在那幅画里说到过,狗、象、鲸和水母是可以听到次声波的,如果所谓的‘妖鬼’是一种已经在地面上灭绝的、与现有的人类和动物完全不同的物种,也就不排除它们是一种可以完全听到次声波的物种的可能了。

“而且,即便是次声波,也有不同的高低频率,我之前说过,人的体内也是有次声波存在的,一旦自然界的次声波和人体内的频率碰巧一致,从而产生共振,就会对人体造成伤害,比如发生疾病,变得神志不清,甚至直接死亡。

“那么我们也就有依据推断,次声波的某一频率,与‘妖鬼’这一物种体内的次声波正好一致,从而对它们产生了毁灭性的打击。

“而至于这种次声波产生的原因,十分的明显——大洪水。

“之前也曾提到过,自然界中伴有次声波的自然现象有很多,比如火山爆发、海啸、洪水、龙卷风、磁暴、地震、电闪雷鸣等等,而人为造出来的现象,比如核爆炸、火车飞驰、楼毁桥塌,以及各种机器的运行,也都可以产生次声波。

“现实中的例子,就是何棠能够比普通人更敏感地感受到剧院里因乐器造成的回声而产生的次声波,这会让她的身体产生不适。

“所以,在史前大洪水爆发的过程中,自然界产生了某一种频率的次声波,给‘妖鬼’这一物种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于是这封遗笺的下一段写道‘妖鬼遁地’,也许就是为了躲避这种次声波的伤害。

“再加上,我们所经历过的每一幅画都对我们有着种种的暗示,而这些暗示也都相继应验或找到了对应的线索,那么《重启》里暗示过的次声波,也就不大会是无的放矢,极可能应验在‘天音’上了。”

“没错,就是这样,”众人一阵振奋,“说得通!”

“那么是否可以这么理解这几段话,”邵陵道,“上古时代,地面上生存着三大类物种:所谓的‘诸神’、所谓的‘妖鬼’,和人兽。

“上古时代的神和妖鬼,也许并非我们现在认知中的那种神鬼性质,上古的神可能是一个更高级的物种,妖鬼是次于神的一个物种,而人和兽则在那个时代是位于生物链底层的一个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