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20)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予等尝秘铸九鼎,取上古所划九州之地青铜,请数百巧匠日夜不休,依骨相图谱铸于鼎上。

鼎成试之,却不见效。承甫君疑因九鼎形制不符,然上古九鼎佚失已久,其形其制早无人知……予等相望无言,顿觉心如死灰。

抱无望之心,入昆仑之枢,见阴域鬼台,应予等命数。

先辈遗志虽宏远,吾辈徒叹力不逮。

而今洒泪成绝笔,仰问苍天奈若何。

……

……子夏兄以星乩见长,入昆仑枢初夜,扶乩问卜,曰此地阴阳混乱,有翻天覆地之象。

澄江兄曰:枢,有转轴、翻覆之意,先贤以此字命名之,未尝不含此意。

子夏兄言,阴与阳,便如手心手背,翻手覆手,互为因果,皆造化使然。此昆仑之枢,亦许为天地之枢、阴阳之枢、人鬼之枢,但使因缘际会,便天地倒转、阴阳交替、人鬼互易。

此枢必有机簧关窍从中操控,若能寻得其机窍,便许能彻底终结此轮回之灾。

……苦寻数日未果,谷内狂风却已隐现吞天之势,我等时日无多,须将破釜沉舟,搏命一试。

子夏兄曰:先人提及高士所言“身不能及,唯心可及”之语,许意指人之心念。佛家所言“世界微尘,因心成体;唯心所现,唯识所变。”,又曰“以心转境,以念转物”,可见心念之力不容小觑。我等而今已至绝境,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若舍得一条性命,押下一场豪赌,直入鬼台,以念破境!

崇阳兄笑曰:既如此,索性携手而入,齐唱《心诀》,方当得起一“豪”字。

众人皆抚掌大笑,齐声应是。

此时只待入夜,生死将在旦夕。成功与否,无从先知,权且效先辈前驱,留书述情于后辈。

我等所助有限,唯有二三赠言:无惧便无悲,无畏便无怖,人生终须得一死,何妨仰天笑三声!

《心诀》唱曰:清心如水,禅寂入定;微风无起,波澜不惊;

我心无窍,天道酬勤;我义凛然,鬼魅不兴;

我情豪溢,天地归心;我志扬迈,水起风生;

清新治本,直道谋身;至性至善,大道天成。

天道朗朗,邪不压正,但为苍生,我身何幸!

……

……有乾必有坤,有阴定有阳,既有《山海阴经图》,则必有《山海阳经图》。

画中幻境所生诸处,皆为至阴之地,吾尝以厌胜之法制之,却不见效,想来乃九鼎未再现世之故。

先贤以“阴经”命名之,当有其用意。阴经指向阴地,地下阴物每尝由此侵入,莫非阳经指向阳地,正与阴地相对?

“阳”字亦有突出之意,而昆仑枢内突出之物,唯有入夜后方出现之鬼祭台。

吾妄加揣之,《山海阴经图》为鬼指路,《山海阳经图》为人指路,阴经指向画中幻境生处,阳经指向昆仑枢处,而骨相指向昆仑枢处,则《山海阳经图》便是骨相《山海图》。

又,鬼祭台上图符与骨相有相似处,吾众尝拓于纸上,试拼成图,果不其然,得一舆图,图中显目处,与画中幻境所生处多有重合,是以,《山海阴经图》便是鬼祭台上祭图,鬼祭台上祭图,亦是《山海图》。

由此推知,《山海图》含阴阳两阕,若阳阕为吾等阳间应劫十三人指路,则阴阕又为阴间谁人指路?

吾等有一大胆揣测。

会否,阴阳两界乃以昆仑枢为中轴,以大地为隔断,二者如临湖照影,相对存立?

……

……姓陈的布商不肯与我们登上祭台,张皇而逃,这日早上却出现在祭台消失处,这会子仍昏迷未醒。

眼看着这谷能进不能出,这一遭儿怕是有死无生,若不能想出法子彻头彻尾将那阴祟之力尽除,我们这十三条性命便也是白填送了去。

然而诸多先辈高人尚无法可解,我们这一伙有运无命的乌合之众又能有何良策?

宛玉体弱,登上这昆仑枢便已是送了半条命,此刻全靠嘴里含的参片吊着口气。

方才她昏过去,气息一时断绝,过了会子又缓过来,神志不清说了些胡话。

她道,方才她迷迷荡荡飘着,恍惚升上了半空,低头看时,却见了许多长虫般多足怪物盘踞谷中,每段虫身上都长了张人面,虫身绵延迤长,不见首尾,虬结百转,教人毛骨悚然。

她依稀只觉其中一虫身上人面似曾相识,便定睛细看,却骇然惊见那人面竟是她自家。

她这一惊便醒了,又说旁边那虫上人脸又似是我。

我常听老人家言道,人之将死时易见些阳世未有之奇象异物,再观宛玉情形,心中不觉惨然。

今日机缘巧合得见先辈志士遗言,我虽一介女流,亦觉慷慨壮哉。奈何远无先辈那般能耐,徒怀惭愧,只余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