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1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次日一早,众人匆匆洗漱完毕,然后排队端着早饭来到大帐篷内,坐到毯子上继续分析那四幅岩画。

这一次卫东将四幅岩画分开,每次只在幕布上投影一幅。

那种令人绝望和压抑的感觉果然减轻了许多,但也并非全然消失,只不过勉强在众人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除去昨天已经细看过的A面岩画,众人又依次对BCD三幅岩画观察了许久,大部分的画面都诡异又晦涩,盯着那些行尸走肉般的图符看得久了,心底还会渐渐生出毛骨悚然的恐惧来。

见大家一时得不出什么结论,邵陵走到电脑边坐下,一边用鼠标操作着画面一边说道:“思维混乱的时候,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先归纳,再概括。

“这四幅画我们不用归纳,每一幅画本身就是一个类别,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做的就是先为这四幅画概括出一个简明扼要的中心思想来。

“先说A面岩画,昨天我们已经仔细分析过,暂且就把它的主题定为祭祀或巫祷仪式。

“B面岩壁画,内容有些繁杂散乱,大概是几幅画中图符量最多的一幅了。我刚才重点观察的是这幅画的整体结构,并没有发现类似A面岩画所体现的有规律的图符布局,没有圆圈,也没有按图符类别分类的分布的迹象,不知道大家对于这幅岩画有没有其他的发现?”

“我发现这幅画里好像有很多动物,”罗勏举手回答,“可能因为我很喜欢动物的缘故吧,这里面的很多图符虽然看着跟动物搭不上什么边,但我就总感觉它们的形象和行为特别符合一些动物的特征。”

“是的,这里面某些图符很像海里的生物。”方菲道。

“并且似乎还有很多的植物和山川河流。”岳岑补充。

“这么看来,也许我们之前猜测的,这岩石台上的壁刻是佚失的一部分原版山海图,是极有可能的了。”秦赐道,“莫非这B面岩壁所展现的,就是山海世界的自然风貌?”

“很有可能。”邵陵和华霁秋表示赞同。

“东子,你发现了什么?”柯寻注意到卫东一直在用另一台手提电脑拧着眉毛低头操作。

“我感觉B面岩画上的某些图符和咱们骨相上的山海图有些像……”卫东说着并不停手,“我想把二者做个对比,不过可能需要花去不短的时间……”

“你继续弄,别的不用管,交给我们。”柯寻拍拍他后背。

邵陵就继续说道:“那我们暂且就把B面岩画看作是对自然风物的一种描绘,它的主题就先定为‘生灵’。

“再看C面岩画。C面岩壁画,应该算是几幅画里最为诡异恐怖的一幅了。

“如果说A面岩画里那些疑似为祭品的、表现为类人生物的图符都像是被强行扭断了四肢、脖颈,甚至躯干,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死态的话,那么C面岩画里所有体现为生物体的图符,它们被描绘出的状态都完全不像是活着的。

“我不知道是我先入为主还是其它的原因,在我看来,C面岩画上的图符虽然和B面岩画上的同类图符没什么两样,但不明所以地,我就是感觉C面岩画的图符充满着一股浓浓的死气。

“每一个图符都没有一丝生机,哪怕看上去是在行走,也像是行尸走肉,透着茫然和麻木。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亦或是有不同的看法?”

“我也是这么感觉的。”罗勏连连点头,“可能因为我从小到大,家里一直养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动物的缘故,我对它们透露出的特别微小的情绪很敏感,当然,图符这种死物和动物可能不一样,不过也不知道从这些图符的什么地方,就是能散发出一种让人特别压抑和绝望的气氛……哎,我好像又有点儿受这些图片的蛊惑了,心里特难受……青青姐,你氧气筒借我吸一会儿……”

“大家有没有发现,”秦赐有着身为医者的细致入微,“在C面岩画的上面部分,这些图符似乎都仰着头,而到了下面部分,就都是低着头的了。如果说上面部分的图符给人的感觉还只是茫然和僵硬的话,那么下面部分的图符就是麻木和委顿了,像是枯萎和干涸的草。”

“或许这是想表达阶级等级?”邵陵思索着道,“位于上面部分的是上层阶级,下面部分的是底层阶级?”

“可这幅岩画上所有的图符都不像是活着的,”柯寻道,“难道死了的生物也分阶级?”

这话让邵陵噎了一下,半晌说了一句:“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最公平的,那就是死亡了,所以,死亡没有高低之分。”

“那这就不是表现的阶级等级了?”柯寻说,“你们看,C面岩画里仍然有那个长着眼睛的‘主角’,它也是仰着头的,你们说它是不是在观察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