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6)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也许是风或者回声的缘故?”吴悠刻意往不那么令人害怕的方向猜。

“不管是什么,晚上大家都警醒点。”柯寻连猜都不猜,大手一挥,“先吃饭,有了力气才能干。”

大家就在各自车上好歹吃了些牦牛肉干和干粮裹腹,时间也不过才晚上七点多钟,外面的天却已黑得如同深夜,狂风雪暴仍不休止,时而排山倒海一般掀起铺天盖地的雪浪,时而龙卷风状席卷起无数根庞大的天柱,尖利的嘶嚎从四面八方滚滚地狂啸而来,整个山谷间就像充斥了十万鬼众,在众人的眼前疯狂肆虐。

华霁秋因高原反应而头痛不堪,在服用了秦赐给的药物后就披着厚厚的毯子在座位上睡了过去。邵陵开了大半天的车,也很有些累了,靠在椅背上没有多久就呼吸均匀地睡着了。

罗勏却睡不着,伏在方向盘上看手机,手机虽然没有信号,但不妨碍看本机存储着的视频,朱浩文瞥过一眼去,发现他看的是他和女朋友拍的家中日常。

画面里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和阳光帅气的男孩子怀里抱着他们心爱的宠物猫狗,说说笑笑扑抱成一团,背景是充满生活气息的房间,透过房间明亮的窗户望出去,是一座经过精心打理、花木葱茏的小花园。

薄金色的阳光暖洋洋地洒在房间中,洒在猫狗柔软的身体上,洒在小情侣无忧无虑的眼睛里。

朱浩文无从猜想罗勏是如何同自己的女朋友做最后的诀别的,也许笑着哭,也许哭着笑,也许就只是挥手说了个再见,告诉对方自己再次回来时想吃一碗她亲手做的蛋炒饭。

而自己身边的这些同伴,哪一个又不是如此呢?

“萝卜,早点休息,”朱浩文挪开目光,不去看他发红的鼻子,“你开了一天车,养养精神。我值第一班夜。”

罗勏揉了揉眼睛应了,正要裹上毯子休息,突地一指车窗前方的风卷雪滚处,嗓音都吓到变形:“文儿哥——那——那是谁——”

朱浩文也看到了——就在车前方的风雪湍流里,有十来个黑色的影子正快速地向着峡谷的深处方向移动!

这样大的风雪,正常人根本寸步难行,而那些黑影却似乎毫无阻碍,幽灵一般僵直着上身,彼此之间没有任何交流,也不东张西望,更没有多余的动作,就这么默默地前行,很快就消失在了混沌的沙雪风暴里。

“这——这是什么——”罗勏惊恐地睁大眼睛看向朱浩文,“是我的幻觉吗?是我的幻觉吧!”

“不是幻觉,”朱浩文拿起枪,伸手就要开车门,“你在车里守着,车门锁上,我去柯寻他们那辆车上商量一下。”

后排座上的华霁秋和邵陵睡得很沉,此刻一动不动。

“文儿哥——我害怕——”罗勏拽住他袖子。

朱浩文随手把车上自带的Ipad递给他:“看小电影吧,柯寻下的。”就开门出去了。

罗勏:“……”不,我就算吓死也不想看钙片啊……

朱浩文顶风冒雪地走到牧怿然的车边,还没有来得及伸手敲窗,车门就从里面打开,一只手伸出来,把他迅速地拽进了车内。

“你们也看到了?”朱浩文抹了把脸上的沙土和雪,望向车里都还醒着的几个人。

“看到了卧槽,那他妈是鬼吧!”卫东惊魂未定地紧紧裹着身上的毯子。

李小春瞪大了眼睛看着朱浩文:“浩文儿你可真胆大,这样还敢从车里走出来!”

“你们怎么想?”朱浩文问柯寻和牧怿然。

“我们想跟上去看看。”柯寻道。

“如果那是个引诱我们入套的陷阱呢?”朱浩文道。

柯寻笑了笑:“文儿仔,你忘了咱们是来干什么的了?咱们现在是明知山有虎,不得不往虎山行,要是想自保,那来这儿干嘛,咱们来这儿本来就是明知有陷阱还得往里跳的,如果刚才那些黑影是诱饵,那他们最多是想把咱们引着再次入画,或者是找到最终的答案,如果是为了在半道上杀害咱们,那就太无厘头了,咱们入了这么多幅画,最终就死在这荒郊野外?意义何在?”

朱浩文一时无话可说。

他发现如今的柯寻已经越来越让人hold不住了。

很久以前还是个傻白甜来着,短短几个月之后,说话有理有据,行动有分有寸,思考有条有序,悟性与脑洞齐飞,霸气共骚气一色……快盛不下他了。

“不过那些影子刚才已经消失不见了,现在咱们再追是不是来不及了?”李小春道。

“如果是诱饵,应该还会有后手,”牧怿然道,“如果仅此一次,那么我们也没有必要再跟上去。”

朱浩文点了点头,没有急于回去,就坐到后排座上,和这四人一起静静地盯着车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