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画 山海(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骨相图不是只需要简简单单地拼接在一起就可以拼出一幅地图的,这九张代表着九鼎版山海经的图,内容繁杂,囊括了山水动植各种物质,原本都是独立成画的,如果不是卫东当初发现了其中某些线条可以连接起来拼成一幅大图,任谁也不会想象得到这里面居然隐藏着一幅地图。

现在,卫东用红笔将其中隐藏的可以连接起来的线条勾描出来,不去管其他纷杂的、用以掩饰的线条,只单看这幅红笔画出的图,见群山连绵,其中有河有谷,有峡有渊,像是一片广阔无垠的山区。

“你们看中间这条山谷,”罗勏指着图上形似山谷的线条,“这个形状我太熟了,这是——位于西原地区的那棱格勒峡谷。

“我和几个朋友曾经自驾游去过西原,去之前做攻略的时候,把要去的地方的地形都研究透了。而我之所以对那棱格勒峡谷印象这么深,是因为它被人称为‘死亡之谷’,而且它还有个别名,叫做……‘地狱之门’。

“从它的名字就可以知道,那棱格勒峡谷不是什么好去的地方,关于那儿有很多诡异的传闻,什么人畜进入后都有去无回之类的。

“我那几个哥们儿号称胆大包天,到了那边直接开车进去,没过多久就都吓得跑出来了,我反正是没敢进,听他们说,车开进去没多久,所有的无线设备就都没有信号了,指南针什么的也都失灵了。

“他们大着胆子往里面开了一段路,结果突然乌云密布雷声滚滚,他们说,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可怕的雷声,就感觉整个天空都压在头顶上方,好像随时都会劈下一个惊天巨雷来把他们劈得灰飞烟灭。

“他们没敢再往里面开,就吓得跑出来了,我一直在谷口等着他们,他们跟我说打雷的事儿时我还不信来着,因为我在谷外面明明从始到终天空都是一片晴朗,没有风,只有白云朵朵,更没有雷。

“我们都觉得这事儿太诡异,就打消了再进谷的念头,后来一个哥们儿好奇心重,用我们带去的无人机想航拍一下谷内的情形。我们一共用了三架无人机,结果这三架无人机飞进谷后就失去了控制,再也没有飞回来。

“哥哥姐姐们,如果这个地图指向的真是这个地方,我觉得我们可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罗勏的话令众人心头蒙上了一层阴翳,朱浩文用笔记本搜出了那棱格勒峡谷的地图,展示给众人看:“罗勏说得没错,这幅山海经地图指向的地方,就是那棱格勒峡谷。”

“我也记得曾看到过那棱格勒峡谷是和罗布泊齐名的我国四大无人区之一,也是世界著名的五大死亡谷之一的说法。”顾青青道。

“我年轻的时候曾去过西原地区支教,”岳岑缓声开口,“闲暇时四处游赏,也曾听当地牧民讲起过关于死亡谷的传闻,据说谷里水草丰美,是动物的天堂,但是牧民们却不肯进入谷中放牧。

“我也曾想要进谷去看一看,遗憾的是,没有牧民肯为我带路进谷,并且提到过三十多年前曾经有一支地质考察队进入过谷中考察谷地,当时正值盛夏,谷外酷热难当,谷内却突然下起了暴风雪。

“考察队在谷中发现了一具牧民的尸体,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痕,死的时候手里端着上了膛的枪,满脸都是惊惧至极的神色。

“幸运的是考察队有惊无险地从谷里出来了,对外声称所谓的谷内异常现象是由于地下磁场过强的原因。据说谷内磁异常情况非常明显,越深入谷地,磁异常值就越高。

“现在看来,那里的磁异常,除了天然地理原因之外,可能也和入画事件脱不开干系。我记得你们说过《重启》那幅画里就有磁异常的现象,比如热带、温带、寒带的植物混乱生长,那么在那道山谷内盛夏降雪、隆冬打雷,以及电子设备失灵这样的情况发生,也就有迹可循了。”

“听岑姐这样一说,看来《重启》那幅画也早就已经对我们有过相关的暗示了。”柯寻摸着下巴道,“既然可以确定地图指向的是这个那什么勒峡谷,那就不管有多么危险,我们都必须要去一趟了。”

罗勏惴惴地看向他:“真的必须要去吗?这一次画推并没有给咱们规定时间啊,咱们兜里既没有出现门票,这十天之内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现象……能不能不去?或者晚上几个月再去可不可以?”

“太姥姥都说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柯寻拍拍他的肩,“不管早去还是晚去,这一趟咱们是避免不了的。而且我也不认为整个事件就到此结束了,画推也不会有那么好心给咱们留几个月的时间缓冲。虽然这一次没有明确时间,但我认为,一旦我们超过时间限制,很可能会直接遭受到反噬,甚至说不定连预警都没有,与其到时候被弄得措手不及,不如把主动权握在自己的手里。大家的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