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3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和合(35)

“嘀——”

这个熟悉的令人无比憎恶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吴悠摸了摸挂在胸前的牛皮口袋,此时已是沉甸甸的,但并没有装满,还差最后一样。

“就剩下三个小时了,咱们现在已经凑齐了法华经里所说的佛教七宝中的六件宝,”吴悠看了看牛皮口袋里的东西,“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玫瑰。”

还差最后一样——珍珠。

当前面的天空中再次出现几种幻境的时候,两个人果断摒弃了“盗锡”世界这个干扰项。

顾青青看着吴悠的表情:“另外两方天空,都能看见什么?是很可怕的东西吗?”

“也谈不上可怕,就是挺诡异的。”吴悠自从经历过血红玛瑙世界之后,胆子就又大了很多,“如果我说我看到了一堆兔子,你一定会觉得很奇怪吧。”

“兔子?”

“对,也不是一堆,一共就两只,毛皮的颜色发黄,”吴悠接下去也不知该怎么形容了,“也不知这俩兔子在那里吃什么东西,反正能听见像金属似的声音,更让人受不了的是,这两只兔子边吃边拉,拉出来的全是乌黑的铁珠子,掉在地上都发出硬邦邦的声音。”

顾青青听着吴悠的描述,似乎明白了什么:“传说中的确是有一种这样的动物,他们喜欢吃各种铁器,样子就像兔子似的,据说两只这样的兔子能把一个兵营的兵器全都吃光。”

吴悠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那它们拉的是什么?肯定不是普通的兔子屎。”

“那东西是宝贝,据说铸造宝剑的时候,只要放上一粒,就可以铸造出罕见的神剑。”

吴悠再次长了见识,此时她指的指中间的那一方天空:“咱们就直接朝前走吧,那才是咱们的方向。”

“哦?你看见珍珠了?”

“我看见海里有很大的蚌,虽然没有直接看到珠子,但从蚌合并的缝隙里透出了珠光。”吴悠看到了希望,步子走得更快了。

顾青青肯定了吴悠的说法,也跟着加快步子向前走去:“你说,这个世界不会要咱们到海里去采珠吧?”

“真可惜方菲不在这儿。”吴悠表面轻松,但心里实则对海水有些惧怕,自己平时去个游泳池还差不多,真正探进大海实在没有那个胆量和能力。

“我总觉得,画推这次的尺度把握得特别好。”顾青青突然说。

“你这算是……夸上他了?”

顾青青笑了笑:“我只是针对咱俩这个世界的一个总结,虽然还没有最终结束,但根据前六件佛宝的寻找过程,我觉得……好像那些知识都刚刚好在咱们的知识范畴之内,巧得有些不自然了。我甚至在想,如果某些帮咱们找到答案的书我没有读过,是不是画推就会给咱们‘换题’了呢?”

吴悠思索着顾青青的话,感觉对方说得很有道理:“我刚才也有个念头,如果在银树世界之后,咱们没有选择寻找玛瑙的世界,而是选择了铁或锡的世界,咱们俩就一定会被淘汰吗?

“会不会咱们的寻宝目标,就由佛教七宝变成金银铜铁锡这金属五宝了呢?”

顾青青听着吴悠略显荒诞的分析,居然十分认同地点点头:“真说不定。”

“那咱俩岂不是亏了,明明五个就能搞定,偏偏要去找七个,要不然咱俩现在早就找到残片出去了!”吴悠做着无谓的乐观假设。

两个人边说边向前走着,也不知哪一脚踏进了某个结界,两个人就突然进入了一处繁华市井。

“卖珠子卖珠子!上好的南海大珍珠!”有人大声吆喝着。

两个人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切入正题了。

顾青青打量着街上兜售珍珠的小贩,以及街边那些写着“珍珠出售”的店铺,又走到摊贩前,仔细看那些大大小小的珍珠货品。

“真是太奇怪了,难道他们知道咱们需要珍珠吗?怎么会人人都成了卖珠子的?”吴悠拿起小摊上一颗硕大的椭圆形的珠子,心想,佛教七宝中的珍珠应该都是浑圆的吧。

顾青青却低声说道:“你觉不觉得这里很不自然?”

“是啊,他们太‘想人所想,急人所急’了,简直就像咱们肚里的蛔虫似的。”吴悠说完这话就有些怕,甚至产生个念头,难道画推就像蛔虫一样活在十三名成员的体内?

顾青青说:“你说得对,这个事情太蹊跷了,就比如说这个市场吧,就算它的定位是珍珠市场,但也不可能只卖珍珠,丝毫看不到别的东西。——你想一想,咱们以前经历过的卖珠子的集中地,是不是和这个地方有些不一样呢?”

吴悠设身处地地联想了一会儿:“我也不爱戴珍珠,以前出门旅游的时候倒是给我妈我姨她们买过……你说的还真对,不管是大连还是青岛,还是北戴河,就算是以珍珠为主的市场,也不可能只卖珍珠,店主们总会捎带脚卖一些贝壳饰品之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