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3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和合(34)

朱浩文双手紧紧拿着这个有些发烫的八音盒,轻轻关上盒盖,就将那滔天的海浪声关在了盒子里。

此时那盒盖上雕刻的水波纹之间,出现了一条长着翅膀的龙的图案,这是一条能够以尾画地的应龙,它长长的身躯保持了舞动的姿态,巨大的翅膀将海波纹画出几道弧线,有如神迹。

它在这个世界的使命大概就是保护大海,避免大海被天空上熊熊的烈火所侵袭。

所以,当这个盒子向着它完全敞开的时候,它就仿佛听到了某种宿命的召唤,继而奋不顾身将自己交给了这一方小小的盒子,它当时带着猎猎海风,带着徐徐龙气,那对翅膀上还带着为扑灭天火而残留的火苗。

应龙就这样心甘情愿地将自己变成了盒盖上的一处花纹。

秦赐望着盒盖和盒子四周慢慢汇聚的“海八怪”的花纹:从最初的狻猊开始,然后是神蚌,之后依次是奇鱼、灵龟、神象、天马,直到刚才又增加了这一条不可思议的应龙。

“真没想到,海八怪里面居然还有龙。”朱浩文打算回去了好好查查关于海八怪的资料。

秦赐感慨地说:“这海八怪不仅仅是花纹那么简单,在我看来,这简直就像生命图腾,它们是在用生命和灵魂守护着这片海域。”

现在的海八怪已经凑齐了七个,还有最后一个不知该去哪里找。

天空的火焰越来越低,在火与海之间大概只有七八层楼高那么近的一段距离了。

海水开始发热,一些受不了这种温度的鱼虾像到了世界末日似的四处逃命躲避,仿佛这海水即将被加热到沸腾,最终会将它们一锅煮出来,成为献给火神的美食。

“时间不多了,我们在这里遇见的NPC只有海和尚,但现在海和尚生死未卜。”秦赐已经完全没入了海里,海面上的温度开始让人无法适应,头皮甚至有种要被烤焦的感觉。

朱浩文也受不了这种压顶般的末日感,他将自己完全浸入水中,并且向更深的海域游去,此时对着秦赐吐出一个水泡:“这些海八怪有的是我们有缘遇到的,有的是受龙女指点寻到的,还有的是受到了其他海八怪的提醒才找到的……咱们现在只剩最后一个小时,不能单靠等待了。”

秦赐也吐出一个气泡:“要不,咱们再去找找龙女吧?”

“龙女当初把龙筋给了咱们之后,就一瘸一拐走进松林深处了,”朱浩文想了想,又吐出一个小水泡,“咱们再去大松树那里碰碰运气?”

秦赐点点头,两个人一起飞速向大松树那里游过去。

在海底游了一段之后,两个人就浮出水面继续向前游,不一会儿就看到了那一片熟悉的松树林,那棵巨大的古松依然直立挺拔、黛色参天,令人一眼就能看到。

天空喷着热浪的火云越压越低,很快有一些火苗触到了这棵大松树的顶端——这棵树的高度几乎可以连接此刻的火与海了。

大松树的顶端燃烧了起来,秦赐有些焦急:“怎么办,这棵大松树反倒成了导火索,很快就会把火引下来!”

朱浩文感觉海面的水越来越烫,此刻也只能再次沉入海中,当他看到海水下面的景象时,便急忙一拉上方秦赐的脚踝,将其拽了下来。

原来这棵巨松可谓顶天立地,有一部分树干竟是在水下方的,秦赐很诧异地吐出个水泡来:“真奇怪,咱们遇到龙女的时候,她明明是坐在松树下面补衣服的,那时候松树下面的陆地是在水面之上的,这会儿怎么会沉到水底了呢?”

朱浩文心里泛起几种猜测,但都觉得没有根据,便干脆不说。

两人绕着松树游过去,在树的另一面居然有一个老妇人,那老妇人像在陆地上似的坐在水中的树下——因为太突然,两个人都不觉吃了一惊。

即使是在海底,但仍能看得很清楚,这个老妇人正是之前赠给两人龙筋的龙女。

龙女现在并没有在补衣服,而是坐在松树底下发呆,偶尔抬头看看着了火的松树,以水面上的那个火光四射的明亮世界,表情凄然。

朱浩文和秦赐慢慢游过去,两个人都没有作声。

反倒是龙女茫然地望着两人,缓缓吐出一个水泡来:“我若是早点把儿子的衣服补好,他就不会被那天火烧死了。”

“您的儿子……”秦赐眼见着朱浩文将龙女的水泡打碎,但自己偏偏也能听到龙女的声音。

“你们见过那条长翅膀的火龙了吗,那是我儿子在灭天火呢。”龙女灰白色的眸子里再无一点神采,“可是现在,我儿子死在了火海里,回不来了。”

朱浩文想了想,还是把那只盒子给龙女看。

龙女望着盒盖上那条应龙的图腾,眼睛渐渐发亮,甚至有晶莹的泪水滴落下来,那些泪珠像水泡似的慢慢融入了水中。

“你们居然快把海八怪集全了,”龙女抬起头来,吐出一个水泡,“现在还差最后一个。”

秦赐水泡:“所以我们又来求您,希望您给我们一些指点,如果能早一些集齐了海八怪,这火也能早一日退去。”

龙女抬头望着通身燃烧起来的大松树,呵呵一笑:“也许这就是命数。”

大松树被天火烧着,此刻已经变成了一棵巨大的火树,从那树上不断滴落下来一些东西,那些东西即使掉进水里,也没有被融化掉,而是颇有分量地沉下去。

朱浩文伸手捕捉到一滴,感觉像是稠蜂蜜似的,用手捻了捻,心想这应该是松脂。

这些滴落的松脂有的大有的小,那些大滴的几乎有人的手掌那么大,小的则只有小雨点那么小。

秦赐突然焦急地吐出一个水泡:“龙女呢?龙女怎么不见了?!”

就这么一瞬的工夫,龙女居然消失不见。

水中的巨松树干仿佛一个幻境,而水面上方燃烧的火树则更像一个幻境。

朱浩文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没工夫理会秦赐吐出的那个水泡,而是径直向海底深处冲了下去。

秦赐在后面紧紧跟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就像两只射进水中的箭。

不一会儿,朱浩文就停止了向下冲的速度,手中似是捕捉到了什么东西。

秦赐来不及吐水泡,此刻盯着朱浩文,用眼神询问对方这样做的目的。

朱浩文则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摊开了手掌,让秦赐看他手心里的东西。

秦赐看过去,只见朱浩文的手心里有一颗松脂,一时还是不明了。

朱浩文喷出个水泡来:“你仔细看看,这里面有什么?”

秦赐将这颗松脂拿过来,依靠水面上的火光来照明,只见这颗松脂通体发出冲淡了的普洱茶般的色泽来,而且手感很坚硬,也不知它是怎样迅速将自己凝结起来的。

在这颗松脂的中心处,似乎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秦赐仔细端详,那竟是一个人——是一个年轻的古装女子,梳着仙女似的高环发髻,穿着仙女般的衣服,衣袂飘飘,彩练袅袅。

“这是……”秦赐艰难地吐出一个淡淡的小水泡,因为一切太过神异,实在不知该怎么用语言来表达了。

朱浩文水泡:“这是龙女,是龙女年轻时候的样子。”

秦赐仔细观察,这才从仙女的头顶高鬟处看到了一对龙角。

难道,刚才有一滴松脂落入了水中,将龙女包裹了起来?就此化为了一颗琥珀。

龙女为何要将自己变成一颗琥珀?

朱浩文的眼神很复杂,他将这颗镶嵌着龙女的琥珀缓缓放入了盒子里。

很快,盒子发出了蔚蓝色的光芒。

在那盒盖上,舞动着的应龙图腾旁边,龙女就以年轻的形象坐在那里,低头缝补衣服。

想不到,海八怪的最后一样,居然就是龙女。

“一颗松脂,要经过千年才能凝结成琥珀,”秦赐半晌才吐出一个水泡,“难道我们刚才冲进水中,这就跨越了千年?”

不知何时,水面上的火光全都消失不见。

两个人慢慢向上方游去,前几分钟还在惊慌着逃命的鱼虾,此刻都恢复了本该有的自在恬然。

海面之上,则是一片久违的宁静清凉。

“波澜不惊,锦鳞游泳!上下天光,一碧万顷!”秦赐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天上的那些火仿佛从来不曾有过,似乎这里的祥和早已持续了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

朱浩文:“背都背串了……”

秦赐:“……”

海八怪一旦集齐,真的能够镇住天火,保全大海。

原来这不仅仅是个空口传说。

朱浩文手里捧着那个奇异的八音盒,上面的每一个图腾都能让人细细欣赏很久。

只可惜,两个人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和心情去欣赏这些。

朱浩文打开了八音盒,巨浪滔天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伴随着这些声音的,是静静躺在盒子底部的一枚小小的碎片。

秦赐拿起这一块碎片,只见残破的木头上面,深深地刻着一道海的波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