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30)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妖的尸首与人的残骸形成了一片死的海洋。

唯一一个干净的土堆在这片尸境中显得格格不入,乍看上去甚至令人以为这个土堆是由尸灰堆成的。

土堆上就坐着那个人。

卫东从没有这样深入地进入过一个人的幻境里,哪怕是方菲的深海幻境也不曾令自己这样身临其境、无法自拔。

卫东感觉自己的脚踏在那片尸海之上,鼻间弥漫着妖血与人尸混杂在一起的诡异腥臭,月光从那个土堆的方向照过来,自己就仰起脸来,望着土堆上坐着的那个人。

仿佛感受到了自己的目光,那个人也回头看了看自己。

实实在在的一个人。

相貌普通,毫无特点。

一张陌生的脸,在夜色下甚至看不出岁月年纪。

但卫东总觉得这个人的目光十分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卫东一点一点靠近,企图从这个人的衣着打扮看出些蛛丝马迹。

这个人看了卫东两眼,似乎就对这个“闯入者”失去了兴趣,转过头去,也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沉思。

卫东的目光集中在了这个人腰畔的口袋上。

这是一个非常破旧的布口袋,破旧到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但它的样子却格外熟悉,尤其是口袋抽口处的那一根黑色的绳子,绳子头系了个生锈的铜铃铛,偶尔会发出暗哑的声响。

同这个一模一样的口袋卫东见过,那还是在自己和方菲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那时的狮驼岭已然横尸遍野,两个人无路可去,只能从这个口袋里选出了两根雪白的鹅毛。

并且,两个人还学会了障眼法,只需将鹅毛别在耳朵上,念动咒语,两个人就地变作了两只鹅妖,由此大摇大摆混进了狮驼国。

卫东张了张口,想问这个人:你就是当初帮了我们的老婆婆吗?

但口中说出的话全都融进了空气中,一点声音也没能发出来。

土堆上坐着的那个人却像是听到了似的,笑了笑,似乎对卫东说了什么,但卫东听不见。

那人举起手里的口袋,铜铃发出锈了的声响。

伴随着这铃声,卫东总算从幻境里回来了。

方菲似乎在和猪伙计说着什么,已经准备挑人,外带着讨价还价。

那铜铃铛的声音竟还在微微响着,卫东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这只妖,确切说是屠宰场的一个妖伙计,身量适中,脑袋是一个猴头,此刻对卫东呲了呲牙,又晃了晃身子。

猴妖腰畔上别着的口袋就发出了铜铃铛的声音,猴妖对卫东做了个复杂的手势,便不再看卫东。

这时候突然传来了蟒蛇男的声音,很快又传来了猪三的声音:“且慢着交易,今儿的场子龙爷都包了!”

卫东转过头来,却发现那猴妖早已不见踪迹。

方菲反应极快,背紧了背后的孩子:“龙爷我们可惹不起,我们先撤了,改天再来。”

猪伙计很机灵,以为这些商家之间不好见面,便先引着两人从另一个门出去了。

两个人重新又回到了肮脏的街巷上,无声地沿巷子转出去,便走上了青砖铺路的大道。

两个人都清楚,自己连屠宰场里的一百个人都救不了,如果不是躲得及时,方菲背后的孩子都有可能被蟒蛇男留下,甚至还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先回客栈。”方菲简短说着,同时健步如飞。

耳边刺耳的“嘀——”声响着,这报时声一声比一声大,已经是第八声了。

时间真的不多了。

回到客栈,将那孩子头上的布解开,孩子并没有哭,目光十分呆滞。

方菲将路上买到的药往孩子的伤口涂,过程可能很疼,但那孩子一声不吭。

“我看到他了。”卫东这时候才说。

“是那个猴子?”方菲当时没来得及用鸟仙羽毛去观察对方,但从卫东的表情也能猜测出几分。

“他应该和当初帮咱们的老婆婆是同一个人,”卫东说出自己的猜想,“就是咱们在入城前见到的那个老婆婆。”

方菲低头上药,一时没有言语。

“你说,幻境里看到的,究竟是以前的事还是以后的事?”卫东问。

“我不知道。”

“在那个环境里,似乎发生过一场妖与人的大战,场面非常惨烈。”

方菲听着卫东的描述,很难想象那个惨烈的场景,更无法推断这件事到底发生在几百年前,还是即将发生在几个小时之后。

“卫东,你说这些妖为什么要来狮驼国?”方菲突然问出这么一句。

卫东想了想:“蟒蛇男不是说了吗,在这里可以合法地吃人,这个国家好像属于三不管地带。”

“《西游记》里是怎么讲的?为什么能容许那些妖怪们把一个国家的人都吃完?”方菲想起这个就觉得毛骨悚然——吃人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吃人居然合理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