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24)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这是晨曦中的一座古城,看似平凡无奇,却又在平凡中透着几丝不寻常。

也许是空气吧,清晨的炊烟里有着从没闻见过的腥味儿。

也许是声音吧,街巷上的早市虽热闹,却听不见一句人声。

城中有一棵非常大的老柳树,柳树下走着两个人,身上的衣裳很明显是唐代风格,但这两个人的面孔却——两人各生了一个硕大无比的鹅头。

所以,很难说这究竟是两个生了鹅头的人,还是两只长着人身子的大白鹅。

或者说,这两个根本不是人,也不是鹅,而是妖。

是鹅妖。

其中一只鹅妖站得离另一只鹅妖很远,表情也不太好看——虽然从鹅的五官表情很难分辨喜恶。

另一只鹅妖正扶着老柳树呕吐,几乎快把胆汁吐出来了。

“吐娃了mua?”鹅妖不耐烦地对正呕吐的鹅妖说,用的大概是鹅语,翻译过来就是:吐完了没?

呕吐的鹅妖歇了歇,用手扶着自己的额头,确切说是头顶上那个大大的鹅包:“嘎,杂们到了地狱嗄!嘎……”

“……”另一只鹅妖不作声,目光冷静地打量着街上穿着人衣长着各种动物脑袋的其他“人”。

“发发,杂们……”鹅妖吐完了就擦擦嘴巴走过来。

“bia叫瓦!”这只鹅妖有些恼火。

“发发。”鹅妖感觉自己已经尽量吐字清楚了,明明叫的是‘方菲’,从鹅嘴里出来就成了这样了。

“bia叫瓦!”叫方菲的鹅妖再次纠正对方,实在受不了自己的名字用鹅语念出来的音调。

两只鹅妖的对话听起来实在费劲,但好在他们俩互相能听清楚,为了把故事讲得明白,就忽略他们的鹅言吧,只当他俩说的是人类标准普通话。

没错儿,这两只长着鹅头的人正是方菲和卫东。

“嘀——”一个声音响起来。

“方菲,你说这个报时声是不是就咱俩能听见啊?你看街上这些阿猫阿狗阿牛们,好像对这个声音完全没反应。”卫东不用掏出手机也知道,这个世界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也许吧,只有咱们的耳朵能听见。”方菲虽然生了个古怪荒诞的鹅头,但表情依然很酷。

卫东却突然嘎嘎笑了两声:“耳朵,你知道你的耳朵在哪儿吗?”

方菲瞪了卫东一眼,但也的确不知道鹅的耳朵究竟长在什么地方。

“娘,我想吃烧耳朵!”街边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突然嚷起来,这孩子长着一个猪头。

他身边的“猪妈妈”说:“小馋货,看见人家吃耳朵你也想吃!”

只见街上正有一个卖熟食的摊子,锅里煮着热气腾腾的心肝肚肺,还有一大堆软得提溜提溜的香喷喷的耳朵。

这些耳朵小小的,往往五六个被串成一串儿卖,很受欢迎。

卫东看到那些耳朵,一个控制不住又险些吐出来。

方菲面无表情地拉着卫东远离了熟食摊,那个大锅里煮熟的各种人体器官也让她看得很不舒服。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我也听你们讲过《动物世界》那幅画,”方菲望着卫东那张呕吐过后呆呆的鹅脸,“你是不是反应过激了?”

卫东擦了擦大大的鹅嘴角:“看来你是没看过《西游记》吧?”

“当然看过。”方菲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没必要问,中国小朋友有哪个没看过暑期档经典电视剧《西游记》的呢。

“我说的是《西游记》这本书。”卫东说。

方菲很少看小说,《西游记》电视剧看过多遍,却从来没想过要看这本书。

方菲:“咱们来的这个国家不就是狮驼国吗?狮驼国外面还有个狮驼岭,这些地方都是那三个妖怪的地盘儿,”方菲压低了声音继续说,“就是狮子、白象和大鹏三兄弟。”

方菲现在还记得电视剧里那个蓝脸的狮子大王的形象,虽然不好看,但还不至于恐怖到不敢看。

卫东没再多解释什么,只是说:“大概没有柯儿和牧老大壮胆儿,我就怂了吧。”

跟线索无关的事情,卫东不愿多说,省得给方菲制造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对于《西游记》里描述的这个狮驼国,卫东是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这里是整篇《西游记》里最恐怖的一个国家,也同样是让读者最过目不忘的一个故事。

卫东承认,那些令人毛骨悚然甚至身心俱怖的故事,很容易令人忍不住想一遍遍重温。自己就是这样,偶尔拿起《西游记》,一旦翻到关于“狮驼国”的地方,总能“津津有味”地读下去……

所以,当两个人初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虽然是深夜里,但那铺天盖地的腥味儿却令人的每根汗毛都警醒起来,当卫东借助手机照明虚弱的光,看到那些在暗夜里隐隐约约的场景时,就知道自己和方菲来到了名副其实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