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2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邵总,咱们明明已经找到年画了。”李小春跟在邵陵身后,满脸的不甘心。

邵陵感觉这个新来的小伙子实在不够机灵,便耐着性子说:“对,我们甚至找到了那幅年画的原画木版,但那块木版同样缺少一块。”

“这我知道,咱们要找的不就是缺的那一块儿吗。”李小春急忙道。

“嗯。”邵陵觉得没有解释下去的必要,便继续迈步向前走。

“邵总邵总,”李小春寸步不离地跟着,“你说缺的那个‘朱’字儿会不会跟这个地方有关系?”

邵陵停下了脚步:“咱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就是朱仙镇。”

“我知道朱仙镇年画是咱们中国木板年画的鼻祖,说不定咱们在这儿能遇上什么制作木版的老师傅呢。”李小春始终是一副乐观的样子。

朱仙镇年画是咱们中国木板年画的鼻祖——这句话不是刚才我告诉你的吗?邵陵看了看李小春,耳朵里就听见了“嘀——”的一声。

“邵总,四点了!”李小春匆匆看过手机,“咱们现在才找了一半儿的线索!”

“小春,”邵陵语重心长道,“咱们目前连一个线索都没有。”

“咱、咱们不是知道这里是朱仙镇了吗?而且知道要找的残片上是一个‘朱’字。”李小春的声音开始有些小,后来渐渐大起来,似乎有鼓励邵陵的意思。

“好吧。”邵陵望着面前这条看不见尽头的路,路的左边是一间间的年画作坊,里面挂满了布满尘土的年画,但是看不到一个人;路的右边则是一大片坟地,停留在此处的只有树枝上的乌鸦和徘徊在树间的狐狸。

邵陵突然无比怀念起牧怿然来,还有秦赐、柯寻、朱浩文,甚至卫东和萝卜,即使这些老伙伴们不能给予自己明确的指引,但总能提出一些建议和点子,总能令自己的思路另辟蹊径,从而有更多的发现。

刚才发现的一整块年画木版是朱仙镇年画中最常见的门神题材,木版上所雕刻的门神是秦琼和尉迟恭,朱仙镇的年画制作历史非常久远,自唐代时就开始了。

邵陵正在想着是不是可以从门神或者唐朝这两点入手,甚至可以由此推测,这一块古老的年画木版说不定就是出自唐代的,甚至有可能是朱仙镇最古老的年画作品。

李小春并没有被邵陵略显低落的情绪所感染,此刻口中不停地念念有词:“两个线索,一个是朱仙镇,一个是朱;两个线索,朱仙镇,朱;朱仙镇和朱;共同点就是一个字,朱……”

邵陵:“……”

李小春快步和邵陵并肩走在一起,因为肩宽腿长、身体健壮,再加上眉宇间满是自信乐观,看上去在气势上竟压了邵陵一筹:“邵总,为什么朱仙镇叫朱仙镇啊?是不是因为这个镇上‘朱’姓是大姓啊?”

邵陵说不得解释一句:“朱仙镇之所以得名,是因为这里曾是战国时期朱亥将军的汤沐邑。”

“汤沐邑是什么?”

“差不多是封地的意思。”

李小春皱着眉头陷入沉思,在自己刚才仅有的两个线索里又加入了“汤沐邑”这一条新的线索。

邵陵却没想到居然被李小春的问题打开了思路,他望着道路右侧的坟地:“小春,你说这坟地里埋葬的都是些什么人?”

李小春的思路被打断,怔了怔:“就是村子里的人啊。”

“哪个村子里的人?”

“咱们刚才不是看了半天吗,反正就是朱仙镇上各村的人啊。”李小春说到这里活动了心思,“真是怪了,他们这儿的坟地怎么都集中到一起啊?我们村儿都是分散的,哪个家族和哪个家族都不挨着。”

“我起初以为这些人可能和路对面的年画铺子有关,说不定这里埋葬的都是逝去的年画师傅,但是……”邵陵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李小春却被邵陵的话惊呆了:“邵总你想得可真远啊,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全都是年画师傅,所以才会被埋在这里!”

“不不,现在我收回这个想法。”邵陵否定了这个猜测,此时走向了坟地,李小春就在后面大步跟着。

李小春也不是没有优点,最起码胆子大,作为第一次入画的新人,能保持这样的镇定已经很不容易了,就是走进遍是乌鸦野狐的坟地,他竟然也面不改色。

“你不怕吗?这里头的可能都是孤魂野鬼。”邵陵说。

李小春却道:“这有啥怕的,我又没做过亏心事。对了,邵总,你刚才为什么说这些人都是孤魂野鬼?如果这些人都是没有亲人的鳏寡孤独,或者是流浪到村里的乞丐,怎么还会有人给他们立碑呢?这年头我们那儿的至亲死了都不立碑了,自从实行火葬以后我们村的坟地里很少有立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