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18)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面前的火海,跳还是不跳?

“眼下的情形是,”秦赐的声音在高温下显得有些声嘶力竭,“四面八方都能看到火光,能够容纳我们的安全地带在慢慢缩小。”

朱浩文四下看了看,没什么可带的,唯有那个音乐盒似乎还有未开发的价值:“咱们带这个走?”

秦赐听着朱浩文轻描淡写的话,但心里却知道,这是生死决断。

“走吧。”秦赐将剩下的贝壳鱼干等等也带在了身上,说不定这些东西也能发挥什么作用。

两个男人慢慢走向悬崖尽头,下面的热浪越涨越高,伸出贪婪无比的火舌,企图将两人舔吞下去。

“咱们这盒子,先打开吧。”朱浩文说,因为他不敢确定自己跳下去后是否还有力气和意识将其打开。

随着盒子的打开,整个世界发出了惊涛骇浪的声音,再结合眼前景象,会令人产生非常矛盾的错觉,仿佛这巨浪滔天的声音是从无边火海里发出来的。

火海对面,依然闪动着火猴的身影。

火猴似乎也看出两人的意图来,竟然张开双臂,率先跳进了火海,就像是要给两人做个表率。

朱浩文与秦赐对视一眼,两个人心里都清楚,之所以做出这个决断,并非出自对火猴的信任——而是,眼前真的已经无路可退。

伴随着巨大的海浪声,皮肤上的灼烧感有如刀割,真实而残忍。

“嘶嘶嘶……”

人生中最恐怖的声音,大概就是亲耳听到自己皮肤被烧焦的声音。

人生中最恐怖的味道,大概就是亲自闻到自己身体所发出的肉香。

朱浩文在绝痛之中,甚至不适时地想到了好几个生造的词:倾盆大火,灭顶自焚,烧烤自娱……

但很快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就通通消失了,因为人基本已经死过去了。

也不知过了几世几劫。

意识渐渐回潮,如同一只惊蛰之日的蚯蚓,身体由僵复苏,渐渐从土里钻出来。

朱浩文吃力地睁开一只眼睛,眼睛看到的依然是弥天的火光,尝试睁开另一只眼睛,却似乎被什么东西笼罩着,无法看清世界。

身上的灼烧感却消失了,剩下的只有疲惫。

“浩文儿,你醒了?”秦赐的声音传过来,让人觉得心好像一下子踏实了。

朱浩文并不想让秦赐过来扶自己,咬着牙睁开双眼,并拨开了挡在右眼的东西,那似乎是一块巨大的布。

海浪的声音此起彼伏,朱浩文深呼吸一下,确定自己此刻并不是在海中,伸手摸了摸,那只盒子还在,此刻就敞开盒盖儿躺在自己手边,发出疯狂而调皮的海啸声,像是个任性的伴侣。

朱浩文坐起身来,发现秦赐和自己似乎坐在一条“船”上,船上铺了很多的布。

朱浩文打量四周,待看清楚了,饶是一贯的面无表情,也忍不住吃了一惊。

两人所在的地方,可以说是水与火之间的夹层,上方天空依然是火海,却与两人之间隔了很远的距离,虽然依旧火光滔滔,但因隔得太远,就成了火烧云一般的风景。

两人此刻身处一片水上,波涛似海,但水域却窄,更像一片莫名汹涌的湖泽,又似一道奔腾向前的河流。

“天上”的火光映进水中,令整个水面和波涛都泛出了或橙或红或金黄的光泽,这才是货真价实的波澜诡谲。

朱浩文良久不语,清了清沙哑的嗓子,却问出了一个眼下最不重要的问题:“船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布?”

“这是海和尚的僧衣。”秦赐说。

朱浩文略略惊讶,再次打量这条船,就在船头的位置看到了一个和尚的光头,那光头慢慢回首,露出来一张猴脸,冲两人呲牙一笑。

不敢想象,这只猴子的身体浮在水面上,竟似一只大鳌。

朱浩文冲其点点头,算作感谢。

原来两个人一直都坐在这只海和尚的背上。

“咱们这是去哪儿?”朱浩文问。

“不知道,海和尚并不会说人类的语言。”秦赐已经试过多次了,但海和尚并未给予回应,而且似乎也听不懂秦赐所问的。

海和尚的任务似乎就只是将两人引入火海下面的世界。

朱浩文这时才突然想到了最关键的问题:“现在几点了?”

“三点多。”秦赐回答,“我刚才就是被那一声报时声叫醒的。”

朱浩文已经摸出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3:21:00。

自己比秦赐晚醒了20分钟,朱浩文望着偶尔跃出海面的奇形怪状的鱼,问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咱们一直都在水上吗?”

“我醒来就在这里了,一路上比较平静,只是有一群海里的小生物想要和我们共享这条船,但它们的数量太多了,”秦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被海和尚都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