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17)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秦赐已经热得快虚脱了,身处的这个世界越来越热,空气密度因热度发生着变化,使得眼中的景象发生了扭曲变形,就像空气也在燃烧似的。

秦赐望着断崖那边的火海,火光中隐隐约约有个巨大的人影,随着火中的空气变化发生着严重的扭曲变形,甚至有一度连腰都断了。

朱浩文赶回来的时候,手里捧了个盒子:“老秦,另一边也已经燃起火光,咱们没路可走了。”

秦赐收回目光,愈发感觉自己刚才可能产生了一个离谱可怖的幻觉。

秦赐把目光转向朱浩文,声音因焦渴变得暗哑:“我只找到了几个被烧焦的海螺壳和蚌壳,还有一些海鱼和叫不上名字的海中生物,都被烤成了干,倒是能暂时作为咱们的食物。浩文儿,你这盒子里有什么?”

朱浩文把盒子放在干燥略热的地上:“手里掂着特轻,我当时没打开,想着回来了一起看。”

秦赐苦笑一声:“你是希望这东西像阿拉丁神灯一样,打开了就会出现烟雾一样的妖魔,来满足我们脱离苦海的愿望吧。”

朱浩文在炎热中依然维持着面无表情:“我就怕是个空盒子。”

于是,两个人把这只雕着古老花纹的盒子放在中间的地上,由朱浩文掀起了盖子,那手势就像是掀起一只自己不怎么爱吃的螃蟹的盖儿。

盒子果然是空的。

但这“空”,只是相对于实物空间来说的,如果按照分贝来计算,这只盒子可以说是相当的“满”。

甫一打开盖子,两个人都听到了盒子里的声音,那声音简直呼啸着充满了整个世界。

那是属于海洋的声音,波涛汹涌,直击千里。

秦赐关上了盒盖,声音瞬间停止,就像某段视频被摁了停止键。

朱浩文尝试着再次打开盒盖。

巨浪滔天的声音重新传出来,关上,声音消失。

“没想到我弄来的就是个音乐盒儿。”朱浩文面无表情地说。

“这个……”秦赐发现朱浩文的比喻放在这儿居然无可挑剔,“这个音乐盒,其实和我捡到的那些贝壳海鱼意思差不多,都是来自海里的东西,我觉得,咱们不会无缘无故找到这些东西,这一切肯定和海有关系。”

朱浩文:“是为了说明咱们的处境是‘水深火热’吧。”

“嘀——”一声响亮的报时声,在炎热难当的世界里清晰异常,仿佛三伏天的夜里突然停了电,空调在停止运转前发出这么悲催的一声“嘀——”

两个人显然已经熟悉了这个声音,不必看手机也知道:“两个小时过去了。”

朱浩文:“毫无进展。”

说不着急是假的,只是两个男人都尽量维持着镇静。

秦赐看了看自己刚才盯着的那个方向,陡峭的断崖,再往前就是无尽火海,令人望而却步。

两人当初就是走到了这里才被迫停下脚步的,继而分头从两条小路探索,结果秦赐找到了一些海产,朱浩文找到了一个音乐盒。

“浩文儿,我刚才看见那个地方有个、有个人。”秦赐觉得自己表达得还不够用明白,便用手指着断崖的前方:“一个人的背影,那人光着头,身形魁梧。”

“你是说,在火海的那边,在火里,有个人?”朱浩文问得很认真,丝毫不怀疑秦赐是热得眼花了。

“是的,就是在火里,与其说是一个真实的人,不如说是一个影像,所以我才能看那么清楚。”秦赐的眼睛盯着那个方向,渐渐拧起眉来,“又出现了,那个人又出现了!”

朱浩文也向那个方向看去,一时也不再出声。

“浩文儿,你也看见了?”

朱浩文仔细看了一会儿:“你看见的是一个人的背影?”

“对,背对着咱们,光着头,穿着一件袍子,好像在挥手……”秦赐吃力地看着,“那个,像手又不像手。”

“是断手。”说话的是朱浩文。

“你也看到了?!”秦赐这才恍然大悟,那个人的手很奇怪,其实是因为少了一部分。

朱浩文:“你确定看到的是个背影?”

“是个背影,越来越清楚了,我能看见他的后脑勺。”

朱浩文微蹙着眉头:“我看见的是正面。”

“嗯?”秦赐感觉自己居然被朱浩文的这句话唬了一跳,说实话,那个奇怪的背影已显得十分妖异,朱浩文看到的正面会是怎样的呢?

朱浩文盯着火光中的东西,与对方渴望的眼神对视着:“我认为这个正面和你看到的背面是同一个人,不,这并不是个人,只是像人而已。”

“那是什么?”秦赐觉得这一切都十分怪异,为什么两个人会看到同一个东西的正反面?明明自己和浩文是从同一个方向看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