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12)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嘀——”

这个声音不大,但却无比清晰地传入了耳朵里。

怎么说呢,就好像在体内有一个电子报时器似的东西,不管你走到哪儿,即使捂紧了耳朵,也能听到这一声“嘀——”,这个声音就像是从自己的心脏或大脑里发出来的,无法避开。

吴悠就是被这个声音叫醒的。

她从流沙地上抬起头来,头发上沾满了沙子,她看了看趴在不远处的顾青青。

顾青青也醒了,她的精神不及吴悠,此时一动都不想动。

吴悠坐起身来,先吃力地摸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上面显示着时间——1:11:29。

“青青快起来,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吴悠站起身来,有些吃力地在沙地中前行,慢慢靠近了自己的朋友,“咱们已经走出来了!这些沙子在慢慢变少!”

顾青青挣扎着从沙地里坐起来,这才发现,那险些将自己完全掩埋住的流沙,此刻已经变得少多了。

顾青青擦掉了脸上粘着的沙粒儿,为捡回来的这条命感到庆幸,此时的目光落到两人之间的那只大牛皮口袋上:“那东西还在里面吗?”

吴悠已经拿起了牛皮口袋,小心翼翼将手探了进去,一只金光灿烂的贮满了金沙的沙漏被她拿出来:“在,还在。”

顾青青也凑上前去,望着这只呈对三角形状的沙漏,贮满金沙的一头像极了埃及金字塔。

吴悠的眼睛却由亮转暗:“这东西对咱们有什么用啊,又不是木版残片……”

“这起码是牛皮口袋需要的东西,”顾青青将金沙漏又放回了牛皮口袋,“咱们一来到这个世界,身边就有这只牛皮口袋,而且任何东西都放不进口袋中,唯有这个沙漏,所以这东西对咱们一定是有用的。说不定,说不定可以起到钥匙之类的作用呢。”

一阵风起,刹那间飞沙走石,风势越来越大,两个女孩儿紧紧抱在一起抵御狂风,那牛皮口袋就被两人紧紧藏在怀中。

大约几分钟过后,那风就渐渐淡去了。

随着风离去的,还有沙子。

风带走了最后一粒沙子。

两人的脚下是坚实的土地,四周空旷无垠。

吴悠将牛皮口袋扎扎实实斜挎在肩上,与顾青青茫然地望着这一片宇宙般广袤的天与地。

如果说狭小空间会给人带来逼仄的恐惧感,那么如今这过于广袤的世界,则令人有一种面对汪洋大海般的无助感。

如今也不知是日落还是日出,天边浮现出一抹红色,那红并非霞光的红,而是血一般的红,就像有谁在天边屠杀了一条龙,血溅红了小半边天。

另外的大半边天颜色也各有不同,有一半是灰色,另一半则是银白色。

顾青青拉着吴悠的手,完全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

两个人并不知道其他组是怎样分的,但显而易见,自己这一组应该是整体中能力较弱的一组。

对此吴悠还曾鼓励顾青青说:“你负责脑力劳动,我负责体力劳动,咱俩简直就是绝代双骄无坚不摧呀!”

两人现在却茫然了。

吴悠皱着眉头,盯着那片灰色天空的位置看了一会儿,又向前迈出几步去,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她似的。

顾青青立即拉住了吴悠,对同伴反常的举动有些怕:“吴悠,你看到什么了?”

吴悠站住脚步,眼睛死死盯着灰色天空:“就像海市蜃楼似的,我看见、看见一些古代人在干活儿!在汗流浃背地干活儿!”

顾青青急忙用衣袖擦了擦眼镜,重新戴上向那个方向看去,依然是灰蒙蒙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也许是我的视力不行,也许是你比我有灵气儿,我什么都看不见!你给我仔细说说,那都是些什么样的古人,他们在干什么活儿?”

“我也说不清楚,关于古人的打扮,我只知道清朝和其他朝代这两种……”吴悠说到这里有些汗颜,如今能做的也只是尽力描绘自己所看到的:“反正这些人不是清朝的,头上顶着个发髻,光着膀子,腰上缠着布巾,挺肥的布裤子……就是干粗活儿的打扮,我也看不出他们到底干的是什么活儿……”

在吴悠的眼里,这些景象就像被浅灰色薄纱做幕布,隔着看的一场电影,电影里演的是某一部古代纪录片。

“有声音吗?”顾青青问道。

“什么?”

“你看到的这些人,这些场景,有没有声音?”

吴悠侧耳倾听,居然真的有声音,而且是一声刺耳的驴叫。

吴悠很快在场景里找到了这只叫唤的驴子,这驴子正用一双水饺般的眼睛四处观望,觉得无聊了就再叫唤一声。

“这些人们正从驴车上卸东西,”吴悠继续自己的讲述,“那些东西是灰色的,长方形的,一大块一大块,有多大呢,那面儿和小学双人课桌那么大吧,厚度有……烤箱那么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