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1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岑姐,如果昨晚的那声猫叫就是八蜡之一的猫虎神现身,为什么粮仓还是空了?”柯寻实在想不明白此中道理。

岳岑一时也陷入沉思:“我总觉得,这座空的八蜡庙似乎在等待着我们将八位神仙请回来……至于昨晚的猫虎神,在皮影戏台现身之后,又去哪里了呢?”

神仙们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但庙也是空的实在没有道理,最起码应该有尊神像在庙中被供奉,金身也罢,泥像也罢,百姓们总得能看到自己供奉的神像啊。

“咱们就算是把神请回来,是不是也得拜拜才会显灵啊?”柯寻往庙门口探探身子,“庙里的那些香,还有火折子什么的,就是用来拜神的吧?”

“香?火折子?”岳岑刚才在庙里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

“就在祭祀用的神台下面,有这些物品。”柯寻很肯定,“角落里还有祭祀用的盘盏。”

岳岑不觉佩服柯寻的观察力,起初还以为他只是个体力充沛、乐于助人的小伙子,没想到却心细如发。

“小柯,你刚才说,还有祭祀用的盘盏?”

“对,有那么高高一摞,”柯寻说着返回庙中又看了看,才出来说道,“我数了数,一共四十个盘盏,四十这个数目,会有什么说法吗?”

“八位神仙,四十件盘盏,那就是说,平均每位神仙需要五件盘盏的贡品来祭祀,”岳岑算了算账,“看来,我们需要找到五种贡品。”

提到贡品两个字,柯寻就避免不了想起《信仰》里那些一言难尽的贡品们,眼下这些贡品又被分了种类:“那个,岑姐,一般来说……贡品都有什么啊?是牛羊之类的吗?”

“我认为不是。”岳岑表示否定,“关于八蜡的祭祀时间说法不一,也有说是阴历十月祭祀的,也有说是腊月的,史书上并没有明文记载关于八蜡祭祀的具体贡品。但是,殷商时期称蜡祭为‘清祀’,而且炎帝神农氏本主农事,我总认为这些贡品应该以农作物为主。”

这个说法很有道理,柯寻望着远处绿油油的农田:“如果是五种农作物,会不会就是‘五谷’啊?”

岳岑再次对柯寻另眼相看:“上古就有‘神农传五谷’之说,我认为祭品为‘五谷’的可能性很大!”

“那咱们先去找五谷?”柯寻仔细想想,“可是,那些青苔的暗示究竟有什么用呢?”

“这样吧,咱们现在就往田地那边走,除了找五谷之外,还要留意青苔,边走边找?”岳岑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这似乎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

柯寻便推着岳岑向远处的田地走去,古庙和田地之间有一小片树林,两人走入树林才发现这里林密遮光,阴凉透骨。

林子有鸟鸣和虫音,一阵风起,树叶树梢风响似阵。

这里到处都能看到青苔。

树底下的石头上有苍绿的苔,脚下的湿地上有翠绿的苔,连树木的树干上也积满了墨绿的苔。

或许因为岳岑的小腿上也有着类似的青苔,此时两人看到树林里的随处可见的青苔,都有些说不清的感触。

“这儿的青苔也太多了,如果青苔是线索,那这个树林子里到处都是线索了。”柯寻推着岳岑慢慢前行,脚下的湿苔很滑,略不小心就可能被滑倒。

岳岑暗暗摸了摸自己依然没有知觉的小腿,强忍内心的不适,用手在脚腕的位置刮下了一些青苔。

“小柯,我认为我的这些青苔和树干上的青苔有些像,起码颜色一致。”岳岑说。

提起岳岑腿部的变化,柯寻就很难受,也不知该怎么安慰她,但如今看来,这个人根本不需要别人的安慰,她可以很妥帖地消化并处理好这些事。

“岑姐,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找的青苔来自树干上?线索也在树干上?”

“我认为是,”岳岑抬头看了看这些树木,“树上方可以见到光,所以没有青苔,我们需要找的就是这些被浓荫笼罩的树的下半部。”

柯寻打量着这一小片树林:“还好这片林子不算大,虽然很茂密,但也不过一百多棵树,咱们完全可以把每一棵树都观察到。而且青苔分布在树的下半部,并不需要爬树什么的,咱们只要观察这些树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就行。”

“你推着我实在是浪费时间,”岳岑观察这片树林,属于一片横向的林带,纵向距离并不长,“这样吧,我去树林和农田的边界处,就在前面不远。你在林子里找,我在田边找,我看那边还有茅棚,一定也有水井,说不定会和‘邮表畷’之神有些关联。”

“成,那咱们就分头行动,你量力而为,有些地方等我来了再说。”柯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