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9)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柯寻已经绕到了轮椅前面,蹲身看着岳岑,就见对方的手颤巍巍地紧攥着,显现出与其性格极不相符的惊慌。

柯寻直接拉过了岳岑的手,掰开手指,见其掌心放着一簇深绿色的东西:“这、这是什么?!”

“……好像是青苔。”岳岑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慢慢将自己左腿的裤子绾上来。

待看清了岳岑露出的小腿,两个人不由一阵惊呼,只见岳岑的小腿全无血色,皮肤僵硬,触感如石,更为诡异的是,在腿面上竟生了一层斑驳的青苔。

岳岑感觉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腿部变得像石头一样令人惊恐,而这层潮湿的毛茸茸的青苔则令人恶心想吐,她迅速放下了自己的裤腿,低着头似乎是在努力稳定情绪。

柯寻有些不放心地把手放在她的膝盖上试探,发现那里还有温度和一定的柔软度:“事不宜迟,咱们得立即找到残片!这个世界说是给了咱们13个小时,但这里随时随地都会发生危险。”

13个小时,不过是一个不真实的最大化的时间数字。

柯寻有些着急,不知道这种“石化和青苔化”的速度是怎样的,也不知道自己一会儿会受到怎样的“非人转变”:“这样,岑姐,你的腿脚不方便,你就在粮仓这里等着我,我跑着去四周探探路。”

岳岑却超乎常人地回复了平静,虽然脸色还苍白着,但语气已经稳下来了:“柯寻,你仔细回忆一下,以前的画里有没有过类似的情形,你们当时是怎样解决的?”

经过前一阵子对之前十几幅画的总结,柯寻此时对每一幅画都记忆犹新:“在《净土》那幅画里,怿然曾经因‘海力布’的动画片差点儿变成石头人,那幅画是可以选择道具的,基本上每个人的道具就决定了这个人在画里的命运,甚至决定了死法。——至于解决方法,我们当时是因为答对了问题才保住了命。”

“可惜现在却没有人给我们出题,即使有题目,也是隐藏着的。”岳岑看了看四周情形,注意力最终回到了自己身上,“柯寻,你觉不觉得,我的这个变化很……缺乏逻辑?尤其是这些青苔,明明这里是冬天的情景,老鼠嫁女的活动也往往发生在正月里。眼下四周的环境干燥寒冷,青苔这种潮湿的东西是从哪里来的呢?”

岳岑仔细看着自己刚才从腿上取下来的那一点点青苔:“这些青苔很厚,像是从积阴的院子或水沟水井的泥土上生出来的。”

柯寻望着岳岑,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的冷静程度,他很快也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仔细看了看那些青苔:“岑姐,你说,你的这些变化会不会是画对我们的一种提示?”

“提示?”岳岑的眼睛微微一亮。

“对,正因为它缺乏逻辑性,所以我们不妨把它当成一种提示。”柯寻这样说着,站起身来,靠自己绝佳的视力向远处看去,“其实,远处那些绿色的田地并不只是这幅画的点缀,随着咱们刚才慢慢靠近粮仓,我认为前面的田地似乎离得近了些。”

“那些绿色的田地并不属于正月里的风景,我认为这些青苔应该就来自那边。”岳岑说着,看了看柯寻:“小柯,你推着我实在不方便,就按你刚才说的,我就在这边等着你,你先到周边看看有什么情况。”

“好吧,也只能这样了,现在太阳已经出来了,应该没什么危险,你就在粮仓附近等我。”柯寻说着,将腰间的粗布汗巾子扎紧了些,便拔腿向远处跑去。

岳岑望着柯寻矫健敏捷的身影,眼中有一丝羡慕,但很快又回到现实中来,虽然自己不能走远,但还是可以摇着轮椅车在附近观察一番的。

柯寻跑出了一段路,只觉得脚下的地变得松软了些,而且还有一些冒芽的小草显露出点点生机。也不知是自己跑得热了还是天气变暖了,柯寻觉得有些热,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灿烂得让人无法直视。

柯寻回看来时路,只见一片冷淡的铅灰色调,仿佛残冬还停留在那里,充满了死寂破败,就像是谁遗在路上的一摊灰色破棉褥。

几座土围楼的矮粮仓沉寂在远处,坐着轮椅的岳岑已经远成了一个黑点儿。

线索?

线索。

柯寻望着草木渐深的另一个方向,直觉答案应该就在那里。

留在“冬天里”的岳岑,裹紧了粗布夹袄,望着天上那个孤白的毫无暖意的太阳,想想“昨晚”经历过的那些事,按照柯寻他们讲的以前那些画,这一幅《和合》显然打破了之前的“规则”,虽然在画中的时间最大限度还是“七天”(七层的塔,大概就代表了七天吧),但每一天的昼夜界限并不分明,每一个小世界都有其自身的轮回,这让人根本无法找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