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画 和合(7)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人在眼睛看不见的时候,其他感官就会变得异常敏感,柯寻渐渐在黑暗里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有些淡淡的锈味儿,还有一些类似蜡烛的味儿,似乎还掺杂着一丝说不清的腥味儿,不大新鲜的腥味儿。

柯寻不作声,目光微微下垂,动作上却是一种保护自己的姿态。

不一会儿,周围的人似乎越来越多,渐渐有些人声鼎沸的势头。

人们似乎很兴奋地期待着什么,男男女女开心地大声谈笑,除了大人们的谈话声,还有小孩子的笑声或啼哭声,甚至还能听到他们吃东西的声音,那声音格外大,甚至比说话声还要大。

柯寻以不变应万变,像座山似的站在原地,目光微垂,不动声色。

不一会儿,似乎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声音传来,这声音不大,但‘骨碌碌’的令人觉得耳熟,柯寻正在猜疑着,忽觉得有人碰了一下自己。

紧接着,一个声音低声响起来:“柯寻。”

是岳岑。

自己人突然找过来,反倒令柯寻即将冒出的冷汗痛快地流了出来,很快就湿了后背:“岑姐?”

柯寻感觉自己的袖口被岳岑摸索着拽住,听见对方说:“我和你的情况一样,只能凭其他感官来猜测周遭情况。”

原来不仅仅是自己盲了,岳岑的眼睛此时也看不到东西。

柯寻索性蹲下身来,很快就摸到了岳岑的轮椅:“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人在黑暗中往往会失去一定的平衡感,还好我是坐在轮椅上的,平衡感不会影响到我太多,”岳岑的声音很低,却很清晰,“因为我曾经‘盲’过两个月,所以对一些气味和声音就格外敏感,我是循着你的气味找来的,还好咱俩离得并不远,也就十几米。”

周围那些“人”说笑和吃东西的声音格外大,所以两个人的对话并没有引起“这些人”的怀疑。

“这里头透着古怪。”柯寻扶着岳岑的轮椅,低声说,“无论是气味,还是这些人的声音。”

“很显然,这里是这些人的地盘,或者说是他们的世界,他们可以轻松视物,并对这个环境很熟悉。”岳岑分析着。

“从他们刚才的对话看,好像这次是一个大集会,似乎有什么重要的活动要在这里举行。”柯寻揉了揉眼睛,很希望能看到一点光亮。

“我有两个猜测,第一,这些人似乎看不到我们,也听不到我们;第二,这些,应该不是人类。”岳岑低声说。

柯寻已经差不多猜到了第二点,刚才没有说是怕吓着了岳岑,却没想到对方已经分析出来了:“是,他们的声音很古怪,尾音过尖。而且,他们话我只能听懂四五成,与其说是方言,倒不如说是另一个物种的语言。”

岳岑说:“刚才我的轮椅可能不小心轧到了什么,我听到了一个小孩子的尖叫声,好像哭着和大人诉说着什么,我也听不大懂,似乎是说自己的尾巴很疼……”

“尾巴?”

“对,我应该没有听错,就是尾巴。”岳岑想起刚才的情景还心有余悸,那孩子哭哭啼啼的,周围的大人也仅是用好吃的哄了哄,并没有冲上来追究自己的责任,“所以我猜,他们很可能看不到我们。而且,他们一定是异类。”

尾巴,那就不属于人类了。

周遭突然欢腾起来,除了欢呼声还有极其尖利的嘶喊,有些得意忘形的意思。

随着一阵音乐声响起,前方的灯突然亮了,那里居然是个灯火通明的戏台。

古香古色的戏台,此时没有演员,只有民乐器演奏的声音。

虽然暗夜里的古戏台有着说不出的怪异,但柯寻发现自己终于能看到东西了,这一点让他的心定下来不少。

一阵风吹过来,周遭充斥着“哗啦啦”的声音。

“我们目前只能看到这个戏台,周围还是黑的。”岳岑感觉身边的柯寻似乎干脆坐到了地上,也只能凭听觉来判断,岳岑根本看不到柯寻。

柯寻的确是盘腿坐下了,总蹲着腿都麻了:“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经历的一幅画,名字叫《影》,一旦入夜,有些东西就看不到了,只有剪影似的窗框花纹存在着,有些像眼前这个戏台子。”

“《影》?这是个小众作品吧。”岳岑说。

柯寻对于第一次入画的岳岑不觉有些佩服了,这种怪异的场景下,她还能平静地和自己讨论其他绘画作品,实在难得。

很快,岳岑又说:“我曾经看过一场画展,有一幅野兽派的画作也叫做《影》,作者叫容让,从其作品来分析,应该是个内心极度矛盾的人。”

柯寻惊讶极了:“没错儿,我要说的就是这幅作品,怎么会这么巧,你居然也见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