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画 Restart(3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邵陵的说法让大家又多了一种思路,但也让入画事件的源头问题显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顾青青在本子上总结了一下:

第一种可能,《山海经图》是一幅画,也是入画事件的起源、入画者进入的第一幅画,原因可能是在进行巫事活动中,因某种原因触发了异世界,从而也引出了黑暗力量,此后黑暗力量就以吸引人入画的形式,寻找突破结界进入人间的契机。

第二种可能,《山海经图》是巫术符号,或者说是巫咒,和九鼎、地维一起用来镇压原本就存在的黑暗力量,黑暗力量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设置吸引人入画的形式,寻找突破结界进入人间的契机。

这两种可能,众人暂时无法确定属于哪一种,都各自陷入思索,过了一阵,听柯寻说道:“其实咱们暂时不用跟这两个问题死磕,因为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咱们都需要找到九鼎,所以现在的调查方向可以稍微改变一下了,就是搜集关于九鼎的资料,以及调查在大禹那个时代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值得被注意的事。”

邵陵闻言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调查那个时代的资料,恐怕非常困难,因为夏朝没有任何文字证据流传下来,哪怕紧随其后的商朝,所有出土的甲骨文文物里也没有任何提及过夏朝存在的只言片语,所以有部分史学界人士认为,夏朝甚至可能从来都不曾存在过。

“当然,后来我国出土了一些文物可以证实存在于夏朝纪年,但关于整个夏朝的历史,除了《史记》和《周书》这类史书上略有记载之外,大部分都是一片空白。

“不过,在二里头遗址出土的夏代陶器上,有几十个文字状的符号,有人推测这是甲骨文的前身,但也有学者表示夏朝时期的人更多使用的是刻木和结绳记事,反对将这些符号当做文字来看……”

“——符号?!”柯寻突然扬起了眉头,“同志们,也许所有的美术馆坐标连起来不是一个签名,而是一个——符号呢?”

“浩文,模拟器的结果出来了吗?”牧怿然几乎是在柯寻话音刚落时就立刻问向朱浩文。

朱浩文反应也不慢,马上将自己的笔记本显示屏展示给众人看,十四个坐标外加下一家要去的美术馆的坐标连起来,能组成的图形可能有成千上万个,“我把英文字母和繁简体汉字的结果排除,再导入甲骨文、金文和篆文字库,符合字库字形的图像会被筛选出来。”

众人屏息盯着屏幕上正在飞快运行的筛查程序,等待着一个有可能成真的重要推断的成立。

画面飞速地切换,不停地闪过各种字体和坐标点的对比图像,而就在三分钟之后,画面骤然停下,一枚金文和坐标点图重合在一起,屏幕显示:重合度90%。

这是字库里和坐标图重合度最高的一个字。

说它是字,它又更像是一种象形文,字的中央是一个十字,一横的两端微微上翘,左右各有一个点,一竖的下端,交接着一个像是软化版的“弓”字的字形。

整个字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虔诚地跪在那里的人,抬着双臂,举着火焰。

“这个字是……”众人齐刷刷看向朱浩文调出来的古文字与现代文字的对照表——

“光!”

“——光!《影》里面的白与黑——+和-正负极——加色混合就是所有颜色的‘光’混在一起,混出来的就是‘白’色的‘光’!——对上了!”卫东兴奋得语无伦次。

“金文是什么文?”方菲在旁边问邵陵。

“夏商周时把铜叫做金,”邵陵强压着也有些激动的情绪,稳声答她,“而青铜器造的礼器以鼎为代表,刻在鼎上的铭文就叫做钟鼎文,也叫做金文。”

“——鼎!金文!光!”罗勏双手攥拳高叫。

“金文和甲骨文有什么区别?”朱浩文在旁边问邵陵。

“金文脱胎于甲骨文,据说始于商末,”邵陵边思索边道,“虽说夏朝没有文字流传的记录,但没有出土不意味着就真的没有。

“要知道,在商朝时甲骨文已经有了一套相当成熟完善的文字系统了,这证明了在商之前的甲骨文一定还有一个逐渐走向成熟的过程。

“而商之前就是夏,某种意义上来说,夏朝很可能就已经有了早期甲骨文的雏形,金文脱胎于甲骨文,甲骨文很可能脱胎于——我们暂且称之为‘夏文’,那么这个‘光’字,说它是一个‘夏文’也未为不可!”

“我到现在才明白,”柯寻说,“原来《白事》那幅画的暗示可能不仅仅是巫,而是——文字,这个由美术馆坐标点组成的甲骨文,就是《白事》给我们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