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画 Restart(31)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那么再看第七幅画《影》,它的主题是色彩,”朱浩文看向卫东,“有没有专业性的东西可以提供参考?”

卫东回忆了一阵,道:“要说这幅画,表面上来看,似乎表达的是画者对于颜色的虔诚,比如他不容许对颜色哪怕一丁点儿的玷污。

“但往更深处看的话,画者的出身和那个落花洞女的传说,其实暗示的应该是画者对于黑色的狂热甚至极端的崇拜。

“那幅画里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每个夜晚展现在我们面前的,黑与白两种极端颜色的交错和视觉冲击,就好像在画者的眼里,世界非黑即白,而他则站在黑色的这一边。”

“所以这幅画的暗示是黑暗,或者是黑暗所代表的邪恶?”方菲道。

柯寻一脸“玛德智障”表情:“画的幕后暗示我们它是邪恶的?这暗示没有也没关系啊,它当然是邪恶的,这个暗示不是有点儿多此一举吗?”

卫东摆了摆手,边思考边道:“我也觉得没这么直白,但你要让我像大佬他们那样透过表面去分析本质的话,我也没那个本事,只能从色彩的相关角度去琢磨。

“要单纯分析黑色和白色的话,它们俩是颜色里的两个极端,这就相当于正负极一样……而说到正负极,自然先想到的是+号和-号,再由+号和-号呢,我又想到两个跟颜色相关的定义:加色混合和减色混合。

“我就不说太复杂的概念了,简单来说,加色混合就是所有颜色的光混在一起,混出来的就是白色的光;减色混合就是所有颜色的实体颜料混在一起,混出来的就是黑色。

“你瞧,同样都是由各种颜色混在一起,呈现出来的就是两个极端颜色,不同的地方只有一个是光,一个是实体,而画者站在实体这一方……啊?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反正这就是我能想到的东西了,你们觉得呢?”

柯寻:“……嗯,挺呢的。”

卫东:“……你起开,让大佬说。”

大佬说:“卫东的分析很有用,光与实体这个说法倒是为我们延展出了一个新的思路。或许‘光’也代表着天光,即为‘天’,那么与之相对的实体就是‘地’。画者崇尚黑色,或许就是画在暗示着地或地下——当然,这一点暂时属于凭空猜测,不过可以列为备选项。

“另外,正负极的说法也很让我在意。白与黑,正与负,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太极图里的阴阳鱼,所以这幅画里的白与黑,是否也意味着阴与阳?那么,画者崇尚黑色的话,是否就暗示着……阴阳两界?

“再或者,黑与白,正与负,暗示的是两股对立的力量之间的博弈,那么也就再一次印证了我们之前对此的猜测,入画事件的背后,果然有一正一反两股力量在起着作用。”

牧怿然说到“阴阳两界”时,大家不由齐齐打了个寒噤,吴悠忙道:“我感觉应该是暗示着两股力量……”

“嗯嗯,我也这么感觉。”罗勏也忙点头附和。

“整理到现在为止,基本上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朱浩文抬眼看向大家,“我们进入过的每一幅画,的确都在隐晦地、或者说已经是竭尽所能地,对我们进行了暗示。也许当我们把每一幅画的暗示都准确地分析出来并连在一起后,最终的真相就会彻底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众人齐齐点头,更加迫不及待地往下继续总结。

“第五幅画的《破土》,大概是最贴近现实生活的一幅画了,”秦赐道,“它的主题是普罗大众,筒子楼里的民生百态,小人物的悲欢离合。如果说它暗示了什么,我反而只能想到那股破土而出、想要挣脱现实苦难的向上的力量,看起来倒更充满着正能量,这也会是‘画’这种邪恶的力量想要暗示我们的么?”

“嘿,我倒不这么认为。”柯寻笑着伸臂搭住他的肩,“我灌个鸡汤啊——同一件事,内心阳光且积极的人能从中悟出正能量,但一向习惯于以恶意和负面角度去揣摩事情的人,最先看到的就是负能量。

“就好比《信仰》那幅画,心中有佛,看到的就是佛,心中有魔,看到的就是魔。

“所以呢,《破土》这幅画,秦哥你不能从自己的角度去琢磨,在你看来那是破土而出的正能量,但如果从画的邪恶面去看的话,这个暗示很可能就是破土而出的负能量。

“再结合刚才说到的《影》这幅画暗示的线索,黑与白,阴与阳,天与地,甚至阳间与阴间,那么是否就可以理解为,这个破土而出,指的是黑,是阴,是地,是……阴间?而破土而出的那股力量,很可能就是弄出了这可怖的入画事件的、背后主宰的那股邪恶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