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画 Restart(26)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老板接通了电话,转述了柯寻的问题,对面说了很久,老板耐心听了一阵,终于等对面说完,老板又向柯寻转述,“我爷爷说,他小时候市郊这一大片是个县城,我家外头就是条马路,马路对面是一排店铺,有卖布的,卖粮食的,卖家具的,卖书的,卖……”

“卖书的!”柯寻眼睛往外冒着光,“老板你快问问,那卖书的是不是一家书斋?里头卖不卖画?”

老板一边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柯寻一边再次向话筒里转述问题,然后道:“对,我爷爷说那卖书的铺子就是家书斋,里头卖书也卖画,还兼卖古董来着……”

柯寻等不及这样来回转述,拿过老板手里的手机就“喂”上了:“爷爷,您跟我说一下那书斋大概什么样子啊?书斋老板叫什么知道吗?”

对面的爷爷显然没听出来此孙子非彼孙子,一边咳嗽着一边道:“是个胖子,姓个李,叫什么早忘了……那书斋有个二层高吧,下头卖书,上头卖画,挂了整三面墙,有些画只给看不给卖,说是谁谁谁的真迹,咱也不懂那个……书斋老板是个有钱人儿,可惜后头不知道为个啥就疯了,跑到马路上让马车给撞了,马蹄子落下来正踩他脖嘞梗儿上,‘咔嚓’一家伙,当场就没气儿了……”

柯寻摸着后脖颈带着罗勏离开咖啡馆后,就分别给朱浩文卫东去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查访结果,在回去的路上又往群里发了一遍。

回到酒店后,卫东和方菲尚未回来,朱浩文道:“所以你认为,由这件事可以推出,我们所有曾经去过的美术馆,在百年前很可能以另外一种方式在同一个地方存在,并强迫着那一批入画者像我们一样,不停地入画出画?”

柯寻点头:“我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严谨一些的话,咱们最好再去其他几家美术馆所在的城市调查一下。”

“我感觉不太容易,”朱浩文道,“毕竟已是近百年前的事了,中间经历了战乱和浩劫,不见得每一个地方都正巧还有上岁数的老人能够为我们提供过去的记忆。”

柯寻看着窗外又开始纷纷扬扬的雪片,语声有些低沉:“说来,就算证实了每一家美术馆的前身也是入画的点,又能怎样呢,如果那些人真的是上一批的入画者,就算有人通了关,现在也早都不在世了,咱们没有办法得到更多的线索,能得到的可能只是更多的悲哀和绝望。”

朱浩文和罗勏各自沉默,直到三个人的手机几乎同时响起了V信提示音。

Mooney:我们需要尽量查出其他美术馆是否也是相同的情况。

柯基:【憋缩话,吻我!.jpg】

捧着手机的朱浩文:“……”刚才你的低沉情绪是我的错觉吗?

捧着手机的罗勏:“……”我哥满血复活的速度让我认识到了什么是速度与基情。

Mooney: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离开C市?

柯基:我们打算再留一天,先看吴悠太姥姥那边能不能再找着一个会给人看骨相的人。

Mooney:好。

ZHW:为什么还要查其他美术馆?

Mooney:如果其他美术馆也是相同的情况,那么就说明这些美术馆所在的位置或许与入画事件有着直接的关系。

柯基:有道理!那我们继续查!

ZHW:恐怕时间上不允许,这些美术馆分散在全国各地,而我们用不了多久又要入画了。

Mooney:我们分头行动,每个人选择距离自己所在城市最近的美术馆。

ZHW:没那么容易查,这一次是凑巧咖啡馆老板祖辈就住在附近,不见得其他美术馆也会有这样的巧合。

Mooney:去市档案局查阅资料。

小萝卜拔白兔:姐夫,恐怕不行,今天我和我哥连美术馆的办公室都没进去就让人给轰出来了,人一看我哥这张脸还当是小流氓去收保护费的呢。

柯基:【我一脚丫子扇你脸上.gif】

柯基:不过怿然,档案局这种地方我们可能真进不去……

Mooney:我会找人给你们开介绍信。

柯基:【男神,请正面upme.jpg】

小萝卜拔白兔:【男神,纳妾吗?.jpg】

柯基:……

退出群聊后,柯寻又和牧怿然私聊了几句,再看向窗外天色时,发现已经黑了,不由奇怪:“东子和方菲怎么还没回来,我和萝卜从咖啡馆出来联系他们的时候就说已经在往回走了。”

一旁摆弄手机的罗勏道:“东哥说他们可能要晚点回来,下雪天路况不好,他们又给堵路上了。”

“那等他们回来咱们再去吃饭。”柯寻道。

三个人一时没了事做,各居一隅鼓捣自己手头上的东西,柯寻和罗勏并排靠在床头刷手机,朱浩文坐在另一张床上用笔记本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