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画 Restart(25)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股异样的沉重压在众人的心头。

如果百年前的那几个人,也是入画的人,那么这整个事件的源头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它是否无止境无停歇无限循环地这样一直继续下去?

那么我们这些人的命运又会是怎样?也这么无止境无停歇无限循环地在生死之间挣扎下去?要么会死在途中的某一幅画里,要么就一直挣扎到老,直到再也挣扎不动,最后疲惫又绝望地死去。

这也……太惨了点吧。

众人回到车里,静静地坐了许久,才由柯寻打破了这种压抑的沉默:“我准备在这儿多住几天,重点查一查老太太师父说的那家书斋,既然她师父祖辈住在这儿,那几个人又是主动找上门去请她师父看相算卦的,那么那家书斋应该就在这个城市。”

“万一她师父是跟着那几人去了外地呢?”卫东不放过任何一种可能。

柯寻却摇头:“可能性不大,那个年代正值国内最混乱无序的时候,没听老太太说么,当街都能开枪打人,那么乱的世道,她师父就算好奇心再重,也不可能追着几个人跑到外地去,所以我倾向于那家书斋就在当地。”

“有道理。”卫东点头。

“但这不好查吧?”吴悠忧心忡忡,“百年前的书斋,恐怕在当时就不见得能保存下来,后头战火纷飞的,更别提这么多年都过去了。”

“不好查也要查,这是现在唯一可以抓住的线索了,”柯寻道,“还有老太太说的这个骨相,吴悠,回头你再去老太太家问问,她有没有收徒弟或是认识同道中人,道行能跟她差不多的,老太太眼花看不清,咱们就找眼不花的人帮着看看。”

吴悠一想起自己的骨相上生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花纹就恨不能给自己来个刮骨疗法,闻言一连打了好几个哆嗦,然后连连点头。

“你们四个呢,怎么打算的?”柯寻问向其他人。

“哥,我没事儿,在家里闲着也是心慌,我就留这儿跟你一起吧。”罗勏举手。

“我也留。”朱浩文只淡淡说了三个字。

“我也没什么事,在这边过年都可以。”方菲道。

卫东想了想,拿起手机往公司拨了个电话,一番交涉后挂了手机,道:“成了,我本来想把年假攒到年后一起休来着,也是脑子短路了,这要命都没了,还要年假有何用啊,现在就直接歇了吧。”

“行,就都不走了,”柯寻示意罗勏开车,“先回酒店把行李放下,然后做个安排。”

去酒店的途中,朱浩文将今天打听到的事简明扼要地发进了群里,柯寻则给牧怿然直接打了个电话,详细地解说了一遍,另告诉他自己决定留在C市继续调查。

牧怿然似乎有些忙,听他叙述完之后并没有立刻发表见解,只嘱咐了他几句注意安全就挂了电话。

一众人先把吴悠送回了家,另还了车,然后才打车去了酒店。

柯寻订的是两个双人间,吴悠帮方菲订的是单人间,好在都在同一层,此刻大家都聚在柯寻和卫东的房间里商量下一步的安排。

“我琢磨着,那个书斋应该是在那个年代就被毁掉了,”柯寻盘膝坐在床上,把床沿让给朱浩文和罗勏坐,“否则老太太也住在这个城市,她今年八十多岁了,小时候也是那个年代过来的,怎么会不知道是哪个书斋?

“好吧,就算这城市太大,书斋太多,但如果那家书斋存在的时间不短,她师父跟她讲起这事儿的话肯定会告诉她‘就是咱们城的那个什么什么书斋’,既然没说,我觉得应该就是在当时那书斋就已经没了。

“所以咱们要是想查的话,恐怕从现代人的记忆里是查不到了,只能想办法查一些本市的相关历史文献。”

“或者查一些当地的县志,”朱浩文带来了自己的笔记本,此刻正打开来登陆网页,“另外,网上或许也有相关的信息。”

“那这样,”柯寻道,“浩文儿就负责待在酒店里搜索网上的信息,我和东子一组,萝卜和方菲一组,出去跑一跑相关的地方,比如当地的博物馆,市档案局什么的。”

卫东就道:“萝卜照顾好你菲姐,咱们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出门在外注意安全。”

罗勏道:“谁照顾谁还不一定,我菲姐这么威武霸气,我就保证我不拖菲姐后腿就行了。”

“那还是换换吧,”柯寻道,“你俩一个孩子一个姑娘,一个不靠谱一个太犀利。东子,你和方菲一组,我带着萝卜,这样,一会儿就出门,你俩去档案局,我俩去博物馆。”

卫东:“感觉档案局恐怕不好进,我连身正经的西装都没带,穿这身去人一看就是个穷diǎo丝,怕不要让门卫给我扫出来。”